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雪地里的白桦林》 (阅读1947次)



雪地里的白桦林


经过漫长的冬季,谁还会记得
孤独是怎么一回事?
巨大的静默,正伸入树干的彩线,
疯狂的美不再挑逗我。
哀伤与绝望,只遗下倒置的软笔。
如果我仍朝天空开口
我将是幼稚的。
在这里,猛兽在夜间聊天,
我在白天经过,轻如
一只蝴蝶。所有征兆
都在举起的枝杈
和紧紧扎进地底的根须之中,
没有谁是受害者
——作为一个人
我已别无所求。

 
  2011/3/31

为了天空的缘故,泥土隆起


迫于薄纱金色的影子,
钢铁的意志在风中浮游。
巨大的漩涡中,尖锐的光
结束穿越。

房子和桥梁在流动,
而人是静止的。
日复一日的沉陷,无可躲避。
为了天空的缘故,
泥土隆起,烙铁升起烟霞。
残留的灯高悬:
狡黠,晶亮。


  2011/4/1


寒症


在高温的蒸房,我遇见她
在一张桌子旁席地而坐,
“很热”,她说。而她汗湿的身体
躺到滚烫的地面,就把地面变凉,
像是拥有巨大的制冷能力。
这体验让人惊奇:“热”只是幻觉。
我触摸砖石结构的墙壁,
在瓷砖的地面缓步慢行,
被我触碰到的物体也逐渐变冷。
我在木椅上停留久一点,
木椅就开始降温。我曾让
一张椅子懂得倾听,
却让另一张椅子变得茫然,
一些日子,对坠落的负载
就是这样把人带向虚空。
把我留给一片木板,
如此微妙的寂静之爱
让人无所事事。仿佛
只有冷是洁净的,只有冷
对过去和未来的事情保持中立。
她是否这样我不知道。想到
另一些人每天都要独自穿过荒野,
我们至今依然陌生,
我几乎忘了所有噩梦。
而不管发生了什么,我庆幸
雾气中,依然有什么在领着我。

2011/3/22

自然的骤变


这锈住的脸,远去的声音中
蜿蜒的忍冬。野花和绿萝
不停转动废弃的沙砾,

乌云与泥浆,挤到无人的窗口。
隐藏的笔描述过的冰
结成冰层。

甚至在梦里,泡沫
抛掷泡沫。枯萎的蓓蕾
曾为野蛮的清晨
沐浴——在小动物的
尸体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