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唢呐的宣告》  (阅读1157次)



《唢呐的宣告》


野花终于在山崖上等到它
脚伤的信使。把我裹在
最小的叶子里,而半失聪的
耳廓,冲过重雾。

与一只唢呐并肩而舞
山的沉寂围抱每一个人。濒死的
枯枝,忍受
茫茫天空的反光。

这流散的黄金,日夜照看
我们未完成的羽毛。
一切痛苦与赞美
从那里来。

    2010-11-7


《小亲疙瘩》


唱吧!嗓子里的铁和沙。
水和烟尘正推动
滞重的树脂。喉咙吼出来了
手腕就会轻松一些。

唱吧!犁铧的无声哭泣。
牛羊理解任何日子,
它们的眼神像荒漠,
而黄土地的意志在狂奔。

小小身躯的小亲疙瘩,
满脸皱纹的小亲疙瘩,
奇异的小河曾带走她的心,
安静的流水又带她转回来。

    2010-11-6



《对山吹奏》


一个真正的创造者
对着大山吹奏,似要唤醒暗红的岩石。
这几乎被我们遗忘的一座山的
荣耀与无言,从山谷
升起,让我全身发麻。

难以想象一座山的移动,红枫的
炽燃腾跃。当我还年轻
我没有真正理解——声音
如何消失在山中。我不知她是否
已一无所求:疯狂的双肩
摇向一侧山峰,又颤抖着慢慢平稳。

群峰的倾听,肃穆而安静。
这是一切神性事物的本来面目。
当我们跟着她拍击山崖的
皱褶,化石中潜行的鱼
也愿意再次回到时间的深壑中。

    2010-1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