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梦的十四行 (阅读1260次)



1
我的篮子空了。
枫香驿还在翻山越岭的密林里。
小脚的外婆依旧光彩照人
半生没入湍急的河水。

我提着空无一物的篮子
苍白虚弱。枫香驿像一名战败的卒子
看我,在废墟和浓夜中经过。
被时日点亮的灯盏正加剧止息。

我不得不从那间精疲力竭的书房出来
火和灰烬,
已送走我想要收集的词语。

紫荆花树虬结在秋后的院落里
成为泥土的枝叶和花瓣,在更高处
箭镞一样飞翔。



2
还是那几枚钉子
钉住了瞽书人。蛇说。
我在一个漏洞百出的故事上
醒过来。铁像湾闻风而动。

三十三年过去了
蛇更换过无数次身子
依然风情万种。我还在梦中
来回抽动那根缝补铁像湾的纱线。

蛇一次又一次出卖故事的续篇
年复一年
钉住那个越来越远的望乡人。

沉默的父亲提着生前的账本站在铁像湾的决口上
命运的四轮马车
已翻过最高的山脊——



3
多少离奇的风景,
在凝视你的那面镜子里
凝视我,是一株带刺的花。
对于一颗虚无缥缈的心

这是最美丽的事。
假如时日之谜终将服从于玫瑰,
你将永远也看不见镜中的失而复得之物
那过于簇新的虚无。

镜中的相遇
擦身而过火的修道院——
我们生命的花冠的界限。

我让一首诗潜入镜中:
她蝴蝶般蜕变昼夜的翅膀,
她漫不经心住在闪电中的耳朵。



4
很快便是春天。
丁香急迫着复活。
没有人料到
风起,催促流水东逝。

五年已过。
流水注视着草木,
在山冈上枯荣,
并用衰老裹住我周身。

一缕炊烟缓慢飘进晨曦。
一如我暮晚的梦的面纱,
在正待新绿的麦秸和波光闪闪的尘土之上。

我身依河堤,
流水猛然卷起浪花,
让往昔再一次灵魂附体。

(注:写在父亲5周年祭日:元宵节)



5
黑暗中。我将双眼再蒙上。
夜不可观而他们都在心底
闪闪发亮。这无法统一的
世界,有统治她的猛兽。

多年来我唯一的乐趣就是
照镜子。她重申了生命的消极性。
在不断重复的夜和虚无之间
她将缄默像稻草一样抓在手中。

我是所有光线聚拢过来所消失的那个顶点。
有太多峡谷在镜子的背面
拥有更有力的现实。熟练地使用刀锋。

但那个盛开玫瑰的峡谷从何而来?
在归乡路栅栏森严的入口。
在深不可测的底部最纯净的高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