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从萧红故乡开始 (阅读1343次)




从萧红故乡开始

                冯晏

因为寒冷,炉火被称为炉火
因为寒冷,萧红离开后却留恋着
有后花园的故乡——呼兰
冬天,这座东北小城一直躲在
萧红的芳名中取暖,雪花、严寒
以及被黑土藏起的绿色
在逝者的灵魂中辉映,快乐
或者悲哀。因为萧红,呼兰河
犹如一座博物馆,夏天打开倒影
萧红故居散去了温度
古旧和现场渐渐消失
冬天,白雪就像翅膀
羽毛遮盖着冰面,被灵感覆盖的
除了呼兰河,还有比邻松花江
一江春水流不尽东北以及萧红的忧伤
前年,萧红故居被翻修
伤痕从墙壁新刷的灰粉开始减弱
往事和时间似乎被白雪落满
只有番薯、小白菜和葵花
还长着曾经的脸庞和心跳
长衫在街头越变越短,乐曲和吵闹声
越变越快,这些都是时间中
必然发生的。新闻截然不同
明星轶事,金钱和欺骗,比以往
更具体更肤,心里需求
在现实与焦虑之间几乎每天都冲突
这些年,为了萧红,许多朋友
都专程经过哈尔滨来到呼兰
为寻找一份即将流失的气质和目标
是的,这座小城容易掀起雪花和回忆
萧红故居旁一座灰色的古旧教堂
总是沉默着目送风雨和眼泪
历史只在懂得保护真诚的人心中活着
《生死场》不可能成为
人人都想寻找的痕迹,萧红的语言
和繁荣没有关系。沿着文字
萧红已经把呼兰从县城
变成哈尔滨市区,又从北京
随着空气流动经过了纽约和巴黎
这种延伸是在沉寂中发生的
哈尔滨旧事,还有道外区靖宇街
正在恢复的老式建筑
就是通往《呼兰河传》的手稿
在轻与重的迷雾中
怎样接通身体、心灵和勇气
以及寻找自由的代价
面对生活,一些读书人
自愿成为萧红文字麦田里的农民
三十年代至今,萧红并没有
走出多远,她经过的太阳岛
只是接通了松花江公路大桥
她逃到的第一座城市——哈尔滨
如今,已经控制不住长满高楼
江北的高楼向江南眺望
望穿秋水,是否也在搜寻
那片曾经居住过萧红的灰色瓦房

                  2010-11-12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