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纽约的雪(11首) (阅读1551次)





1
、博厄里俱乐部

七位诗人来自三个国度

依次走上了博厄里

小小的舞台中央


其中一位男士来自

澳大利亚昆士兰州

洪水适才淹没了他的故乡


他一身黑衣头戴礼帽

慢条斯理地朗诵诗歌

幕间休息套上一条红裙子


他抱了抱美丽的女主持

又热吻一位风度翩翩的听众

事先征询他女伴的意见


最后我们一起走上舞台

谢幕,五十位听众同时起立

鼓掌,为曼哈顿的这个夜晚


2011年2
13日,纽约-休斯顿


2
、西墨西哥湾


油污仍在水面漂动

那巨大的英国钻井平台

消失在远方的海平面


我的目光被一只小帆船

或一艘集装箱货轮牵引

像是秋风卷走的一根细枝

鹈鹕的翅膀僵硬无比

拍岸的细浪添加它的重量

惟有飘荡的芦苇能分担痛楚


我用脚趾踢开层层波浪

脚步轻盈在云上行走

将其踩成片片棉絮


白得像黑人的手心啊

我穿过尤卡坦的古玛雅村落

深入到伯利兹的热带丛林中


2
13日,休斯顿-马那瓜



3
、帕帕加约湾



从远处看

你是如此宁静

尤其到了黄昏时分

成群的海鸥飞向海岸

仿佛天空的皮肤上

那些细小的毛细血管

而当一场暴风雨将至

海鸥们迅即消散

可你仍波澜不惊

我从山顶的玻璃房里

目睹了这一切

恰似一个年幼的男孩

目睹了父母的情欲


2
15日,拉克鲁斯



4
、拉克鲁斯



从山巅的拉克鲁斯

远眺索莱伊海滩

那半圆形的海湾

中央凸起一座小岛

右侧山峦此起彼伏

牛羊出没在谷底

远处几朵耀眼的白云

悬浮在尼加拉瓜边境

近旁发芽的树枝咿呀呀

任白色的海鸥上下翻飞

一条高压线顺着山坡爬上来

迎面向下的是一支公路

被黄线分隔,像一根传输带

不断把汽车和行人送下山

它们在不远处的拐角相遇

恰如我们在拉克鲁斯相遇

在那家毗邻牧场的咖啡厅

明天,盘山公路与高压线依旧

无论你我都将去向不明


2
15 拉克鲁斯-格拉纳达



5
、红宫的早餐



在红宫的天井里枯坐

等候面包车司机带我去

开萨达街的狂欢节朗诵

昨夜的打击乐声未散

彩裙仍飘舞在空气中

三只大灰鸟从头顶掠过

落下几粒黑色长形的粪条

它们有的已进入我的肠胃

更多停留在蓝色的桌布上

犹如飞越休斯顿湾所见的

那些等候进港的巨轮


2
16日,格拉纳达



6
、格林纳达狂欢节


十八支游行队列依次

走过十八个十字街头


跳肚皮舞的莱昂姑娘

上身只留两只花乳罩


挥刀舞剑的黑脸方阵

二十个男子各自为营


四位抬棺材的少年

被白胡子的魔鬼追逐


达里奥,或是桑地诺

每个路口立着一位诗人


2
17日,格林纳达



7
、圣萨尔瓦多



整齐划一的街道

名片似的汽车

散发给陌生的游人


莫奈咖啡馆与

墨西哥餐馆

恰好门当户对


五颜六色的花朵与

三角函数的铁丝网

相互毗邻


每一座商铺门口

都屹立着一位

持枪的微笑男子


一位从未谋面的女郎

从无线电波那头

传递了乡音和问候


从抵达到出发

整整十二个小时

有一大半犹在梦中


2
18日,圣萨尔瓦多



8
、一撮云



一撮小小的云,孤单地

漂浮在天空

我们围绕着它

沿着泛美公路向南


看似纹丝不动

任凭山峦和树木变幻


后来它终于分离

成为两撮更小的云


就像洪多拉斯的

一对双子城市——


特古西加尔巴和

圣佩德罗苏拉


云的距离在扩大

巴士乃全速前进


2
19日,萨尔瓦多-洪多拉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