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慢吞吞的丝带与花树互相挤压……》 (阅读1433次)




慢吞吞的丝带与花树互相挤压……
 
 
“我早已不用它”,每次我一说,
它就回到我手上。
旧手套泛起柔和的光。
在某地,它早已变成垃圾。
 
一串钥匙,让我们
只对没见过上帝的铁器
熟记于心。我花很多年才明白
真正的悲哀与它无关,
 
锁孔里,是别的场景跑出来
把我引向每一个忧郁的生灵。
我的披肩变成了黑斗篷。
你知道,惟一的真理,
是变幻的主人从没有露面。
 
然而,那空盒子,从来无须守护,
从不会丢失一缕清新的风。
我熟悉那关门声——慢吞吞的丝带
与花树互相挤压。
假若有言语,也属多余。
 
  2011/4/19
 
 
四月的物象
 
 
一次又一次,我站在临河的窗口
看运泥船经过。小河的波浪
没有给它伴奏。而远道而来的
音乐,每天都在变换,
有时献上一朵闭合之花。
 
我没有什么要对一艘运泥船说。
很多次,我放下手中的书来到窗前,
只是看着运泥船经过。
想起一个女孩眉毛弯弯。
想起一只燕子飞入薄云。
惟有微风催动羽毛,一年比一年凄凉。
 
  2011/4/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