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婺江路36号 (阅读1020次)





婺江路36号

最后一次,我来此投宿,几天后,
它将拆作废墟。这是我住过的
最荒凉的旅店,一年到头,下着梅雨。
四壁破败,如一部亡国者的宪法。
床单上,青春,只剩下交媾的痕迹。
一只红色时代的挂钟滴答滴答走着,
已失准多年;从没有人试着调准
或毁弃它,这世界才因此多磨多难,
今晚我才如此悲伤。

2006-5-22雨夜
2011-6-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