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邻居 (阅读913次)



邻居


离我最近也最远:慢慢远去,剩下
一个模糊的背影。像两个并列的词
它们不关联,但自然形成一种
照应:漫无边际的闲话,如一场
春雨,形成水泡,在大地上跑动,旋转
转瞬即逝。合同。甲方和乙方
在桌子的两边相邻好多年,起初
笑容满面,慢慢牙痛发作,脸
不再能维持草坡的维度。终有一天
那维系我们呼应的桌子掀翻了。隔壁
股东闷声不响。他拉开的旅行袋
哧哧地收拢。我被锁进去。自然要
冲出来:头发犹如箭矢射飞
却永不能抵达飞鸟的弧度。在这
两套房子之间,门的冷脸,锁
和猫眼的戒备,越来越依傍于距离。
L 市长的光辉照亮了我的楣。我
小心翼翼拉他,进入邻居这个词。
他的手渐渐短了,渐渐接近
通往2 8 楼的电梯按钮。闪烁。仿佛
三楼忽然屈尊来到二楼。握手
与手无关,手指一触的瞬间
只是达成了缄默的平衡。一起走到
分水岭的尖峰。两边山脚不断传来
分离的油桶滚落发出一声声“  轰”
墙壁顷刻长成山脉:离我最近
其实是最远的语言路途。


2011\4\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