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抑郁症》 (阅读904次)




它完全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袭击我,
结果被我绞断,送进风口浪尖。
我从那道门坎里重新迈出来,
傍晚的光线已经微乎其微,
有人坚持在土坯墙上造手影。
这些诡异的影像渐渐地渗入,
先是灵兔、绣花鞋,然后是
珠宝匣子、孔子塑像、梨花木案几,
继而是动物咀嚼的声音
和钟表被碾碎的烟尘。
我从未孤苦地坐在那里,
落叶和远方涌来的江河
呛得我面如土色。
我朝上推了推那扇门,
鸟兽虫鱼一阵阵地翻滚,
之后蒸发殆尽。
我咬了口那段黑檀木,
再也没有时光的奇香,
更不用说咒语的腐臭。
我照着石碑上的指引,
把自己浸在灯油里,
静候从缸底浮起,
被披上前世修来的祥云。

2011/4/12,横折折撇工作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