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白石》八首 (阅读927次)





《小调·白石》 

端午节,案桌上哑白的石头
闪着白骨的光
时间,在它身上沟壑纵横 

若干年前,一个如窗外暴雨的夜晚
岩石内部断裂 

楚国灭亡了。强秦也灭亡了
整个五月都在沉睡
骊山陵的十万兵马严阵以待
像一个破败的谎言 

雨线由明转暗,像无数垛沉重的墙 

今夜,请再给我们三个小时
把建了又拆了的屈子祠又一次建好 

——白色的石头
沟壑里有泥沙的靛青
它在沉睡,影子如雨墙后的杏花开放 

            2011.6.5. 端午节前。雨夜。

 
《小调·大雨》

穿过短斤少两的集市,501公交车复杂地
驶进一场大雨。粗暴的雨

击打着车顶、玻璃窗、街旁浓郁的香樟树
和在街上奔跑的米黄色雨伞

——精确的雨,杂乱的声音
像乘客们心事满腹的战争

我躬着身子,凝视窗外泽国,像个问号

                        2011.6.28. 大雨



《小调·磨刀人》

他披着褐色大衣,他的吆喝在召唤
他是游走于居民楼下的接引者
跟随磨刀人
沿着麻石板路,我们走进一个岩洞

黑漆漆的洞府,充满稻草腐烂的霉味
火把忽明忽暗,神台上依稀可见
硕大的野兽头骨狰狞地注视我们
两旁恭敬站立的石像掩埋于千层蛛网,看不清面目
洞府正中的大青铜鼎,饕餮般张开大嘴
阴风撩起我的衣衫,我想到了“刀锯斧劐”:
谁,曾是这里的祭品?

而小心拂开岩壁上的尘埃
我看见岩石上的狩猎画:一位健壮的青年
手执长矛勇敢地剌向一头黑熊,此刻
他的女人在家做饭,丛林里炊烟袅袅
地上散落着碎陶片,那是他们孩子玩耍时
失手打破的水盆(他肯定因此被父母揍了一顿)
我拾起一片,端详它的粗砾
然后慢慢在手背拉出一道血痕
是的,我能感觉到它尖锐的疼痛

尘归尘,土归土。磨刀人在这里隐退了
他的刀不会成为传奇
那声吆喝归零于这洞府一丝神秘的气氛
很多风俗在这里隐退了
可我不期望在这里发掘过往的点滴
关于繁盛和衰败,我能说些什么?
我们自已也注定将成为这洞府的某个部分
或者某个无法解释的符号,或者一粒看不见微尘

                   2011.7.6 夜


《小调·木脸人》

走在大街上,忽忽如土木形骸
一群群没面目的木脸人,散散地向前行走
没有笑容,没有交谈
他们在空阔的街道上走着
空着手,穿着鲜艳的衣裳

我是他们中间的一员,漫无目的地路过
美容院、超市、珠宝店、水果店
这些都不是我的去处
但我却不知道要去哪里
街边香樟树一株株后退,行走是唯一目的
风吹树叶“沙沙”作响,一只麻雀
“叽叽”地落在肩上,而我并无知觉

我曾梦见自已躺在一片绿茵茵的草地
那里点缀着大片粉紫的草籽花和金黄的油菜花
牛在草地上吃草,悠闲地甩着尾巴
天空高远,蓝得滴下水来
三五同道谈天论地

但现在我已做不到梦了
只是跟随木脸的人流慢慢向前移动
不喜,不悲,不作声
偶尔听到一声吆喝,也不应和,或者抗议

                  2011.7.3. 清晨


《小调·包子》

我是躺在甑屉里的商品
是上班族手中一份热腾腾早餐
是穷孩子唇齿间的梦想
是引诱众生的利器
是无法排遣的忧郁

创造我的那只手,枯瘦,布满皱纹
我记得她的眼神,专注而温和
但眉宇里有坚硬的冷
她的手指在皮相中翻动
有着准确的信仰

而我,不过是一只机械的包子
众多的复制品中的一个,生命
仓促得让我们来不及理解我的世界
是的,这是我的宿命
无论如何,请不要问我为什么

                    2011.6.30.



《小调·星座》

你是我的掌纹,是我不确定的命运
12生肖,12座山,12道轮回
深藏着奥秘。而我
只是冥冥黑夜里的一点萤光
只是祖母唇边叨念的那一声“菩萨保佑”的祈求
只是清明时节先祖坟前那一柱线香,或者是
一幅不完整书法作品里的某处败笔
暴雨中竹林深处的一只慌乱的蚊蝇
你的预言指向我,让我抓住虚无的稻草
——或许有人在河的另一边等待
而如今,而我
仍然在迷一样的森林里行走

                         2011.6.30. 夜色如晦


《小调·秋天的公交车站》

下午6点,毛毛细雨,天凉了。街边花圃里
茶花叶越来越沉,凉得发亮
站在身边的女孩子,灰色帽子下肤色有些黯淡

我提着笔记本,在112路公交车站候车
雨在头顶打旋,沾在毛衣上像一粒粒露珠
马达声一阵一阵过去,身边的

人们默不做声,脸上带有无辜的疲倦
穿着黄马褂的清洁女工
扇形的大扫帚,“刷刷”地在街道沟渠写着大字

会有人,有这样的心境么——
把秋天简化如繁杂大街上的沉默,和
清洁女工扫帚下的“刷刷”声

不久前,坚忍多年肾结石疼痛的妈妈
终于到医院取出折磨了她的石头
而两位诗人朋友

一位,割掉了他麻烦的胆囊;另一位
矫正了她移位的腰椎
现在,他们从疼痛的酷暑走进宁静的凉秋

而我,此时想着在等我回家的小之之
五个月大的之之,睡觉、玩耍、吸手指
好奇地打量身边的事物,“呀呀”地发表意见

我、他、她,在小雨的车站里
沉默不语。一趟趟公交车来了,又走了
他们等到了各自的车,我也会等到自已的车

                     2011.9.30. 于长沙
 

 

《小调·端午雨》

推开窗,小园的端午湿漉漉的
在垂杨的枝条上飘摇

池塘,香樟树,蓝球场
十二楼阳台上的向下张望的一只小花猫
听雨打竹叶

你的笑容停在青花瓷的杯沿
眼睛深处,有着粽叶的青翠

来吧,温一壶雄黄酒

雨声零乱的小园如此安宁
就像当年的
那一杯雄黄酒,让我们微醉至今

           2011.6.6. 端午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