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白云深处 (阅读1086次)



失踪者

失踪的人把身体折成一片树叶,然后躲在
白云深处,裸身而卧。
我不能指望你化身为羽毛,飘到古典的铜镜
和阴影里。
虽然,不久之前——也许是很久以前
欲望的回声倾泻如雨
你潮湿了我的耳朵、床单,和白日梦
你沿着梦中幽闭的扶梯,轻轻走动
而我在别人的梦里翻身、哽咽
——仿佛黑暗中的一列快车——
转瞬即逝。
你知道,我不会因怯懦而大声拒绝
不会犹豫着把话说了一半,另一半掐死在梦里
有时,转身带来诱惑
有时,转身就是无尽的冷漠、决绝
我知道,无论我如何忏悔
你都不会再回来,不会抱着落日
掉进漆黑的日子里,点燃我的灰烬和余火。
2011-3-6


云和雨

我一度以为自己曾是历史的近邻
在朱红色的高墙内,清扫僵硬的雪和烂泥
偶尔在门外徘徊
想起落魄的帝王、迟暮的美人
早已沦落镜中
镜中的万物生长、凋零
云在树的顶端,雨在巷子深处
它们构成了我最后的天空之后的孤独
我在镜中,有过云和雨的
痛苦,远山和树的
痛苦,不断消逝重叠于白天和黑夜的
痛苦。
我必是我的远亲,空气清洁的自我
重述汉唐的宫阙春深
南宋的州府繁华
须知今日的江南恍若神话梦境之虚无
无辜如我。
我迫使另一个我,把云和雨关进了抽屉。
2011-3-9


初相遇

在时间的岩石上,时间在生长。
——约翰﹒阿什贝利

闻莺阁茶馆像一只黑鸟,伏在黑暗深处
看不清自己的倒影。
我们坐在它的眼中喝茶,回顾往日的童真
——譬如一半的茶叶漂在水面
譬如你的宠物狗等等,一个永远没有结束的名字
和你在街头相遇、离开、重逢
——让我想到忠犬八公
它喜欢坐车旅行,它冷静,却不热情
它和我们一样,始终对这个世界
保持某种妥协和抗衡。
而我的回忆并不完整
就像是空阔的旷野上远远扔出的一块石头
听不见任何回声
就像我在旅途中醒了又睡睡了又醒
分不出末日的喜剧和喜剧的末日
到底有什么不同。
好吧,我装作理解,或者不理解
过去
隔着生活的桌面
试图,并且几乎可以抓住一切不朽之物。
2011-3-10


反复

我看见狭隘的秩序有限的紧缩。
——A•R•阿门斯

灰白的烟雾笼罩了西湖,几乎要下雨
雨下在过去。
我们在山顶喝茶,然后沿着石阶散步
回到住处,我坐在床上
听你讲起彼德•西格尔导演的爱情喜剧
初恋五十次。大致剧情是:
花花公子桑德勒在餐厅遇到女孩露茜
而露茜只有一天的记忆
她只记得昨天出了车祸,今天要给爸爸过生日
陪爸爸和哥哥看同一部电影
桑德勒每天制造各种理由,重新认识露茜——
讲到动情处,你咯咯地笑个不停
仿佛我也坐在电影院里,反复看同一部电影
或在书桌前,反复读同一本书
是的,雨下在过去,每天如此
就像我的孤独
“——清晰得让人无法平静——”
就像整个下午,我倒挂在树上
反复把烂醉的人扔进白云深处。
2011-3-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