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记忆或现实:西部诗章 (阅读1106次)



记忆或现实:西部诗章


        梁积林


1.
吆喝,吆喝。迎风的马匹都抿着耳朵
一道闪电拉过来的一根电线,燃通了
一棵枯树的灯管。——我无法说出刚才还在吆喝
而此刻被一声雷鸣殛倒的牧人像一截烧断了的
钨丝。

沿沟的海贝化石在电光的明灭中翕动着嘴唇
吐纳了斯年前的一次干枯

他们说是催生鸟。他们说是石燕子
石燕高飞啊,石峡挺云
石峡间挺起的云朵,其实是一块蘸饱了水的抹布
只为今夜拧捏的一次淋漓尽致

是夜,一只岸湾里的鸱鸮子用勾喙,在自己的身体里
翻找出了一句适合人类麻痹神经的悼词:
呱呱呱,呱呱呱
一个晚夕

2.
如果能够重筑时间的堡垒
如果能够抠动粘缝间的那怕一颗沙砾:
大坂路上,那匹辕马呛出的鼻血,像是从夕阳的
卷轴上抽出的一段红绫;像是为即将来临的夜
点起的一盏篝灯。一群老鸹不停地鸣叫,拧着
松动了螺丝的天涯。

那群白牦牛呢
尕尕呢
道尔基和他的走马呢

我想,那柄折了的辕条已抽出了芽丝
或者,做了皮车户的一根肋骨

3.
献牲。
翌日清晨,众多挖煤者跪在老君庙前
听主祭者的祷声,叩首,叩首,再叩首,
像一群觅食的乌鸦,啄着自己的灵魂

我记住了马巷
记住了湖台
记住了血灌羊肠子
记住了腰板
记住了罗汉井子

记住了黑洞洞的窑口像是一具深藏玄机的巫士面具
记住了背着一挂九节鞭的浪人问我要碗水喝
——说他是赶地脉的……

是啊,当一只兔子噙着一根黄草缝着自己的豁唇时
主祭者的祷声还没有灭去
秋风已像一个狗舌头
舔着宰羊摊子上的血迹

4.
你无法牵下摩崖上的那匹骆驼
你无法听清岩画上那两个鞑靼人的窃窃耳语

蓝宝石,蓝玉,蓝镯子
而一条晒眠的蛇:而一架金弓
倒成了时间与时间交换的文书

我走上了一个烽墩
看到明长城沤成了断断续续的一截截
缰绳。我还看到赶着一群鸡放食蝗虫的妇女
从一个豁口穿过,像是
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

马莲
枯蒿
一匹大宛马的后裔沿着桩绳
跑着无尽的驿道

5.
戈壁深处。一截渐灭了的丘脊好像是海平面上露出的
一条鳄鱼,——块块黑砾石的皮张
如果把一座坟丘比做是它的一只鼓凸的眼睛,那么
挖开的一个窀穸则是它刚刚睁开斜睨人间的另一只眼眶

又一队载满石棉的车队碾着喘息的鳄鱼
碾着苍莽的戈壁向东而驶
落满棉絮的梭梭草
和一只适者生存的白鼠

你是一个摄影家
你照到了一个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采棉工
照到了他们劳动的场景,一个个像拜谒落日炷香的旱獭
可你照不到他们的肺部
照不到一根根棉纤已在他们的身体里生根、生孽

昨个,四号矿区和五号矿区又打架了
啊,西部,西部,西部
一个拖着肠子的民工,拉着一条血路
逃到了敦煌城里

大石棉啊
谁在反弹琵琶
谁在伎乐惆怅

那个摄影家徘徊在西部的脚步
像一副多米诺骨牌
搡倒了又立起

……立起

6.
贴地,侧身,他在聆听、瞄视
如果他整个的身子是一杆猎枪,那么
他加速的心就是那颤抖的扳机

我是这样描述一颗冬虫草的:
在地层的海洋里,两艘相撞的船;
或者一次爱的交媾——
毁灭就是新的重铸

我是这样描述一颗冬虫草的眼睛的:
“刚从地底下挖出来
直勾勾地望你……”

雹雨停了,溪水打转玛尼经桶
我在一顶帐篷里看着腾格里达坂上又一次夜的来临
而我手中的一颗冬虫草,宛若
等待点亮的一根酥油灯芯

7.
茫茫雪塬上,有一团老鹰的掠影
赶出圈栅的羊群

一辆装满牲口的卡车停在路旁
我心疼它们流泪的眼睛:
像供在脸庞上的两烛淌着熔汁的蜡灯

我心疼断桥
心疼绾有红穗穗的鞭鞘
心疼他从青海领回来的媳妇叫小小
我心疼坚冰
心疼坚冰上的一道画痕
心疼老墙根里堆着的一个人的
衰老。心啊——

一只张合的蚌

谁又在一块青石上,磨着
新月的弯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