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萤火虫(外二首) (阅读1231次)



《萤火虫》

其时我幼小,常食蜗牛

小昆虫也不失为一道清凉宵夜

得一时口舌之快。

夏至,豆叶低至酥胸

我为自己身体点缀的闪闪水钻

感到欢欣。

年岁渐长,仅食露水及花粉

伴着发绿的农田

山水如同一台老式收音机

它有蜂蜜般的声音

生命的旋钮

悄无声息地转到了晚年

纵使我饱含浓稠的光液

却不得不在黯淡中怀柔愈坚

2011-5-12深圳

栀子花

木叶、花枝,投影白壁

轮廓叫人着迷。

窗台、漆白铁栏、几家灯火

灰蒙中推远的月亮

交织市区天空的橘红

宛如默剧,词语全无。

我试图用相机去记录

过时的卡片机照下一片黑

开闪光,照下一片白。

抓狂之余,惟有举目四视

回望更深的景物

搁在两年前

黄山的高尔夫球童

细雨淋湿发育的身体

幽会之处

厚积银白的栀子花香

最要紧的是当下,只怕睡意消

腹中辗转隔夜茶。

2011-5-17深圳

《木棉花》

606路公交车,慢吞吞,左转建安一路

隐约绿,隐约红。街道拥挤小汽车

鸟啼听不见,木棉花落听不见

墙体拆除脚手架,总该焕发出一番新景象

黄漆、白漆、漆出一个怎样的世界?

不必揭旧底,不必掩破篱。

枯坐到底,为了什么而奔波?

计算得失不是简单的加减法

抱怨早晚也得在时间消磨中归零

谁也没有那么多闲工夫

在路上,要是添个堵

可不是什么柳暗花明的事

眼看乌云压顶,风雨迫近

透窗忽然发现木棉飞絮,如漫天飞雪

这内心久违的激荡一面

削去路人紧捂口鼻不胜其扰的一面

而自然之声淹没于更大的市井之声。

2011-5-21深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