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上大学干什么 (阅读5053次)





我没上过大学。

这并不是说我觉悟有多高。其实有一阵子我是很想上大学的。只是一阵子。

我是一个没有上过大学但又与大学有着密切关系的人。我7岁进城一直到现在都住在大学的宿舍里。我的父母在一所大学里工作,我们家从平房搬到平房搬到砖楼搬到大板楼搬到高层公寓,最终也没搬出这校园。我所生活的校园里食堂、医院、商店、操场、游泳池、舞厅、工厂、幼稚园、附属小学和中学……一应俱全,我就在这里读了小学和中学。平时,我的父母不允许我独自走出这个小世界。

我是一个心不在焉的学生,尽管上小学时我的成绩一直不错,老师总是表扬我的画好。后来,我的爸爸把我的画笔掰断了,功课也越来越难。到了初中,除了语文,其它功课都跟不上趟,就进了后进班。没错,我一直是一个心不在焉的学生。
我的爸爸说,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将来你一定要考大学!我问他,我上大学干什么?他就到阳台上去翻找那根用于教育我和我哥哥的木棍去了。

我的妈妈说,女孩子嘛——如果过两年还兴接替工作的话,就去接我的班好了(我的妈妈是会计)。我说,可我想画画。她说,画画?画就是了,上大学干什么?
但最终画画是不被允许的。我勉强考上一所中专,我的爸爸为我选择了电子专业,他在大学里就是教这个专业的,他认为这样可以天天辅导我。后来,要不是我暗恋上我们年轻的班主任,一改以往的心不在焉,肯定是不会毕业的。

我没上大学,在大学工厂的技术科里工作了两年。我觉得工作比上学好,自由的空间大了,当时我最需要的就是自由一些。工作一年以后赶上员工涨工资,就我一人没涨。带我的师傅——一个老工程师过来对我说,你应该上大学,考个夜校、电大什么的。我向他仰起了脸,可怜兮兮地说,我上大学干什么?他很气愤地一甩手走开了。其实我说那句话的时候绝对是认真的。

我想我是个傻瓜,一个一直生活在大学校园里的傻瓜。我的父母、我的领导们已经对我丧失了信心。我成了一个心不在焉的人。

后来,我交了男朋友,他是艺术学院教美术的老师。我们相爱并在一起生活。于是我从一个校园搬到了另一个校园。现在,我可以放开地画画了。

学校分给我男友的宿舍是一座老楼房的2层,住着还舒服,就是马桶老堵。我们楼下住着一个单身男人,有精神病。他把学校里扔掉的一些破鼓、戏装挂在院子里。他还养了一只灰兔、三只鸭子、两只鸡和一只总是发出凄惨叫声的猫。不上班的时间,我就站在窗子旁向下望,看他和它们融洽的生活,这个生活里包括我,只是他不知道罢了。听说他是戏剧系的,在大二时演戏入了迷,就再也没出来。我想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的男友会换成他。我把这想法告诉了我的男友。他轻描淡写地说,那不可能。

然而大便是大问题,因为马桶总是堵。想大便的时候只能去大学生宿舍或者教学楼里的厕所,反正也不远。

如此看来,我的生活大概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了。

有一天,我捂住肚子,急匆匆地向教学楼走去。老远看到一个人抗着摄像机,还有一个女的拿着话筒和两个学生在交谈,不知是哪个电视台在做采访。这会儿刚下课,一批学生从楼里向外走。我害怕茅坑被占满,就加快了步子。

嗨!你好,同学,你能讲一下你为什么要上大学吗?一个女声,标准的普通话,接着一个大话筒凑到了我的嘴边。我,我……我说,我来上厕所……他们来干什么(我摊开两手)……我就不知道了。

                                          2001.1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