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诗八首 (阅读1142次)



降雪之风

霜降以后。天气逐渐变得阴冷
尽管离冬天还有一段距离
但降雪之风

已经从库尼尔山丘后逼近。用不了多久,
它就会沿着墙上的缝隙,吹透我的身体
往往,在一场大风之后,我会发现自己变得很旧

这些年,我的精力已大不如前。自从欧逊一家死后
朋友变得更少
贝茜一直在帮我整理阁楼上的画作
感谢妻子,如果没有她,我甚至都忘记了
我曾画下过它们

我减少了户外的散步
除了偶尔绘画,我就在炉火旁打盹,陷入白日梦中

远处山野,那些我忘记收回的红色苹果,
正在树下缓慢地腐烂

2008
1230


冬至书

总有一天,你会衰老
你独自在果园里散步,穿着那件
深草绿色的外套。除了它,再无任何绿色

你会靠着巨大的树干休息。在它浓重的阴影里
陷入沉思
如同避难一样

挂在枝头的果实,我们回忆中,鲜艳的部分
正在凋零,
花瓣上的人,已在春天走失

我们芬芳的内心,曾经注满蜜浆。
如今已是千疮百孔,
像冬日蜂巢。一座废弃的建筑

亲爱的,这是生活的真相
孤寂、黯淡,但并不至于绝望

2008
1221



现状:卡车与蝴蝶

现在我喜欢呆在半山腰,俯瞰山下
人群中的自己。
像一辆好脾气的卡车,拖着笨重的拖车
小心翼翼地行走

我已经过了不切实际的年龄
却依然保留着爬山的习惯
尽管有很多山顶,已经是别人的高度

偶尔向上,我与一只
白色的蝴蝶相遇,这使我感到吃惊
时令已近初冬
我估计它有可能来自我的身体,它带走了我体内
轻盈的部分

只留下沉重的肉身
还在艰难地攀爬

2008
1


合谋

他觉得很失败。

他在人群的夹缝中行走

狭窄的街巷,晃动的

玻璃幕墙,走来走去的人群

他没有意识到,他和他们

构成了另一个人的夹缝

一辆艰难行走的汽车

与更多的车合谋,制造了另一辆车的车祸

远处,一滴水在大海中辗转,它不知道

它与另一些水合谋,制造了沉船

和对整个大海的挤压

200924


在海边生活

和海水交换体液,和一粒盐交换咸涩
和潮汐,交换呼吸
和遥远的海平面,交换道德底线

在海边生活,就是和波浪的砂纸日复一日地
交换疼痛、磨损……
直到我礁石的身躯小如沙粒
——晶莹、多棱、纯粹
有着异乎寻常的稳定的分子结构

2009
320


热爱

一块发红的铁,被甜言蜜语锻打……
然后被生活淬火……

然后是,一个缓慢降温的过程

亲爱的,请让我尝试用缓慢、呆笨的方式爱你
让我熄灭舌根下的闪电也请你
收回浪尖上的颠簸

让我们学会控制速度,
不再像一块发热的刹车皮,日复一日地磨损

让我们尝试做做减法,
去掉它多余的花边
去掉热……

剩下的,也许,才是我们需要的


地下工厂

我相信在地底,存在着一个秘密的颜料厂

那些醒着的灵魂

一年中最冷的时节,开始收集落叶、前世的

草木、虫豸、逝去的人的血肉。它们要用这些,加工出

下一个春天。

一个秘密的车站在紧张地调度一列一列的火车

它们要赶在杏树、李树、桃树,山茶、木槿

野苜蓿……苏醒之前,把大量的粉白、杨红、靛蓝、嫩绿

送到每一朵蓓蕾和每一棵枝条的最高处——

是时候了,原野上的人,俯下了身子

——他听到车轮贴着地皮游走,巨大,但无声响

2009329


我又一次看见了晚霞

——和逸尘兄诗歌《晚霞》

它曾经在我年轻的歌唱之外

谁会在清晨,去赞颂一片乌云?

如同人子,并不在故乡被承认

因为司空见惯,我们往往,忽视了伟大的奇迹

如今我又一次看见了漫天的晚霞

安详、圆满

仿佛一位老者的遗容

不是每一片乌云都会成为晚霞

它有发亮的金边,也有光线无法穿透的内里

现在,从海面望去,

我和它之间隔着人世间数十年的光阴

浮尘、阴霾

以及最终,作为必要条件的落日的抚慰

2008-12-26


《扬子江》2010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