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兰雪的诗(2004-2010) (阅读1339次)



二00四年诗歌小辑:(4首)
    
《黑盒子的诱惑》  

不妨设计这样一只黑盒子
长20分钟,宽15分钟
也不妨设计这样一群人
他们远远地助跑,急急地起跳,稳稳地落入黑盒子的中央
此刻,你可以想到小丑,也可以想到壮士
更可以想到煮酒,煮风,抑或煮粥   

而事实是:执盒人掌中起了秋风
“啪”的一声  

2004.7.5

《小烟》  

很纯粹地喜欢上你的名字:
小烟!我要的就是这名字本身,仅仅
字面上的温度,就足以点燃一种感觉,一种爱   

但是小烟,我并不是生来的烟鬼!
真的,我只是被你无意烫伤后
才爱上那团白雾,爱上
搂着它纤细、柔媚的腰枝,袅袅
袅袅,上升的感觉   

至于什么时候
你一个不高兴,就挣脱我,摔下我
那不是我此刻关心的
我所关心的,只是
被你点燃的瞬间,被我燃烧的过程
何况,我横刀相夺的
只是一个名字,一个名字而已
感谢老天有眼!
这份爱,我说了算!   

来,小烟!
吸一口,再吸一口吧
人活着,爱着
要的,就是这感觉  

2004.10.8
 
《惊世与骇俗》  

此刻,一场雨,抱紧另一场雨
就好比一场惊世,抱紧另一场骇俗  

它们无须躲进角落里
它们就站在高高的山上
它们试图导演一场千古绝唱   

而当雨水,弯腰,蹲下
小心地剥开,湿漉漉的爱。却发现:
不断有落花,落叶,乃至落魄
从秋雨,白亮亮的体内,趔趄而出   

直到大雪,挟持着寒风,裹住整个世界
直到一场大雨,从另一场大雨的疼痛里,彻底消失   

2004.9.17     
  
《策兰:是石头要开花的时候了》  

这是圣诞节的前夜
这是大雪覆盖的北国
如果你还想我,就敲一敲
门口的石狮子;如果你不再想我
也敲一敲,门口的石狮子——

2004.12.24

二00五年诗歌小辑:(5首)

《》   

必须寻找一个最爱的人
然后让他知道,一个女人与一场雪的血缘关系
如果这个男人,正好也爱她   

她就甘做阳光下,一直流泪的小雪人
抑或雪地上悄然出没的小狐狸
在他情不能自抑的时候   

突然,贴紧他柔软的右耳垂儿:
“好女人都是狐狸精”

2005.8.16   

《空中城堡》  

她一直在体内蓄养着千年的烈焰
他一直在大海上搬运着世纪前的花岗岩  

他们用烈焰与花岗岩
精心打造了一座空中城堡  

城堡里住着一位美丽的公主
他呼她妖精;她唤他海盗——  

刚刚,从好望角返航  

2005.8.30

《忠告》  

不要,不要轻易地说出那个字
它有着你不可承受之重
世人不可亵渎之轻  

如果实在忍不住了
就试着将刀子,撂在胸口上猛噌两下
然后,来它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好了,现在你可以放心大胆地说了
对你喜爱的任何一个女孩
  
2005.10.8

《愚人节》

山东境内,104国道
发生了一起车祸

伤者:兰雪
肇事者:兰雪

事故起因,据说:
她爱上了天堂,因为她不是天使

2005.4.1

《寸磔之死》

又叫凌迟
发明于五代,盛行于明朝

凌迟,或曰脔割
顾名思义,就是用刀
把犯人身上的肌肉器官,一块块削下来
直到死亡为止

有八刀、二十四刀、三十六刀、七十二刀、一百二十刀的区别
而明代则攀升到千刀以上

2005.5.13

二00六年诗歌小辑:(5首)

《一个人的王国》  

冰天雪地
疆域辽阔。适宜纵马高歌
抑或,念经打坐  

如果天空太蓝
木鱼太轻,奔腾的黑色马背过于陡峭
顺手画几缕春风
圈养几只桃花,未尝不可  

2006.3.13

《静听晚钟》  

等我老了
就在体内造一座钟
早早晚晚
举着这把老骨头  

高兴了
就敲一下;高兴了
就敲一下   

2006.5.30 

《故事》

一个故事
趴在另一个故事的肩上
哭了。我看见——

手心里攥着一粒光的孩子
从一个故事
走入另一个故事,就老了

2006.4.17

《》  

来,亲爱的
请把你的手移开
(我身子太薄
皮肤太冷)
移到离心脏一寸远的地方
你敲——
你敲,它就碎了  

2006.6.15

《停,停下来》  

停,停下来
让空穴来风停下来
让体内的暴雨停下来
让插入梦境的那把刀子停下来  

让一日三餐停下来
让饥饿的灵魂停下来
让膨胀的胴体停下来  

停,停下来
让隔壁的无音锤停下来
让体内开裂的声音停下来
让传说中穿过针眼儿的那匹骆驼停下来
让爬到体外的半截灵魂停下来  

停下来吧
停下来——  

让残存的七分爱停下来
让残存的三分恨停下来
让残存的十分痛停下来
让坚持醉酒的女人停下来
让被绑架的男人停下来
让不要脸的太阳停下来
让卖弄风情的月亮停下来
让一脸无辜的大海停下来
让喷薄欲出的火山停下来
让冰冷的死亡之吻停下来
让呱呱落地的小生命停下来
让周身腐烂的时间停下来
让这个疯狂的世界停下来
让一切的一切停下来  

停下来——
停下来——
停下来——  

梳头,洗脸,照镜子
恺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   

2006.6.7 

二00七年诗歌小辑(12首)

《阿香,这个名字》

平躺在招工简历表上
白纸黑字,轻轻
撞击着你的视觉,味觉,听觉
让你就要想起
多年前的小酒窝,羊角辫
想起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蓝蝴蝶......
如果不是走廊里
那个丑陋,邋遢的中年女人
径直走向你
向你哭诉:下岗多年
体弱多病,只求一份清洁工的工作
你不会相信——
阿香,这个名字
只是上帝,遗落人间的一枚糖纸

2007-01-20

《小站》

在南方
在北方
在东方
在西方
在我想去的任何地方

许多年来
它静静地荒在我的怀里
就象我荒在爱人的怀里

深夜
偶尔有人
在这里,上车
或者下车

车轮
摩擦钢轨的声音: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

2007-11-25

《复活》

一盆去年的水仙
枯死在初春的阳台上
经过一个春天,一个夏天,一个秋天
一滴水
一粒肥,甚至
一个眼神儿,也没得到过
入冬后,又活过来了
——就这么简单

2007-11-28

《彼岸》

我举起一把锤子
和一枚钉子,构成某种紧张关系

锤子就要落下来了
锤子已经落下来了

锤子,重重地发出一声闷响
钉子,轻轻地发出一声尖叫

其实,这只是我
站在彼岸的设想。真实的情景是——

锤子一直没有落下来,钉子一直没有叫出声来

2007-11-12

《海之恋》

几条波浪线
一瓶蓝墨水。海,就汹涌起来
那是年轻的时候

现在,她老了
越来越倾向于简单
热衷于回忆

记忆里的海,渐渐凝固成一粒薄薄的药片
淡蓝色的
夜晚
发出些微的光

只需放在舌尖上
轻轻转动,世界就安静下来


2007-07-08

《烙印》

"大革命,大革命,大革命......"

八十多岁的农村老人
脑血栓
偏瘫在床。半糊涂
半明白的状态下
唯一
能表达清楚的
一句话

2007-03-23

《类比,或者联想》

或许
你看到过这样的情景:一只毛鸡
被紧紧捉住翅膀
一把黑剪子伸过来
在鸡脖子处
一挑
气嗓就断了
然后,往拔毛机里
一扔
一会儿的工夫
一只血淋淋的白条就出来了

这让我
常常联想到
一个同乡,说来
还小我几岁
他不是诗人
也没念过几天书
甚至,不知道何谓诗人
何谓活着的意义
他所知道的
大概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也许是
再也无法忍受
人世——
这座无形拨毛机的摧残
也许
还有其它原因
他也象某些诗人
某些所谓懂得活着的意义的人们一样
在七八年前的一个冬天
或者,秋天
自己捉住自己的脖子
用剪子
就那么
一挑——
就挑断了自己的活路

2007-11-27

《回归》

那些猴子
那些大象,那些老虎,那些孔雀……
一一远离
整个下午
我都在洗澡
形而上的莲蓬下
世界很小
水珠很大
不胖不瘦的一节莲藕,灵魂出窍之前
渐渐露出三分白

2007-10-7 

《外婆的影子》

我得承认:那座独木桥的影子
独木桥上,外婆背着我
一寸,一寸
爬向对岸的影子
落入村后小河的刹那
卡进一个乡下小女孩的骨缝里
外婆去天堂的路上
带不走它
秋风也不能
什么时候
时光老得骨质疏松
牙齿脱落
而我的骨缝里,什么也卡不住了
就是我——
把影子还给外婆的时候了

2007-12-5

《圣母》

疯了
这女人疯了
她在和整个世界做爱
和世界上
所有的男人
女人;所有的邪恶与美德
做爱——
并产下一对双胞胎:一个是孔子
一个是尼采

2007.1.11

《爱》

是这样么
有人在我胸口,用刀子
划了一横

是那样么
有人在我胸口,用刀子
划了一竖

爱,是这样
是那样

2007.5.17

《故事,或者真相》

有这样一个故事
这样一个人:人间蒸发半个世纪之后
突然以空降的方式
返回地面

他不知道
在这期间,他的遗腹子
被贴过几种标签:烈士遗孤,黑五类,台属……

也不知道
他的前妻,那个可怜的小脚女人
究竟最缺什么

临别前
当他小心翼翼地提及这个问题
可怜的小脚女人说:“家里什么都不缺,就缺你!”

2007-12-9

二00八年诗歌小辑(9首)

《燎豆儿》

我在吃燎豆儿
我在吃最后一粒燎豆儿

燎豆儿,是善良的
正如我是善良的

善良,吃下善良
会产下新的善良么

据说,你的善必须带有刀刃
否则它就什么都不是

注:燎豆儿,小食品,一种炒熟炒酥后食用的豆子,多为黄豆。

2008-3-4

《内心的瓷》

太薄,太脆了
包着血肉,包着骨骼,包着肌肤
包上丝绸……
不用击打,无须刻意……
只消一个眼神儿

一个眼神儿
它就碎了

2008-3-10

《如果我是一尊菩萨,我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不是么
亲爱的,我是在你的刀口下
一夜成佛的

2008-3-20

《对称》

翻过那道时光
我就遇到了你
亲爱的
你在镜子里发芽,镜子里开花,镜子里撰写墓志铭
而我——
躲在镜子的背面
隔着一层薄薄的水银
正好与你
构成对称

2008-3-31

《徒然的……》

这是黄河流域
这是鲁西北大平原
鲁西北大平原上,有一座鲁西北小城
鲁西北小城里,高低不平
它的最凹处
摇曳着一朵蓝色小花
一年四季
徒然地发芽,徒然地开花,徒然地凋零……
枯黄的根茎,徒然地
揪紧,一小块黄土

2008-1-26

《美好》

把自己埋进时光的沙里
晒太阳
你吹,我不开
他吹,我不开
自己想开,就开了

2008-8-20

《穿墙术》

这些石头
是我搬来的;那些石头
是他搬来的;还有一些石头,是从天上掉下来
或者,从地下冒出来的

剩下的日子,我们只做一件事:垒墙
剩下的日子,我们只学习一种功夫:穿墙术

2008-9-2

《作为女人》

我说,我是一只鸡蛋
你信不信?这一生,我把惟一一次开口的机会
留给了来世;我把能长嘴巴的地方,留给了敌人
我的清,我的黄
注定是世界上最干净的
我的沉默,是一枚鸡子的沉默
我用一层薄薄的壳
守护着作为女人的尊严

2008-9-21

《移动》

而我,就坐在那里
一动不动
移动的是时间
或者说,停在树梢上的一小片儿阳光
从午后开始
它就一直不停地向下滑
向下滑——树叉,窗台,席梦思,地平线
直至夜的黑……
又或者
这些看起来
都不是真相
真相藏在我的身体里
静静地,生了一层薄薄的锈
我轻轻站起
它们就簌簌地落了一地

2008-12-20

二00九年诗歌小辑(5首)

《一个人的乌托邦》

疆域不必太大
能转身即可;海拔不必太高
站在高处,能看清体内的矮子即可
在这个世上
滞留的时间不必太久
从盛开
到凋零,花蕊上
能放下“从容”即可
墓碑不必太巍峨
高度与宽度,刚好写下一个人的名字
即可——

2009-10-21

《睡莲》

其实,对她而言
睡着
和醒着,没有多少区别——

睡着
就是醒着;醒着,还是醒着
区别在于——

对这个世界
是睁着眼看,心疼得厉害
还是闭着眼看
心疼得厉害

2009-10-18

《抡起斧头》

抡起斧头,劈山救母的那个人
抡起斧头,劈柴取暖的那个人
抡起斧头,杀妻自杀的那个人……
不是你,不是你!
你只是——
想把自己从虚无中
救出来的那个人!你抡起斧头
抡起一把虚拟的斧头
朝虚无劈下去:一斧头,两斧头,三斧头……
你慢慢慢慢地蹲了下去
蹲了下去——
你摸到了
记忆的创面上,密密麻麻
渗出的血珠……

2009-11-4

《一场大雪是怎样形成的》

这离情
是从你的胸腔呼出来的
那别绪,是从她的胸腔呼出来的
两股热空气
在空中,有着短暂地相遇:
一秒钟
也许,更短
然后,迅速变冷——
一场大雪
就这样,纷纷扬扬地落下来……

2009-11-13

《蝴蝶的悲剧》

不在于
太美!不在于
伸进梦境的触须,太过柔软
和敏感
在于:它是蝴蝶
体内,却深藏着一座上帝的花园

2009-7-20

二0一0年诗歌小辑(12首)

《致命虚构》

她先是画了一个男人
接着画了一个女人
男人和女人
一相遇,她就听到“劈劈啪啪”的燃烧声
只一会儿
只一会儿,那块画布
就化为一小片儿
灰烬
风,轻轻一吹
就不见了
只有那支画笔
躺在虚构的边缘上,噙着一大滴墨
就象噙着一大滴泪水
欲语还休……

2010-10-21

《秋风又起》

秋风又起
从东南西北,任意一个方向
吹向我
吹向一个深陷中年的女人
我身体的叶子
开始,一片,一片
凋零
甚至,没风的时候
都停不下来
只有沉淀在骨头里的盐
夜深人静时
借着月光的喧哗
一阵阵
泛白

2010-9-11

《十月四日的天》

响晴,响晴的

是那种
看一眼,就再也忘不掉的


是一猛子
扎进去
就再也不想出来的


是易碎的
蓝水晶;易皱的丝绸
是一小片儿
风——

一小片儿
风,就能将这种美
轻轻吹走的
蓝——

2010-10-5

《夫妻》

亲爱的
多年来,你在一个女人的身上
种花,种菜,种粮食
种风,种雨
种下一代
其实
你真正要种的
真正种下的
也许,只有一座墓碑
一座刻着你名字的黑色墓碑
关于这——
也许,连你自己
也未必
清楚

2010-2-3

《靠近》

零下十六度的鲁西北大平原上
一个女人
悄悄收拢身体的翅膀,向一小块阳光靠近
零下十六度的鲁西北大平原上
一个女人
悄悄打开内心的翅膀,向涌进窗口的一阵阵阳光靠近
零下十六度的鲁西北大平原上
一个女人
一直不敢打开额前的窗子
一直不敢打开这个冬天的冷
她只能隔着一层薄薄的窗玻璃
向一位王者
一位父亲,一个男人
一个儿子的光和暖
悄悄靠近——

2010-1-13

《醒》

一盏灯,醒了
醒在一只飞蛾漆黑的体内
它的醒
让自己看起来,更纯粹,更明亮
一只飞蛾,醒了
醒在火焰的中心
它的醒
让自己看起来,更决绝,更义无反顾
其实,我想说的是:
一只醒着的灯盏
与一只醒着的飞蛾,更接近于爱的本质
更接近于
你和我
也更接近于一种完美

2010-1-16

《青春逸事》

那时候
她用目光,在身体的周围
竖起一堵墙

一堵墙,在她咄咄逼人的青春面前
高高矗立着

路过的人,不由自主地
后退几步

惟有一个人
似乎,是个例外

一年四季
有意无意地,向着这堵墙上
钉钉子

钉一颗,她的眉头
就要
狠狠地,皱一下

2010-2-3

《》

来,亲爱的
让我们依偎得近一些,再近一些
让牵在一起的两只手
牵得紧一些,再紧一些
让那缕小南风儿,不要吹过你,再吹过我
让它——
让它,同时吹过我们的掌心
我们的脸——
瞧,亲爱的
春天,在我们的手心发芽了!

2010-3-15

《说孤独》

如果,一个人的孤独
是孤独的一次方;两个人的孤独,就是孤独的两次方
依次类推,十三亿中国人的孤独
就是十三亿的十三亿次方
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
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孤独
灼伤的时光隧道
而事实是——
中国人自古以来,拉帮结派者众,占山为王者多
真正的孤独者
真正热爱孤独的
鲜见。因此
可以断言:目前,此假设,不成立

2010-5-5

《五花大绑》

我被儿子五花大绑
我被老公五花大绑
我被自己五花大绑
我被生活五花大绑……
除了两点一线
家和单位
我又能去哪儿呢

——我哪儿也去不了
——我哪儿也不想去

2010-1-21

《一匹虚构的马》

一匹虚构的马,是位理想主义者
仰天长啸是必须的
低头沉思也是必须的
低头沉思时
有人,轻而易举地
就撕下了
它的头颅
轻而易举地
就过去了
这么多年……
多年后,缅怀是必须的
哀伤也是必须的
哀伤者可以没有眼泪
天空中,却不可以
没有血痕!

2010-5-16

《漏雨事件》
——致费尔南多.佩索阿

一个脸上贴着小职员标签的大师
一个热衷于四分五裂的梦游症患者
一个坐在狭窄的孤独里
借着一缕昏黄的光线
大口大口地呕吐出一个,又一个梦的残渣的人
你是胖了
还是瘦了?是更病态了
还是渐渐复原了?
——不再重要
一个世纪之后
当一个女人
穿过你深深浅浅的孤独,高高低低的梦境
对你表示由衷地赞美时
下雨了
一大滴白亮亮的雨点
穿过梦的宫殿,直击她的眉心——

费尔南多.佩索阿
你一生营造的,华丽的,梦的宫殿,漏雨了

2010-7-3

《跟着一朵南瓜花回家》

墙角的南瓜花开了
金黄
嫩黄
娇黄……

我知道
一朵南瓜花儿
其实,就是一只小小的灯盏
跟着任意一只
都能找到家

而躲在门后
怯怯地,向外张望的小女孩儿
就是我的童年

2010-8-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