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0年诗歌15首 (阅读1344次)



月光虚构之物


    我已放弃描绘月光
像放弃一个传统的美学问题
虽说我可以继续在可能的夜晚
分享它启蒙似的普遍性
我要求不多 三两片即可
如果是几束 我也不会拒绝
我可以虚构一匹隐约可见的
白马 它鼓出肌肉和鬃毛的线条
还有跃起的蹄子和椭圆的眼睛
它会有可能的奔跑
去那个可能的地方
这些月光虚构出来的形状
还给我想象和期待的邮政编码
寄向可能的地址
我还可以虚构雨滴和花朵的饱满
像春天或者内心的形状
允诺可能的生长
和生长带来的繁茂
它们的相似之处 还有跳动
像从固定的现实中逸出的自由
这些被月光虚构之物
有一种让人安宁的轻灵
可以从容改变
可以真实地去喜爱



代悲白头翁


    老早老早的叫醒早晨
那么好听  而且低碳
早餐的虫子
给你安装了多节日用电池

食色性也  你就这样
不过  我还是蛮喜欢你清亮的表达的
日益老迈的我  要去过早  坐公汽  打卡  上班
但耳边一直回响着你很文化的江左遗风



用一首诗抵抗失眠


虫声无法埋怨  虽说它一声声
发挥章鱼的效用  这热烈而无知的
自然权利  其实令人受伤一样感动
海一样的秋天呀  给你无形的统治
或许无形  即是所有统治的本质
你知道楼下的栀子已谢  叶子腆着中年发福的
肚腩  颇有点油水  比成功人士更自然有趣
而木芙蓉还在暗处  分裂自己的青春
有一点华美  还有一点忧伤
这些发生的事情  无不皆因凡物皆有此时
物和物的悲伤  有如人之异己
无法交换  只能各据其位  僵持  对立
若能相望  即是有缘
黑暗的同一性或许是黑甜乡的注解
也是梦想的注解
虽说这不能保证有人木叶一样醒来
而一无所视
但他并不担当守夜人的角色
哪怕他一直在质疑体内的生物钟的24小时
一个貌似个体的公共时间
他把醒寄托在对生命的无知里
把沟通的机会交给盲人
一起忘我地讨论  可能的触觉  和可能的听觉



自我的幻象


铜镜中  我看到的汉朝美人
黑发过肩  艳若芙蕖
丝质的内衣  如裸体上的大块纹身
接着在玻璃镜中
又变为没有剥完皮的绿脸柚子
一镜均散发出鬼气
以上是我的想象  简单  轻易  主观
甚至有些武断
但偶尔勾起我变态的情欲
像新笋出土  滋滋有声
或许我在惦记一个绿裙小婢
她不仅是一株植物  确切地说
应该是一根刚刚长成的竹子
叶子新鲜柔嫩  每动一下
都能按到痒处
她浑身都是绿色的汁液
像抽象的岁月的生成之血
她的祖母走在去年冬天的黄土路上
孤单  沉静
像某个孤独地在广场跳舞或散步的痴婆子
已无美可言  但又庄严
以上我无比混乱  
但事实如此
这就是我的个人主义
或许我用来表达的物
真的经不住推敲
但我无法站在物象的反面
或站在自我的背后
去看那些冲动已成队列的新笋
和它们摇摆着绿色细腰的情人



绢画


我接近它  是在六朝
彼时我不是徭役
但是一个有力的贵族铁匠
和嗜欲的酒徒
黄土既是绢质的  也是女人的
以我的嗜好  更喜欢用马尾松引火
像完成了一次同性之恋
彼时庄生略带隶意
以楚简的方式新鲜出土
山川则美如新妇  像心里的
蚁穴  不着边际
美的事物  不再是膻腥之羊
升级为男人味和女人味
甚至意象
我看到了鸟虫的翎毛和声色之界
把石头提炼成荷叶上的水银
需要沉溺于其中的具体事情
实在太多
没有一件可以按时完成
只有松风抽象如音乐
勉强可引为知己
在政治的瘟疫抵达之前



候鸟的政治


从北往南  候鸟的
军团  群众一样飞过去了
我可以等待明春
候鸟的军团从南往北
群众一样飞过来
(飞翔也不自由)
我和一只候鸟一样
还在一的专政上奔跑



春天绝句


什么是一夜春风啊
最直接的  可能也是最隐晦的
我站在开得漫山遍野的油菜花里
领受这穿着统一制服的春天的行刑队



我总是渴望被雨触及


我总是渴望被雨触及
那一点一点被动的反应中
有越来越多的感触
这些清凉的敲打
零星地提示着我
这世界  有人如此这般地爱过你
然后又粉碎了
也没有形迹



雨落在酒吧的台阶上


雨落在酒吧的台阶上
濡湿了这一片阶级
假设我是雨
此时已是这阶级的部分
不可避免被践踏
然后又成为零星的污泥
既不是台阶  也不复是雨
当初我那一点湿润有什么用
那一丝清凉有什么用
而当初如果我去拥抱树
或许会感到每一片树叶
伸来的热烈的舌尖
每一棵树都不再沉默
它们像不再是树  
密集的声音里有细诉不尽的衷肠



3月14,写在马克思的逝世日


我的悲剧
就在于从一个高中水平的马克思主义者
变成了一个相对传统和本土的中国士人
只要我自己还没有死
你任何时候
都是一个幽灵
在我心中徘徊
哪怕我现在
在一个你死去多年的时间
就算一点也不关心人类
但问题是
我有左派的心灵
又有右派的欲望
偶尔也和资本和资本家勾肩搭背
余下的时间去讲政治
如果可能
我会去你的墓上献花
以一个中国共产党员的身份
并同时原谅自己的庸俗和渺小
以便给人类的理想留下地盘
在中国  有很多人曾经做得更彻底
他们舍弃肉体
去天堂见你
我不知道  你会如何看待这一群陌生人
他们是中国农民  工人  知识分子  
小资产者  地主的后代
他们说着你听不懂的汉语
在你陌生的土地上流尽了鲜血
而这块土地上仍然年年有循环不已的春天
和不息的生命
并且仍然还有很多人
好奇于你的大胡子
和伦敦大本钟钟声的味道
这很奇诡
有如宿命
你有一颗心灵使人类不能安息
也无法排遣
青年的导师
穷人的解放者
和一个墓冢呈现的乌托邦
以及非人类中心主义者眼中的
生命本身的局限



无题


我不觉成了一个刻舟求剑的爱好者
用一炷心香  把那晚烙下一个戒疤
刻下那个记号  在那静止的一刻
它不动了  我很放心

舟已行矣  这四个字于我
或是十年以上平仄平仄  时间的香味
我的根据  和我的凭藉
一直让我不时或忘  并时时牵挂



思饮,和一个诗人虚拟的谈话


每次见你
就像看见簪花的杜牧
从晚唐的扬州出差回来

也不枉你是个喜欢抒情的老少年
时已入夏  嫩子满枝
汉口樱桃  正宜泡酒

上扬州  下汉口
我一点享乐的小情绪
困在武昌城月下的城砖里



更爱民国女人


更爱民国女人
那是从早春二月开始的
春天像一个美丽的寡妇
和母亲  小草和柳色
是韩愈和柳永眼中的旧物  
而现实的春雨  
打了一晚上的太极
有点像朦胧的爱
乡村是好好的
旧家庭也是好好的  
但需要否定
白衣黑裙的女生  
走过雨巷或在城市演讲
然后四季过去  又变成
穿旗袍  穿军装或穿洋装的
少妇  抗战军人和居家太太
她们的语言太丰富了
有方言  国语和外语
她们在照片上表情肃穆
目光炯炯
衣服里的胸部
感觉很小



初秋日抒怀


我不会因种种名义而献身
原因很简单  因为我只想以自然的方式死去
深夜醉酒  大约是凌晨三点吧
月亮又大又黄  在东湖山庄的楼下侧着
像朋友送给我的九宫山鸡蛋的蛋黄
远处  有稀疏的星  和明亮的星
我心说  刚发的新闻都在说月亮变小了
或许我又看到了一个动人的假象
请李白同学原谅  我也深爱着月
其实只与我的工作有关
我总是在下班后的月光里宽宥自己  原谅自己
只要可能  我就不会交出自己的精力  和身体
我只想坚持做一个草民的权利
像庄子那样游戏污渎  曳尾于泥
在这个恬不知耻的时代
我不知道  还有谁能够承担我们这个时代的羞耻



反对


反对鸟朝前飞  朝着本能的毒品
带来的满足  飞
它的翅膀  应该是数排栅栏或者穆桂英的
鹿砦  去再破一次宿命论的天门阵
反对鸟道  进而反对人道
打开的主义  直线不值得期待
曲线太狡猾  一片兰叶
昨晚由音乐喷泉长成
它反对明天的花朵  反对
吟诗的兰花指  和它缓慢而传统的京剧
我有一块青花  在反对瓷
我的朋是超市里等重等价的保鲜肋排  并排反对友
反对爱的繁体字  
不破不立的石头  反对工业化的石灰
铁矿石反对钢筋  高梁反对酒
明天反对昨天
结局反对开始
缘生反对缘灭
那颗我爱的红樱桃
反对情感  反对具象  也反对抽象
那流淌不尽的江水
反对伟大也反对渺小
有情反对抒情  别哦或者啊
你是小小的小小的寂寞的城
反对太空战略防御
你是清晨涨停了的露水  反对泪水
你是高速公路  反对龟兔的家园
我是你  反对你和人类中心
反对红土的夸张  和泥石流的无辜
反对蝼蚁的辛勤和忙碌
反对高铁的停靠位和轮渡的鸣笛
反对任何形式
和仪式
反对发情的希望  更反对它像湿地
反对死和循环和滚铁环
反对凡是敌人拥护的  我们就要反对
反对句式
反对美
反对现在的一点零七分
反对把一首诗写得太长
反对语言和事物之间无法证实的佳妮腾跃
反对今天就到此为止
你不能说反对反对反对
我和你一样
我们仍然只能勉强认同和维持这两个字
不妨用一点情感
就是它们了
反  和  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