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湘江石》等三首 (阅读947次)



《小调·湘江石》

你斜着身子半躺在案台上
从容,稳定
两条不规则的裂纹从顶端直开到底部
泛着棕褐色的光
透过你,我看到了似曾相识的河流、群山
和壁立千仞的绝决

金木水火土,在你身体里结晶
你在体内结晶信仰
在身体上描摹大地、山川和小景致的细节
你创造了你自已,以后,还将继续创造另一个你自已

而我,正走向生命的盛年,内心却一无所获
我不是过往世界和未知世界的巡礼者
我漂浮在城市上空如一枚羽毛,是漫天飞舞的
羽毛中的一枚
日常事物成就我们,也正在毁灭着我们

是的,我对你的爱远远不够,你的冷峻让我无所适从
就像我曾经自认为很爱自已的家园
曾经自认为很爱自已
——像你一样坚硬
但你告知我,我的爱不够冷静

——寒武纪的冰川下也似今夜的寂静么?

         2011.5.28. 夜。


《小调•社区广场》

我吸着烟,在社区广场散步
两个瘦高的路灯柱
挂着白天刚举办完的“亲子活动”大红横幅
空气里还留有白天的喧闹气息
公告栏新张贴的“社区停水的时间段”
和提醒居民防盗的通知
让人惴惴不安

两位操方言的老人坐在石头上
散淡地聊天,描述各自所见所闻
他们的方言来自湘西的某个山村
与我的父母一样,他们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生活
他们的言语有着对这个城市不自信的新奇感
他们反复用仅有的几个形容词赞扬
街道的宽阔,灯光的炫耀,商场的富丽
在赞叹声里,可以感觉得到
他们庆幸自已终于爬到了生活的顶峰

另一位老人抱着他两岁的小孙女
讲着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故事,他喃喃自语的方言
来自湘南的某个小镇
他有节奏地拍打着孙女的背
沉浸在自我叙事之中
他的老妻拿着孩子的水瓶和玩具,在一旁静静倾听
仿佛回到了耳鬓斯磨的年轻岁月
他们坐在方正的石头上,倒映灯光散乱的湖水
像一组刚落成的社区雕塑

两位身着家居服的年轻母亲
用带方言腔的普通话交流育儿的心得和体会
她们的眼睛里
有拉斐尔《草地上的圣母》油画安宁的氛围
和像身后玉兰花盛开般的骄傲
坐在小推车里的孩子
一个手舞足蹈,“呀呀”地发表对事物的观点
另一个睡着了,肉嘟嘟的小嘴不时瘪动瘪动
他们的奶奶提着尿不湿和奶瓶伺立一旁
不时用眼神交流做中国婆婆的技巧

练太极剑的人们,像纸上散隶一般
在广场左端摆开队伍,在录音机的指挥下“白鹤亮翅”
甲骨文般的围观者,闲情地站在四周
心情也随乐音“白鹤亮翅”
七八个溜滑板的孩子,划出场地
欢快地从这头溜到那头,又从那头溜到这头
——他们是没有方言的部落,拥有着各自的方言

一个头发蓬乱的男人蹲在广场边沿棕榈树的阴影里
身边停放着一台满身油渍的摩托车
大口大口抽烟
他皱巴巴的短袖T恤、肌肉发达的手臂
在烟头里半明半暗、狠狠皱紧的眉头
让我想到广场公告栏里防盗的通知
——他忽然扔下烟头,像做了重大决定一样的
跨上摩托车,消失在社区街道的拐角处

我松散的脚步没有目标。在这个小小的广场
在新组合的世界里,我不是唯一的游荡者
——我无法原谅方言里的我
也不能原谅方言腔普通话的我
或许,并不必在这两者之间选择
我自顾喃喃叙述那些故事

       2011.5.31 窗外夜色正浓。


《小调·雨竹》

蘸一管宿墨,写雨中之竹
写小池塘波光里的细碎之竹

竹林深处有小女孩们嘻戏声
她们是竹林的新娘
是洒在墨色狼藉的竹叶丛中的几滴清水

墨色在纸上越来越浓郁
一个人的历史
并不比一片竹叶的心情繁茂

我们失去了信仰,或者从来没有过

竹枝拂开雨幕,看着
身边的事物,走入新的迷雾之中

2011.6.4. 雨中画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