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萧山行(2009岁末章) (阅读871次)



◎萧山行



钱塘江上
一轮彤红的落日向前奔跑,
浦阳镇上
半个淡黄的月亮向前奔跑,
或者是一辆黑色的桑塔纳
在向前奔跑,
日月时前时后伴随它
向前奔跑。
越近萧山,
暮色越见浓郁,
车窗上的面容越见清晰。
此时天上没有星星,
大地上灯火渐渐燃起,
此刻必有一盏照亮我的朋友。



萧山是属于暮色的,
因此我的朋友
又一次出现在暮色中。
一如往常,
在昏暗的灯影中,
一只熟悉的鸟
在虚实之间往返穿梭,
但还是出现了一些
现实的蝙蝠,
搅乱了茶室里的安静。
你不时变换着姿势,
沉浸于你颠簸的快意,
而我还是老样子,
在微醺中努力保持平衡。



一个女孩出现了,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
一个文静秀气的女孩。
她的名字
又一次被提起。
我还要跟你说,朋友,
这的确是一个霸道的名字,
这个名字是你给她的。
我想这并不妨碍我喜欢它的主人,
并不妨碍它的主人
继续生活在她的宁静里,
她没有理由不继续生活
在她的宁静里。



一顿晚餐,
收留了一个风尘仆仆的人,
让他暂时融化在
一个小家庭的温暖中。
我还记得他用迷蒙的醉眼
反复地抚摸着
一条清蒸鱼的脊背,
青黑色的光泽,
在明亮的灯下不停地闪动。
我至今无法得知它的姓名,
却还清楚地记得
它的柔嫩,它的鲜美。



喧哗中你摇晃前行,
慢慢地
融进城市的灯火,
当你的背影渐渐消失,
当你安静下来,
当你终于停下来看头顶上的天空,
我不知道
又会出现怎样的变数,
怎样的狂欢。

2009.11.02

◎十一月的雷雨

谁都没有料到十一月的傍晚会突然下起磅礴的雨,
谁都没有料到十一月的一场雨
会携来五月的雷声。
一道道闪电的余光,划出世事的轨迹。

唉,又是多少年过去了,我们从来没有逃脱
轮回的定律。从来没有!
有时候我看着你,用多年后的目光
久久地看着你,
那又何尝不是多年前的你,
犹如雨后的松阴溪水,无所顾忌地奔腾着,咆哮着。

面对汹涌而来的流水,我只能一再举起白旗,
头顶上的战争却并未就此平息。
但我更清楚地知道,这场黑与白的较量
从来没有结束之时!它们,谁都不会是胜者,
最终的赢家必定是浩大的虚无!

可悲的是它将延续,如同季节的真理它将延续,
被反复演示在悬铃木皱缩的落叶里,在吐血的晚霞里,
在日渐萧条日益空旷的大街上,
在不断被抽取的空气以及我日渐稀薄的呼吸中,
时时处处,闪动兵刃的光泽。

但这些都不曾,也不会闯进你现实的视野。
我只能徘徊在一个人的黑夜里,拼尽最后的气力
延续着喑哑的歌声,并继续苟活——在这命定的悲哀中!

2009.11.12

◎平行

人行道上,
你靠着我,我靠着你。

走着走着,你说起了我,
我说起了你。

于是你走左边,我走右边。

你笔直走了过去,
我拐进了一条黑黑的弄堂。

我冲你喊快过来,快过来,
你没过来。

走着走着我停了下来,
看天。半个月亮
淡淡的,靠在云朵上。

正好在两条电线之间,
两条电线,依旧保持着平行。

2009.11.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