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三峡:时间之书 (阅读1328次)



三峡:时间之书(诗集)

柏铭久著

三峡,一部风雨阳光印刷千百万遍的大书;一部无数帝王将相骚

人墨客阅读不尽慨叹的大书。在那日夜奔腾流淌的大江,激荡浪花巨

大礁石漩涡之间,高耸入云的山峰,史页般层层叠叠的峭壁,都留下

什么见证?

攀登龙峰、朝云峰、神女峰、松峦峰,翻过翠屏,深入峡谷腹地,

近睹圣坛……这是亲历见证之书;生命体验之书;心灵历程之书。

我来了,又来了。

我在那里,还在那里……

  目 录

铆住三峡,见证三峡,再铸三峡诗歌辉煌(代序)

序曲:家在三峡

巴台遗址……003

天生城……004

七星洞茶园……006

塔……008

降临……010

观瀑……012

巴阳峡日落……013

剧场的钢梁耷拉下来……015

自己的废墟……016

一个人的下午……017

坐在搬空的屋子里……018

再捡一回石头……020

见证……022

码头最后的大梯子……024

大风吹过……026

一条漂满阳光的大河……028

正午的大桥……030

175……032

一个地区的林业志……033

我家中的艺术品柜……035

雨中劳作的老妇……036

下落……037

水渠……038

南山……039

时光流过……040

峡江号子……042

月光中的回忆……044

上篇:瞿塘雄门

夔门赏月……046

月夜,梅溪河口小坐……047

梅溪河……048

夔……049

黄金洞/……051

在瞿塘峡一块礁石上小憩……053

夜,拎一把板斧……054

柚香飘过两岸……055

瞿塘峡口捡拾一片石刀……056

黛水之光……057

涉过黛溪……059

在黛溪濯足……061

岁未黄昏……062

冬天的麦地……063

恐怖是一棵树……064

峡谷……065

中篇巫峡画屏

宁河晚渡……068

巫山云……069

大山交响……070

对话……072

对面那座大山……073

再写写大山……074

倾斜的土地……076

这一枚月亮……078

山道……080

山岭间的敲鼓者……081

对峙……083

峡谷的风……084

夜晚的眺望……085

启明星从神女峰背后升起……086

望霞……087

这一夜……088

山谷有一个胃……090

隐藏的宫殿……091

在山体垮塌现场……092

宿在龙卧……093

青石镇的早晨……094

云雾飘忽的峡谷……095

深谷闻唢呐……

怀念一个人……097

九弯村……098

静静的宁河……099

彻夜听涛……100

大雾……101

连日下雨……102

她帮我掏了掏耳朵……103

更高……104

大雨喃喃……105

乡文书的女儿……106

没有门框的门……107

有这样一条路……

到过这里……109

这夜,村长女儿让出自己的闺房……110

牛会计让我为他女儿带五十元钱……111

黎明……112

再次走向巫峡……113

巫峡十二峰……114

朝云峰一夜……116

登龙峰.伫望……117

对面.翠屏峰……119

飞凤峰.正午……121

松恋峰.四点钟……122

神女峰……124

相逢云雾……125

雨落巫山……126

回忆的红叶……127

巫山情歌……128

七女塘,一枚舞蹈的红叶……129

谁像我这样看这一枚红叶……130

水波倒映的红叶……131

还是那座山峰……132

一只鼯鼠飞过头顶……133

像石头一样生活……134

红透的山谷……135

湛蓝的天空下……136

打铁……137

下篇:慢品西陵

慢……140

航行日志……141

让风吹散……142

夜行列车……143

风吹呵吹……144

8628……145

快艇……149

归宿……150

沉默……151

铆住三峡,见证三峡,再铸三峡诗歌辉煌代叙

     

昨天夜里,三峡学院陶教授打电话,让我在这个“巴蜀作家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研讨会”发言。现在,我以个人诗歌创作谈点感受。

首先,屈原、宋玉、李白、杜甫们的三峡诗歌词赋,已铸就了至今无人及的文学高峰。那不但是巴蜀文化的瑰宝,也是中国和世界文化的瑰宝。那是诗人生命才情与雄奇、壮丽、神秘的三峡,完美融合的结晶。那些诗歌活着,不但在我们心中活着,还将穿越我们,在我们以后的一代代人心中活着。

今天,在高峡平湖、百万移民背景下,为我们再铸三峡诗歌辉煌,创造了可能的外因和条件。

一、铆住三峡

铆住三峡,就像杜鹃扎根岩隙,吸取三峡历史文化的汁液,开出繁茂的花朵。我曾有机会调到四川省新华书店任职,但在成都的日子里,一点写诗的感觉都

没有了。我是这样一个诗的婴孩:离开了母腹般的三峡,断了脐带般的大江,只有日异干瘪枯萎死亡。

铆住三峡,像马尔克斯铆住阿拉卡塔卡镇写出《百年孤独》海明威铆住老渔民

格雷戈里奥富恩特斯创作《老人与海》普希金、泰戈尔铆住俄罗斯和印度。现在有人提出地域写作,那是那个地方文学家和诗人的使命。也只有附在那独特具有世界和时代意义地域的皮上,才能长出独特具有世界意义之毛的文学和诗歌。 三峡具有深厚文化和自然景观,是值得我们深深依附之皮。

正因为此,我数十次走进三峡,与那里的山民朝夕相处在一起。不但身入而且要心入。三峡诗不只是几个地域山峰名词,更重要的是三峡人的生活、生存状况,喜怒哀乐。你的心与他们的心跳动在一起,你的血液与那里的历史、现实流汇在一起; 你的梦与他们的梦梦在一起;你的诗就是没有那些词语,写的一草一木也能让人品出三峡的滋味。以前很多写三峡的诗,诗人主观的成分太多。而杜甫无边落木萧萧下高天滚滚寒流急写出了三峡的神韵,是因为他以普通人的身份在三峡生活两年零九个月。“鹰的闰房/ 飘满云的暗香”(《望霞》)“层岩跋地而起/攒足劲像绷紧的弓/将童话般的小房屋/弹向白云深处……(《对面》)“粒利刃般的雨,划过我的额际……”(《伫望》)如果不身临其境,坐在书斋里,我是如何也写不出这些感受的。

我曾与诗人李刚对奉节文化广场杜甫塑像闲侃:他当年不是这样的,昂首向天,一副意气风发志满意得的神态。夔州刺史柏茂琳死后,他穷愁潦倒,百病缠身,偶尔进城,在下等小酒馆喝点浊酒解闷,目光凝望峡谷应是无限孤独。

就让被冷落的诗歌继续被冷落,寂寞的诗人继续寂寞地写。写诗是诗人生命、生活的需要,也是对那个时代、生养帮助过自己深情厚谊的人民的答谢。

铆住三峡,像蚂蟥透过时间之皮往历史深处吸取血液。三峡,巴民族在这里强悍地成长,征战,迁徙,然后突然神秘地消失。奉节古称夔州;瞿塘峡称夔门。在夔州古象馆,我的脸贴在古象巨大的胯骨上,听到了“夔”的吼叫,应是巴民族心中不可战胜的图腾。  

  语法拦不住珍稀动物保护法不再保护的

撞断公元2000根柱子 天暗下来

你从隐忍低垂弥漫山岭间的云里涌现

传说的胯骨 吱嘎吱嘎

震动大地

天堂和地狱都止不住颤抖(《夔》)  

但今天长江梗阻,夔门死了。我们常说生命在于运动,江河自然万物也是。我更喜欢大江那种浩浩荡荡滔滔奔流不息入海的执著与气魄,夏天涨水,从江源到入海口,觉得有一个顶天立地的人挥动如椽大笔,书写一行我们无法看懂无法理喻的狂草。喜欢惊涛骇浪、一个巨大漩涡连着一个漩涡震撼心灵的夔门。

巫山、巫峡的应与巴人祭祀有关。巫:“祝也,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其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听彻之如是则神明降之;在男曰觋在女曰巫”我理解的在大山深处悬崖峭壁下,劳作、舞蹈和歌唱与险恶生存环境抗争乐观生活的两个人:男人和女人。

我们应小心翼翼满怀敬畏选择词语,嫁接进诗行,成为不可剥离的一部分,与我们生命的真情相撞,产生从没有过大欢愉,大悲伤,大感动,那样或许能产生不可重复摹拟不朽的三峡诗歌。

        二、见证三峡

1939年9月1是纳粹德国大举进攻波兰二战全面爆发的日子。奥登在《1939年9月1》这样写道:我坐在一家下等酒吧/第五十二条大街上……他以个的身份用诗歌的形式见证历史,这是不同于报刊电视官方媒体的见证。

我几乎天天到江边看江水上涨,一遍一遍在我生活工作过的地方徜徉。

世界有的变化是缓慢的,譬如那些青山,李白被放逐途中遇赦“朝辞白帝彩云间”是这样;苏轼三父子进京赶考时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而江河日下,清澈的水波和无数游鱼游走了……前不久我写林业志翻阅资料:“三峡地区西汉时垦殖指数2·84%,森林覆盖80%左右;唐代垦殖指数3·41%,宋代7·78%”那时这里广大地区是人烟罕至的森林。应该说,李白“两岸猿声啼不住”杜甫“无边落木萧萧下”是三峡地区真实写照。黄庭坚在《西山碑》中称:“凡夔州一道,东望巫峡,……林泉之盛,莫与南浦争长者也”清中叶整个川东只有三十多万人。但随着移民,众多的铁厂、木厂、炭厂、木笋厂、盐厂、耳扒厂、蕈扒厂、沙金厂、煤厂到广大深山中建立,对森林的耗损几乎是毁灭性的。民国清乡砍伐烧毁竹木,森林覆盖率由二十世纪初的40%降至四十年代未的26·6%。大跃进大炼钢铁大办公社,万县当时有8000多个公共食堂每天要烧柴。1961年统计,该县仅此一项就毁林4万多亩。万县专区在此期间共消耗林木232·1万立方米。“文革”成千上万人上山盗伐国家林木,

这是一部何等惊心动魄毁林黑白纪录片!

我无法想象唐、宋三峡是什么样子的,那是李白、杜甫、苏轼们的三峡。更无法亲历明、清、九五惨案的三峡,那是张献忠、朱德们的三峡……

我目睹了万州八景之“石琴响雪”如何被淹没,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