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江南印象 (阅读1733次)



《在凌公塘》

低头时,树叶飞回到树上。回到春天
发芽的秩序。那时少女未成母亲,凌公塘一带
荒草连着炊烟
那时阳光均匀,土地没有金子贵
房屋低矮,进出的人们
都有笔直的脊梁 。那时凌公塘公路没有命名
手扶迤拉机下
乡村小路,有快乐的曲线
那时秋风来了,就来了,果实在树上
安静,恬适
临阵不乱,有孕育之美。


《在西湖》

柳树是柳树的跟随。阳光是阳光的皈依。
在西湖,清风不止三两
花香不止四钱,雨水论斤相赠
游人如梭。如布。
在西湖,水鸟和麻雀不相及
小船和轮渡不相关。一张快速成形的照片
保留了前生
古装的爱情。
而无情若似多情,莲藕无端端冒出水面
咔嚓的声响——
像你的今生:犹断未断,犹连不连。


《在放生池》

面包屑引来争食的龟群。大的,小的。
苔藓覆盖时间的龟背。在放生池
池塘水肥
游人心瘦。仪式者,成为仪式的一部分。
在放生池,说不清虔诚者更多
还是懵懂者更少,假山
绕着喷泉,几米之外的菩提树
藏着我的真身:水越来越清
越来越清的水,在放生池内,在放生池外
明亮,透泽
它区分了漂浮的硬币,和向下的淤泥。


《在宋城》        

青山傍水。酒幡欲醉不醉。
在宋城,女子优雅,男子悠闲。守城的士兵
把一张门票
当作通行证。南边热闹,北边熙攘
卖艺的人,还没有打算从钢丝上下来
手持拨浪鼓的女孩
手拿大刀的男孩
身后跟着文明的父亲
在宋城,千年恍若一日。大山上插满大宋的旗帜
石阶比人心更高,香炉在香客的捐赠中
袅袅生烟
在宋城,落日贪恋浮生
有人错向繁华问踪影,有人错把池塘当明镜
一朵红莲兀自焦急:开,还是不开      
        

《在雷锋塔》

白堤不白。断桥不断。在雷锋塔顶部
我看见的景物,和五年前
一模一样,和五年后你们看见的
也将一模一样。西湖水时而呜咽,叫着“许仙,许仙。。。”
蟹兵虾将备好兵器,随时就命,眼看龙卷风
就要刮起,水漫金山
就要成真
我在传说中,一会是白素贞,一会是许仙
再变,是小青,是法海
最后是观世音
天啊,我已经分不清自己是谁
我捂着自己的胸口,我捂着自己的耳朵
还是听到了
那个夜里
雷锋塔倒塌时的,一声巨响。


《在西塘》

流水不问世事。临水的窗向南
也向北。在西塘,小巷陋深,爱情肤浅
露香肩的美人,留胡须的少年
牵着的手
还没有指向黄昏。蚂蚁进客栈,蜈蚣穿鞋子
一切多么缓慢。在西塘,无意伤秋
酒在坛子里醒着,灯是红的,脸是红的
多前年的夜晚
也是红的
让我分不清月亮和流水的关系——
或许,它们原本就是一体。


《在乌镇》

纱幔轻柔,小阁窗多语。
月亮不止一枚,人间天上,水中镜外

今夜,高跟鞋爱上青石板
门环追忆光景

今夜,有爱的人继续相爱
无爱的人还是无爱
小巷深处,摇曳的影子,合上,分开

今夜流水喧哗,夜色静好
有人刚刚抵达,有人正要离开

今夜失眠的人推窗,起身
酣睡的人在梦里醒着

渡口边,一只蝴蝶
变成两只
红色,和白色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