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几个“走过” (阅读1802次)



《走过草原》

草原飞过天边。晚霞关照落日的同时
也关照了流水。当我在暮霭里扶正一支炊烟,因为天山
雪的映照,而充满忏悔
我总以为我能走到更远的地方呵,亲爱的
我总以为,马背上歌声升起的地方,不是天空而是
我们的心,它们大于想象
又小于现实,在羊群留下的草原,一览无余,一望无际
这是我们的命么,亲爱的,黄昏了
鸟还在飞,但它永远只是
天空的一个逗点,多么幸福又无用的劳作,向南三千公里
流水仍在无始无终的流淌
就像此刻,我们走过草原,因为这广袤的寂寞
而获得永恒的宁静。


《走过山岗》

我不能代替你疼痛。在山岗,石头新鲜的断面
引来风的抚慰。它稍作停留
就去了更远的地方。在我目力所到处,一只蚂蚁的
爬行,大于一只鹰的理想。而村庄
房舍,田野,守着各自的命
如果我用尽全力,朝空旷的远方大喊一声,你会看到黄昏
惊飞的鸟,和它们留下的枝丫
而山岗,把回声传得到处都是,如果我此时想你
爱你,却和你无关,你会看到一只风筝
挣脱了线
由于我的仰望,飞到了它的高度之上。


《走过滩涂》

恰是风的速度
使目光拉长。在每片树叶后面,我很想你
我不想再走了,亲爱的,影子越黑
阳光就越年轻,这多像我并不听话的左右手
在天空下,因为你
而达到了统一。而在滩涂附近,沙石像心脏一样
裸露在空气中,躺着,侧着
所谓命运,就是等待流水
带走和冲洗。它们安静,它们不争命
再也没有什么可以裸露的了,亲爱的
有时我像它们中的一员
在正午,领到光芒四射的睡眠,我很想你
我想你时
所有行走在滩涂上的阴影,就以光的方式
落满我面容的寂静。


《走过原野》

原野上一片狼藉。牛离开了
留下牛印,马离开了,留下马蹄。几米开外
鸟雀们忙碌,为追逐一只蚂蚱
忘记了飞翔,而水洼盛满泥水,等到它清澈
太阳就会带走它的全部
这就是我们的生命呵,亲爱的,在原野
我遇到牛粪,遇到马便,没有遇见的是原野下面
人吐出的火焰,我抚摸这受伤的原野,亲爱的
我的鞋已经能够
比我的心更快,飞跃瀑布和小溪,我已经能够重新
站在这里,抚摸这受伤的原野,就像抚摸
你怀里,留下的那个夜晚。


《走过大海》

海燕从岩石亮出翅膀。一小块阴影
在额头上方跌落,天就暗了。
我所能看见的,就是这百米之内的视野呵,亲爱的
这些水鸟,这些轮渡,没有出现的鲸鱼
通过浪花,向我们预示
时光汹涌。而更多的鱼群,带领海水向前
它们多像拉链呵,亲爱的
它们像拉链一样,缝合了我们在窗户后面
忧郁的脸。如果我们向前一步,更远的风会折回来
停在我们肩上,甚至停在
我们的心上。如果我们向天空伸开双臂,你会看到水鸟
飞到了我们的视线之外,而轮船向海面
出示旗帜,我们被大海深深爱着
却说不出它的全部。


《走过沼泽》

其实没有走过。这多像一个隐喻
云朵深陷在天空里,因为目光
而移动
风筝飞得再高,底下总有一个线头牵动
这都是事物的真相呵,亲爱的,我的脚受制于
我的鞋,我的鞋听从了这一片
荒凉的沼泽地,我这样陷入其中,是我愿意的
我愿意躺倒在这里,在黄昏时分
就领到落日的馈赠,在这里,我的心因为安静
而自由
因为自由,我就可以让所有的风
都为你一个人吹,既使我不在了,死了,消失了
你仍可看见风在吹,你仍可以看见
它们穿过山岗,穿过田野,它们把你的目光引领到
我的幻觉之内——
我躺倒的地方,草木更甚
人间好似去年。

2010.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