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杀羊记(四首) (阅读1300次)



杀羊记(四首)

韩宗宝

《杀羊记》

要过年了 他正在雪地上
杀羊 他的嘴里叼着烟
态度随意 那把刀
并不太锋利 但显然足够
用来杀一只羊
一只饿了半上午的羊

他剁掉了它的头
它还是睁着眼
眼神还是那么安详
那是一只平静的母羊
一只微胖的 生了病的
藏着痛苦的母羊

明亮的白刀子
闪电般 迅速地
进入另一种白的羊身子
很快就有一些
红色的新鲜的血
涌流出来 冒着热气

他富有耐心地
给羊剥着皮
他用非常熟练的方式
让羊的灵魂和肉体
在冬天的雪地上
慢慢地分离开来

那是一只怀着身孕的
未及生产的母羊
它的死让一个人闭紧了眼睛
他突然有些愣怔
生着厚茧的 拿刀的手
瞬间变得无力

他想起自己 苦命的
在赶往医院的途中
死于难产的妻子
他想要哭
可是他努力地
把泪水憋了回去

他有些手足无措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
风正从很远的地方吹过来
羊的血 已经流干
没有憋在肉里 这让
死去的羊变得有一些轻
2011.1.24

《橡树》

谁把你种在这里
谁还记得你

你的缜密而悲哀的内心
你的高傲 你旷世的孤独

你在半坡 在冬天深处
默然眺望这烟火缭绕的人世

落雪之后 钟声到来之前
谁会 谁肯 接受这样一棵橡树

败军之将复有何面目言勇
言是非 言黑白

你望着山顶
却无法移动半步

除非你脱掉自己
脱掉大地这个沉重的枷锁

橡树啊 你的面容究竟像谁
你坚硬漫长的一生是谁短暂的回忆
2011.1.25

《水杉》

只有秋天 能看到故国的水杉
看到水杉在人世间的倒影

只有秋天 能摇晃一株巨大的水杉
让镜子里的水杉更加遥远

只有秋天 能让散落在群山中
安静而沉默的水杉们 声名远播

只有水杉 只有这些直指蓝天的水杉
能让那些卑劣的人出冷汗 惊恐 不安
2011.1.26


《夜莺》

——给林昭

是的 历史还记得你清醒的声音
你圣洁美丽的面庞 一九六八年的上海
提篮桥 一个门牌号 我偶然知道你
分辨出几近被人们忘却的你
你还被拴在那里 只是你已经平静

你是那个时代的夜莺 你有寻常的名字
不寻常的死 你用左手紧握住右手
你离去后 钢铁般的车轮 继续前进
有人低声哭泣 有人高声谈笑
大教堂里的那钟表 机械而麻木

更多的人在领取圣餐 那是怎样的盛宴
在一个空空荡荡 千篇一律的年代
你最后留给母亲的是 五分钱的债务
那个四月多么缓慢 你的名字被谁出卖
誓言显得悲凉 荒谬 活着让你感到耻辱

是什么浮上了你灰白的头发
有些东西和真理一样 是清洗不掉的
四月之末 没有人离开 也没有人到来
清理需要很多年以后 你倔强的美
在疯狂的人群中 急剧地衰老 干枯

枪响的那一刻 有人听到了夜莺的歌唱
你是唯一的夜莺 你是以勇敢为名义的鸟
你来自丛林和旷野 你孤单的嗓音
划破盲从 让狂热而喧嚣的时代蒙羞
你高傲地飞翔 你不屑的神情嘲弄了谁

你避开白天 你劈开那些旧的有罪的木头
你歌唱 你有限度的美 让天空弯曲
你用你的纯粹 见证了东方恶之花的诞生
你是一个扭曲的神话时代 最后的英雄
你唱的并不是小夜曲 是愤怒的爱

是月光一样沾满鲜血的爱
那些站立的树 明明长着正义的叶子
只不过是一个堆起来的雪人
你的喊声让虚假的记忆和自由纷纷凋零
连篇累牍的谎言 悲哀和触目的荒诞

我梦见自己遇见了纯洁而天真的你
我悲伤的姐姐 永远三十五岁的姐姐
你是暗夜里最辉煌的女王 你让人类黯淡
你有一条明亮而热烈的好嗓子
可你却成了自己的哑巴 你瞎了眼睛

我后悔在中年 才读到这血淋淋的内幕
到处是奴性和橡皮 可橡皮擦不掉你
我后悔自己梦见一只罹难的夜莺
姐姐 今夜 我拥有万亩广阔的丛林
却依然无法在大地上 为你从容地昭雪
2011.1.28-1.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