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这肯定是个不寻常的春天(2011年春季诗草) (阅读1136次)



◎记2010年1月20日

这是个特别的夜晚,
没有电视、电脑,甚至
书本——尽管我有些后悔
离家时没带上一本。
乡村的夜晚来得早,没有路灯,
村道上一片寂静,
白狗从暗处窜出,又倏忽消失。
借着窗户中透出的微光,
隐约可见纵横的阡陌与沟畦,
椭圆的稻草垛。
不远处,高速公路上车灯往来穿梭,
携带着粗重的呼吸。
有一刻我停下了脚步,
眺望着东北方,那片橘红色的天空,
其下是我曾经深陷其中的世界,
此刻却离我如此遥远。
  
20100120

◎二月二十日会小学同学有感

一些旧人和一些旧事
而旧迹早已不在
有人在安馨园
把酒言欢
无意说起了时间
三十年,三十年
三十年前的教室三十年后的酒水
然后匆匆别过
跨过凌乱的空椅

20100220

◎这肯定是个不寻常的春天

有人从桥上跳了下去
有人溺水
春天有多变的嘴脸
有时睛有时雨
有时灰蒙蒙的
让人看不透
我还是习惯性地活着
不打算改变什么
下一顿吃什么
是我时常想的
不管喜不喜欢
都得咽下去

20110309

◎有人说你写写天吧

有人说你写写天吧
我看看天
天是蓝的
有时候是黑的
有时候不蓝又不黑
总之没有我看透的时候
天太高也太远
我怕高
也没有足够长的梯子

20110309

◎记1月21日晨雪

我是这片广袤的田畴,
还是雪花一朵?
我是藏在竹林中窥视者,
还是迷失在山道上的游魂?
此刻我屏住了呼吸,聆听这无边无际的碎银
瑟瑟而落,瑟瑟而落。
而我又如何消受
这份独得的寂静和温暖。
这白茫茫的世界,这虚构的浮华,
让我一时晕眩,不知所往。

20110316

◎记2月3日晨雾

我无法看清十步以远,
幸好有乡间的道路为我指引。
无心细辨鞭炮声来自何处,
我早已谙熟这嘈杂的祝语。
它提醒我书页一旦翻过,
故事就顺利地进入新的一章。
一个漫游者,
听惯了如潮的鸟鸣,这生命的蠢动,
竹林中洋溢的生活,
其实我同样享有。
这浓雾,这乡间的空旷与寂静,
我从未视为围困,而是最贴心的呵护。

20110316

◎英雄里根号航母

他当然是为和平打造的,
只是他身上的挂件
容易让人联想到废墟。
现在他正接近废墟。
有人临时安排他饰演救难的英雄。
聪明的导演敬业的演员。
我见过英雄片里的英雄,
步枪。刀子。火箭筒。手雷似的葡萄串。
英雄总是像模像样。
我相信这些道具不是用来吓唬人的,
而是为了提防镜头里随时随地闪出的毒蛇猛兽。

20110317

◎我喜欢世界像我喜欢的样子

我喜欢背在背上的书包,
我喜欢穿在脚上的鞋子,
我喜欢跑在路上的车子,
我喜欢站在原地的房子,
我也喜欢他们
只是随随便便地待着。

我喜欢他们还有
他们的主人,
就像我平常看到的样子,
而不是躺在凌乱的废墟里。

我喜欢平平淡淡的生活,
尽管有时候感觉相当乏味。

我喜欢,但谈不上“爱”,
这个奢侈的字眼,我已经越来越消费不起。

20110323

◎春天里会有一些出乎意料的抒情

整个下午我都在过道上无所事事,
计算着吐出的烟圈和会议结束的时间。
在偶尔打开的门缝里可以看见
不同肤色的人在讲台上发言,
语调就像匀速行驶的秒针。
散会之后我走进会场,
收集散落在桌子上的接收装置。
这时候我发现了它们,
那些留在信签上的奇妙痕迹
——风格各异的文字和图案。
我一边做事一边猜想着它们背后的含义。
其中一张画着一个小孩(是个会议图标),
一些花朵,羽状的花瓣仿佛在向我招手。
我想它们应该出自一个年轻的白种女人。

20110326

◎死亡总是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原谅我的狭隘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
看到那么多人的死还会想起
一个人的死
那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普普通通的中国农民
他失踪是在哪一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
他被带走时差不多就是我这个年纪
我不知道他后来去了哪儿他是病死了是死在矿洞里是做了试验品还是
被直接埋在古市的那口井里
他到底去哪儿了他的妻子在想他的母亲在想他的父亲在想他的孩子在想
现在他的外甥还在想
一个无可救药的诗人还在想
他在想一个人被水淹没跟被土淹没的感觉会有什么不同

201103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