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吉 米 教 育 史 (阅读1744次)



第一部分——灰暗之年
 
那一年,光去了哪里?
暴露着血管的叶子被书页压平
发出植物的呼喊声
呼喊,巴赫沉稳地穿过骨缝间
乐曲清冷又纤细,一座铁索桥
吉米每天匆忙来去于水上
好像被船儿划过的芦苇
那座桥,两侧金属环相扣
风铃声预示着雷电,预示着
通往的街角已破败,纠缠即将升起
躲进内心之后,吉米就是黑暗
 
家在呼伦贝尔比邻,吉米
披满身污点走在草原后面
草叶上分别雕刻着蚊子
透明的翅膀还在辽阔的采血路上
为了安静,云朵迎风而寻
当嘈杂减弱时,绿色透出空隙
吉米借此生长,犹如蘑菇
一群黑蚁营养丰富,漫过四季
选择在身体内安居
夜晚,偶尔去血液里游泳
 
逃离,影子需要从心底起程
那些本不该永生的片段
留下来,灵魂留下来就是一切
身体内纸片飞舞,风暴从何而来
当土地开始供给树木氧气
叶子沉寂,在空间呼吸
梦境从何而来?拥挤而散乱
那些被写满的时间,无法从梦里拿出
 
那一年,让吉米疼痛的词语
在游走,地主、生离死别
或者走资派等都在忙于扎根
好像新种族将要灭绝
经常有流星从房后落入深渊
那个修筑了红色院墙的深渊
在心灵深处,眼睛和脸颊
经常被流星划伤,泪痕柔软的抚慰
总是由热变凉。一天
吉米放飞蜻蜓,手指间
留下了绿色细腿,一把匕首风干后
尖角锐利,置放于书中
与历史同时呼吸,冷风穿透汉字
 
失眠者,花园开满晶莹的气泡
万物行将幻灭,在心灵舞动
吉米借着与同学参观,一路上
沿飞天壁画,从敦煌石窟走进古代
寻找迷途的指示,从梦中返回时
清晨八点半还没有抵达床前
 
那一年,雪花在赶往西北途中
被风沙染成黄色,大部分
表情沮丧,或腹中充满空气
就像吉米刚走进少年时
亲情成空,一根火柴是无法
点亮夜空的,包括荒原中那孤叶小屋
何为明亮?牙齿被灰色嘴唇覆盖
 
某一天,草原的暴风雪一夜未睡
一个牧羊女孩献出了右脚
灾难每天上演,被想象时
能否置换掉真实?铁梅在《红灯记》中
如一株柳树,用枝条遮挡星月
女性主义的虚弱被一盏油灯照亮
 
那一年,吉米借《卖花姑娘》
去电影院流泪,盐的重量
并没有减轻。她初恋的同学卿
去牧区下乡,半年后
参加屠宰牛羊比赛获得奖励
一名少年不甘心在低矮中
永远消失于村落,面对生存
绝望已经改变了疼痛的方向和词义
 
游戏失去平衡,并继续失去着
羊皮亦如内脏,知青们
铺着取暖,逝者的灵魂
是否已到达天堂?睡梦中
没有人得到过消息或者安慰
后来,南斯拉夫的《桥》
在电影院中被炸,三代人排队去看
记忆却无法被炸毁
 
那一年,我窗子对面的公园
山丘腹部膨胀,风景平缓
杂草分布脱落,神经症在加重
同学在公园相聚如一只章鱼来到岸上
触角从身体各个部位
弯曲着伸出,那些神经随风舞动
辨析逃走的方向
绕过公园右侧那条干枯的小河边
植被无序好像吉米干燥的心
隐秘处,无语是秋风经过留下的忠告
由于紧张,被空气读出声音
 
那一年,被情绪困扰的何止吉米
太多手背犹如沙土
交流时露出蒿草或沙棘的根须
同学艾,母亲自尽在家中
超过了电影中遇见的惊恐
寂静,没人议论原因
搞不懂是生活的唯一幸福
 
那一年,假设比真实还真实
银色针尖扎到了骨头
母亲划清界限离开城市
吉米被英雄丢下了,白色纸船
叠好后放进一盆淡水中行驶
远方更远,一条隧道
通向心底和颠覆,时间没有尽头
 
吉米炒吃阴影,学校旁那片蓖麻
成熟了。发现黑色快乐
并不是创举,好像一些现代人
长出了能吃甲虫的胃
驱逐黑暗,从一只甲虫
或者一颗蓖麻进入洞穴
为了吉米,瓢虫已把体能耗尽
为了分辨黑暗,吉米先关掉
身体上所有光亮,除了眼睛
 
缺少翅膀而去飞行的
除了死亡就是碎片,疼痛和欢乐
离开身体和经络,灵魂
超然了,理所当然飘在黑暗里
亦如飞行在空中。那一年
吉米的忧郁已经落地
并打开奇异隧道,泥土之下
心的深处有多深?抵达遥远的
月亮泉水,要依靠矫正和嗅觉


第二部分——消解的心


雨水,经过一个破口的瓷碗
又被倒在地上,元朝
苏醒过来,那些旧事忧多喜少
吉米也如此。朦胧诗句
遮蔽着想说的,说出了
说不清的,吉米也在写
那些年,汉字蝌蚪般拘谨
黑色尾巴摆动着焦虑和茫然
忧患之思被剪掉浮草
空虚回到了紫荆城,土地裸着

重建家园,那些年那一年流行养鱼
鱼缸内蓝色大西洋
左边摆放着黄色写字台
金鱼字母般灵活、放松
碧波中,二十几条生灵
在静心居获得了自由,并开始
繁殖生息。是的,安全就好

只要安全,恐惧才可以不
那扇土黄色旧木门开了
又关上,波斯地毯下面
地心之旅,从臆想退回到童话
安徒生从被禁中恢复了
可是,吉米被取消的幸福呢?
那个战场,阵亡了所有人
痛如何恢复?爱从哪儿来?

某一夜,吉米感到暖流从袖口
向肩部攀爬,牵牛花
途中时而绽放,胸前或者腿上
紫色春光袭来,经过皮肤
飘向神经隐秘的枝脉。打开
一支钢琴协奏曲也从维也纳赶来

难以越过。通往宇宙、街市
或者情感的那些死角
碰坏了身影,吉米被关在
家中门板内,一张有点窄的书桌
枯木逢春。被自己关闭
就像桌上的萨特或者高更
另一些篇目的名字和影像
在虚构中衰败了,内容
还占领着眼睛和空白
花期随风流动,弥漫一时
却不能守候住生活
夜晚,松花江被星光点亮
整个世界倒映在一枚月亮上
屋子黑白相间,吉米清冷、瘦弱
月亮被吉米的身影打碎了
头发,那遮蔽意念巢穴的青丝
哀愁散落,阴影被扫到树下

那一年,家父迁徙南方
落入新一轮混乱,音节
碰撞陶瓷,陌生的方言
登不上身体那古老方舟的甲板
吉米安顿后发现这座新城
不用旋转,落日一天一次
小王子周游到了最大星球

那一年,终点和起点缠绕在一起
公园里,百年榕树遮天蔽日
根部和枝叶间,往返着虫子和雨水
就像故居,始终往返着吉米的目光
和眼泪。生物链秘密的核心
——喉结,被蔡琴的《忘不了》翻动着
吉米对时间脱落了如指掌
那些不值一提的旧事即将愈合
从头开始,生活被清空了
反复穿过崔健《一无所有》这首歌

红卫路上,一排梧桐树
叶子枯萎而单薄,阳光
带着绿色又从尽头蔓延回来
一些人去鲁迅的《彷徨》中
听自己说话,在书页里
陌生人相聚又分开,直到午夜
离开鲁迅的语言之后
这些人,或许始终都互不相识

在芬芳赶往楼群的路上
蝴蝶追逐着异性
花粉凸起,为了遇见蜜蜂
这些,吉米在体内感到了吗?
因为淡去,她并没有等过谁
也错过了简单和投入

回忆,破坏时间的曲线
核桃,内心布满裂缝
疼痛在扩展,从极乐寺起飞的香火
顶端已经接通了地平线
前往救赎的心结何时得到化解

在辽河市场,那些谷类
难以遇见吉米。还有
寂静的番茄、豌豆和山芋
她的生活犹如幻术
或者沉浸于虚拟,现实在梦中,

山鹰殉难后落下九根死羽
其中一根,是被地狱放弃的
岩石之花。一个灰色网扣
解开之前,吉米与九种状态无缘
那是谁?空无一人
那是什么?空无一物
直到眼睛躲着眼睛时心才能贴上

嵩山路东北一座五层小楼
中间靠左的窗口下堆满木板
森林是何时集体殉难的?
他们的家园让吉米想起自己
告别时,声音落进尘世
如一滴雨水掉在土地上,寂静
回声掀起嘈杂,歪曲了本意

在北方,吉米看见葵花的伤口
露珠聚集,心底再一次
被采摘打开缺口。那些混乱的
思维瓦片堆成废墟,如同
矮房子不断被拆迁,体验一种
废除的力量,只是遗漏在
城市中的草原,有些已被保护起来
夜晚,竖琴在吉米的手指上
空响着,红尘早已被弹破
吉米无边无际的不安遍布世界
只要走进风景,遇见花朵开放


2011年1月至2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