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雪 (阅读1278次)



 
 
 
 
我遭遇燕山的第一场冬雪
空地上雪兔如风走游丝
长城内外同时呼呼冒白气
 
词,冰冻一尺、二尺、三尺
我成为小说里的人物。行路难
每一步,似乎越过一座坟冢
 
很冷。我在冷这个国度漫行
麻雀们也冷。它们在回家的途中
要躲过无数锋利的刀子
 
华北平原已经空无一物
他年之松,隐在颤栗的怀抱里
我一马平川的想象,无依
 
错觉变成直觉。清音也是轻音
只有外省人承受着燕山之重
把新年消息简约成一张火车票
 
黄昏不是黄色的,浓浓烟雾
模糊城内真实。我想说说真心话
六环外村头的红柿子不用水洗
 
说也简单,不顾左右而言它
不用那些东倒西歪的灌树丛写字
不听那些电线杆子无端呜咽
 
林区近了,平房近了,白头翁
栖息荒草之间。新的筑巢方式
新的生态环境诞生新技术
 
地平线开始拉长G大调
我忽然想起某人,一个朋友
他说:对雪的怀念缩短了人生
 
我躺在雪地上仰望长空
我这个缺少幽默的家伙不要倾听
低温中默念低温的名字
 
没有旁观者,一个人的降雪量
复制最完整的表现主义绘画
无数的凹与凸,无数不规则的梦
 
谁相信谎言?谁继续说出新的谎言
西北风喝醉酒,推紧闭的房门
生活的意义,多少有些胡闹
 
一是一二是二,雪光不是灯光
超现实里会冻伤手和眼睛
我捂住耳朵,乌鸦终止了飞行
 
龙舌兰好像是个外来词
外来的景象越奇怪越有意思
谁在城里把雪扫在一起并且弄脏
 
到处都是镜子,对影成三人
你,我,他。抽象的代词
拍照就拍照吧,早晚要融化掉
 
只是一次练习而已,坐上爬犁
去真正的雪乡吃冻梨的乌黑
我生起炉子像晚年那样
 
十二月的风景,十二月的呼吸
绿色素并未顺着草管往根部聚集
改造诗的老面孔,要惊天动地
 
哦,夕阳隐身,不修边幅
每辆疲惫车子的前前后后
都是小烦恼加上更多小烦恼
 
很污浊,其实真的已经很污浊
语境很污浊,街道更很污浊
煤的内部下着另一场大雪
 
北风小回旋,增高了哑默
我手中相机聚焦惟一的小雪花
我必须用它来一次祭奠
 
一头熊,寻找雪中的植物
它隐没,它的目光不看见前方
我正在目睹一次更加辽远的覆盖
 
喝了烈酒,迷途就成坦途
雪已全部落进心里,白是假象
我挑选出上苑、酸枣岭这几个地名
        
2009-11-1——2010-4-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