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波浪之歌 (阅读1798次)





夏夜

夏夜带来了繁星和燠热。在海边

夏夜交出了赤裸的滩涂

交出了一条大船的野心和疲惫

涛声搁浅在半空

它带走的潮烟、远古的船队和羊皮纸上玄奥的海图

消失在了浩渺的星空

哦,夏夜,守船人含混不清的梦呓里

水手老去

水底,珍宝静静生锈

200982


台风前

晚潮带来了急雨。

瞬间的明亮,拨开了雨脚黑色的光线

阁楼上的人,

发涩的目光沿着书脊滑向窗外

船桅呆若木鸡。依附于大块礁石的

浪花的头

渐次抬起,晃动,似书中逐渐深入的情节

风突然消失。

昏黑的文字

如疾走的沙蟹,突然停顿,探出惊异的触角

会有什么发生?书本内,一个人卡在了命运的

拐弯处。窗外的

暮色中,

一只鸥鸟,暗自绷紧了白色的身体


沙塘湾

此处山高月小。

此处,无论魏晋。

此处有渔舍。有典籍。有新酿的米酒

此处不远,接着无边的海岸

此处晚来风急

我在此处想你而你在远处,驰骋于波浪的祖国

纷纭的记忆在反复到来的潮声中

化成了几滴鸟鸣

哦,此处

一夕长于百年

我把盏,吹去

边沿的泡沫,而你涛声中的容颜已是波光粼粼……

2009816


我的记忆是被时间刻坏的光盘

我的记忆是被时间刻坏的光盘
放不出任何东西
我的经历像一艘载满货物的沉船
它们在水底的淤泥里,成为我私人的文物
生锈或等待,
我需要潮水,筛选我丢弃的爱,恨,年华和悔悟

我需要潮水更有力的冲刷
在一层一层的遗忘中找回遗弃的身份
我依靠潮水,一层一层翻开海底的淤泥,最底部
露出多年前

独自在码头上徘徊的倒影——
一个永恒的异乡人


2009325


海上落日

还记得那次海边的散步。沿着渔港马路,

我们一边走,一边漫无边际地谈话

我们说流年,逝水,浪尖上

破碎的身影,永无休止的

潮水的涨落

以及其中沉浮的沙粒

在说到一个

死去的朋友时我们开始变得沉默

这时,我们忽然看见了落日,海面上无言的磅礴

我们都惊呆了

直到归航的帆影压弯了弧形的海面

直到夜色,擦着白色海鸟冰凉的翼翅滑落

唉,落日。如果不是落日无言陨落

该从哪里省悟我们这些卑微生命的轮回和安详呢

2010-2-28


乌云压低了海面

乌云压低了海面。在遥远的入海口,生活的

滚滚浊流还在继续向大海注入。而大海

依旧保持着隐忍的沉默

只有雨水在撞击着黑色的礁石

——这从天而降的悲伤,仅仅打湿了

一些无辜的事物

哦,此刻,大海还在努力

保持平静

沉船在海底腐烂

浪尖上跌落的人,碎成白色的泡沫——

2010-4-18


波浪之歌

春天在海边散步你会看到什么?除了

撞在礁石上那些碎成贝壳状的牙齿

(更多隐忍的痛楚已被它吞进肚里——)

在冬天,除了缓慢地涌上沙滩的泡沫你还能发现什么

你知道一行浑浊的老泪,压住了多少欲说还休的涛声?

从前是一个少年在海边长久地徘徊,年复一年他厌倦了

单调的排比长句和自身的孤独

现在,它是一个成年男人对命运长久地敬畏——

因为一颗遥远的孤独旋转的星球低唤

一次次,它死后重生,从深深的海底,起身,

跋涉,最终挣扎着在浪尖上捧出一张破碎的脸

2010-4-30


一滴水在大海中沉浮

一滴水在大海中沉浮。多么难啊,一滴水

试图保持住自己的形状

它们用整个大海挤压它

用另一滴水同化它,用更小的水分子,

用氧原子氢原子

来瓦解它

一滴水,在整个大海里,沉浮。辗转

它多么想守住自己的透明

和隐秘

一滴水,在荒凉的大海里,抱紧自己的盐粒——

它来自某个最干净的泪腺

它的咸,与别的海水有一点点不同

2010-2-4


狭窄

在你之前我已经倦于颠簸。在你之后

我不再羡慕宽阔。

我不再试图赞美大海。平庸、无人光顾的沙滩

我开始学习狭窄。我愿意更狭窄一些,

直到把一座大海搬到

针尖之上

现在,我要用一座针尖上宽阔的大海爱你

我要用附着着整座大海的针尖让你疼,

让你战栗

让你幸福的眼眶析出整座大海的盐粒

2010-2-2


夜色中的海

夜色中我看不见海。但能感觉到它的存在

仿佛身边的爱人,小熊一样均匀、腥咸的呼吸

海边的木头房子 低矮的树林,近旁的妈祖庙

废弃舢板粗糙的纹路,都是存在着的,

黑夜中的呼吸中有清晰的轮廓

海边的夜晚,神秘。宁静

与广大的天空合为一体

如果不是此刻,

礁石上明灭的烟头顶开了天与海的界限

那么我依旧分不清哪些是涛声的呼吸哪些是

爱人潮湿的呓语

2010-2-28凌晨


离开

星辰嘶鸣。而涛声变得安静

二月底了。因为缺少暖流,海水的体温依旧冰凉

倘若今夜,你的海面无船经过,无人

可渡

那么此刻,灯塔的光芒毫无意义

因为海浪打湿了枕边。一句诗的到来,比失眠

显得更加漫长

仿佛一个人的离开。他留在沙滩上的脚印

过了很久,才被慢慢上涨的潮水淹没

2010-2-27凌晨


倾诉者

年轻时,为了寻找一个词替我说出

我动用了整部词典

为了赞美,我动用了夜空中的灿灿星斗

后来,为了藏好一枚痛苦的针

我动用了整座大海

为了艰难的止泊,我动用了沉船、漩涡……和海底

最深的深渊

最后,我动用了平静的海面和一只

生锈的铁锚

请不要

试图拔出它,它会喷出一堆海水的血肉和埋在海底的

隐忍了一生的尖叫

2010-7-2

《诗江南》2010年第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