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比邻星》 (阅读1225次)



《比邻星》
  

你暗红的手,是带刺的
暗红的眼,摇颤半轮月色。
一块藏着黑洞的火烧岩
在里面涌动,索要
光的名誉。
  
在相同的轨道,却有
不同的周期。这昏暗的
曲折小径。繁星的
黯淡,让天空
悄悄变凉。
  
寒冷的云朵无法把它
点燃。一颗暗红星
转动时激起凛冽气流
来吧,用你的荆刺
向我问候。
  
    2010/9/17



《火熄灭时矿物开始驱动》
  
  
致命的高音让人昏厥。闪电迷茫
钟声冲上天际但是没有极乐
  
死亡同时送出再生之物。你也被
允诺,在我的嘴唇封上蜡
    
沉淀之物在堆积。山涧贴紧水
链索贴紧铁——神也想心想事成。
      
    2010/9/17



《站台》
  
  
死亡,就是从一个站台
到另一个站台。穿越体内的
空间。不同的身影
面容和速度,在驶离
发生的事情,曾由机器控制
我清楚原因。
  
当它不再阻止我们
熟悉的歌谣就会给我们伴奏。
可以轻轻抱住村庄或荒野
或一路遗弃心爱的物件。
每一个人都要去做。那时候
辩论者已经瞌睡,隧道的
啸叫充满活力。
  
整个过程就是你在别处。
书桌和可爱的事物也在别处。
而我们照样有节奏地
震动,期待从飞驰的车厢
漂浮而出,重新获得
光线斑驳的脸。我们泪水
已干,淡红色的嘴唇
炙热,让黑色的铁轨冒烟。
  
    2010/9/25



《金合欢树》
  
  
在沙漠,它活了几千年  
为了完成一种眺望,
炫目的缺席摇曳火焰。
光扎根。
      
它的本能是绽放
请求死寂的泥土,长出
另一棵不死之树。或者灯塔
旌旗是一朵黄色的云。  
  
(我虽无言,闭紧的眼睛
还在触抚,摘除
生病的藤蔓。这带刺的
果荚,藏起我断断续续的
疼痛和黑暗。)
  
我无意沉湎于一棵树
但仍保持在雨季芳香的习惯
在钟声敲响时屏息:
这灰烬之花,还取悦了谁?
  
无人得到安慰。如果我多看几眼
我的喉咙就变干。这固执的眼神  
让一朵花轻生。但满树绒花
再次簇拥我向前——
  
    2010/9/12
        


《白露》
  

露渐渐凝成白色
北方和南方,回到
同一个词。
  
气温只是微凉
草木只是多了一些
北方的消息。
  
大雁即将南迁
彩蝶和彩练都舞得累了
这里,新劈的路
玉兰树的白色树皮
张开了眼睛。              
  
    2010/9/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