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在开封》 (阅读1245次)



《在开封》
  
  
南方的正前方陷入烤红薯
一些人游回其中。我无能为力
便降落。我们以数繁星的方式交谈,
忘了使用几捆柴禾
给饥饿和真理加热。
  
在我的家乡,诗歌和雕花的门楣
总是在第二天的晨光中抵达,
而这里的夜色让我惊异:
慢慢失去的深秋,变成小白杨
见证我们。那朝向我们的
销魂的一瞥,曾令绸衣心碎。
  
古建筑和书籍的沉默在传播,
天幕像一个老人的安慰。我们乐于谈起
这里还缺了谁。不在者
常与我们一起吟诵,我能体会
但我听见了几声轻笑——我的确错认
路上的好女子为你们的妻女。
  
    2010/10/28



《惊落叶》
  
  
它来了。它在我的体内
寻找根须。一棵树的话
它永远说不出,但知道
同类的无言静默。
          
从底部拖出我惟一的
彩虹。我允许它
碎在绵密的飘零中,
暗示那个扫落叶的人
也如一片落叶。
  
而它有权沉沦,
这大地上最后一个
舞者,它未完成的
渴念,从一声叹息中      
火焰跃出——
  
    2010/11/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