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与邻叟对饮,醉后书 (阅读1433次)





与邻叟对饮,醉后书

可恨我晚生数日,未得与伟大领袖

共嘘1976年的空气。

三十余载附缠不止,我最初的恐惧,

来自饥寒,恶鬼。祖国,对我

仅意味着亲人,少数几个朋友,

屈原以来郭泰、顾宪成、陈寅恪

一干人(此辈清流,可投浊流)

坚秉的书生传统。自由则意味着

根据好恶,今晚选择跟谁喝酒。

早年的我,梦想落木千山天远大,

然最终被自己嘲笑;既如此,

今后再不该无端愤怒。

我软弱,贪色,暴戾,好大喜功,

幸没有机会成为皇帝,亦再难遭逢

一场民族乱局,考击我的节介。

到我这般年纪,仍濩落无成的读书人,

都难免喜欢醉酒,难免一副坏脾气。

20115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