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土鳖 (阅读945次)



土鳖

                  你们是海龟
                   我是土鳖。
                          —— 题记


炉膛空着。早冷了。但是它有
山谷的寂静。无人看见的鸟翅
一掠而过。清明雨前,一个外乡人
俯身村口牌楼下打听。东西,失去了方向
知情人已经不在。神龛上的遗照
满面灰尘。地窖。土豆发芽。又枯了
深入词语的手尖感受到冬寒里
土地的温暖:越朴拙,越滋润。
所有的事物都风干了,它依然
深藏信念。猫偷食了挂在阁楼上的腊鱼
“ 这个发灾的。” 那仿佛是
对未来的亲戚的歉意。未来的手帕
丢在路边,像蛇蜕。蛇消失,又出现
在餐桌上。它和美人的胴体达成了交易
牙齿无忌。嘴巴充满了禁忌
不能轻易开口。舌头上
缠满了意识形态。每个人都靠拐杖行走。
丢失了双腿。走廊拐角的轮椅,尺寸可以
伸缩。适应所有残疾。亲戚迟迟不来。业务员
先后出现。玻璃门不停地推开,弹回
街景如同幻觉。光线也犹疑不定
香樟在酒店门口发呆:它已经忘记口音
开不了口。只有三两声鸟鸣在召唤
睡去的白鹤。颤抖的情侣。公园湖水
暗暗闪光。晦暗的走廊。隐晦的灯火
一切都不确定。上钟的妓女
永远面对未知的面具。她镜前仔细涂抹
也不能再新了。她空了。她充满笑容。
炉膛冷了,里面的灰烬,却是
人间的沃土。轻轻一拨:那寂静
涌动着:土鳖,灰色的小东西,如魂灵
如教诲。如词语再次生长。一声咳嗽下
它奔走。呛人的岁月扑面而来


2011.03.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