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最近的诗歌2 (阅读1483次)



1.我见到白菜



在路牌看见写下巨大的永松路
而行人视而不见
井盖散发下水道的蒸汽
只有冬天看得见
好几年。我每天走过
但道路的温度裹不住寒冷
保洁员在路边不停地搓手

纸上写着他们鲜明的身份
泥瓦工、搬运工,一字排列的人
他们被你叫着:喂
用不着记下他们的名字
就这样被你这么叫着
没有了名字

连街道也被人遗忘的名字
市政府小区所在的那条永松路
你随便一问出租车司机
腐败路嘛。它没有了名字
它住着局长甲或局长乙
他们也没有了名字


那些宠物们,主人叫你的名字
他对你的亲切称呼
有点像某某尊敬的或XXX
或像白菜遇到了霜降
菜杆更加发白
菜叶更加发甜
而菜心开始了蓬松

这些年我的身体也在蓬松
发白的部分变成了黑
肠道都透进了冷气
胃里打嗝。你问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
但越来越多的人没有名字



2.暴雨之诗


昨夜暴雨剧降
我在西宝高速上开车
修路,车行缓慢
一辆车跟着一辆车
雨越下越大
千里之外的异乡
有人淹没
玻璃之外,漆黑一片
漆黑一片的大地
只能听到雨声
它打在玻璃上
我们烦躁的心上
夏天闷热

今夜我想把车停下来
找个地方小便
车灯闪着
我停在桥底下尿尿
雨下的太大
遇到筑路工人也在小便
我的车灯闪着
后面的车辆在鸣喇叭
一辆警车停下来
看了看我,好久
他也走下来小便




3.神木县


我去神木县
路上的轮胎发烫
卡车卡在公路收费站
我在它们的尾巴后面
向前张望
夏天的阴影一大片

窗外,看不见的高原
我有些瞌睡
发条短信给朋友吧
告诉这里的见闻
亲爱的小姐和矿工
很多煤和商贩
青菜真贵

灰尘扬起的路上
越野车跑的快
有钱的人住在别处
陕北的大地
被掏空的身体
蜂窝煤球一样
布满了筛孔

传说中的江湖
不在这里
黑社会一样的人
上班没事
坐下来吆喝
南方人、北方人
看他们的面孔
像一张张工卡和便条
烙下漆黑的表情

南方人、北方人
异地车牌和口音
路政和交警
陌生人,他们看你
看出问题
神木县,我看你
少数的人相安无事



4.你很悲伤


当街头的姑娘穿上裙子,最近
青菜便宜了。大地到处长着叶子
没什么值钱。最近你把头埋在人群中
谁也不认识你,能听到你脚步
但没有人互相关注
那些孤独的人溅满了路上的灰尘

你很悲伤
当你的目光落在汽车的记价器上
车载的广播忽然调低了音量
你的电话越来越响
喂,你问候的人是谁
你很悲伤
你的悲伤繁衍了春天
街头的树不断地绿了
越来越频繁的绿
最近的事,你把草药熬做了汤
这味道真啊用心良苦

你不告诉别人,那结茧的手
握过当年少女的乳房
它不只是劳作。你的记忆犹新
你儿子的脸蛋有多么的柔软
这两个人一直爬在你的身体上
最近,你偶尔也想起
另一个男人更老的身体
他比你更老,他的记忆更深
又在重复着生活

今夜,城市的灯盏无休的照明
而那内心漆黑的世界,你却留在梦里
那条乡村的路上,有人设置了障碍
他不是你的父亲
他从此生到彼岸。一生的泅渡
光亮还未照到他下垂的阴茎
你很悲伤
但你的悲伤一文不值




5.办公室


那些草木在向阳的窗下
像绿塑料一样,但它是真的
隔着玻璃看外面
这个周围好像是假的,但它在挪动
空调在运转。电脑的屏幕上跳动了色彩
电话在响,但有人还是无所事事
水缸里的金鱼游走,我盯着它看
它看我,和桌椅没有两样

我靠在沙发摇晃,一天中的问题
没有结果。它引发了我的疾病和烦恼
传真机好久不用了,我把它当成了复印机
我的手机好久不响了,陌生的人不断发给我信息
房产、股票、招生、假发票广告,被我删掉
世界,我也想删掉。但它像病毒一样复制的速度
我完成不了。我复制了自己的衰老

喝一杯白开水,茶杯浸满了茶锈
清扫一下办公室,灰尘跑到看不到的角落
他们的耳朵和眼睛苍茫地对待这里的事
越来越像一个上年纪的人,告诉身边的人
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可世界什么也听不进去地发自己的脾气
你看看报纸就知道了,最近发生了什么事

那些漂亮的女生照着镜子摆弄自己的头发
办公室的灯照亮了她们的小动作
她们散发香水和狐臭,这些阻止不了
她们决定向夏天献媚的决心
同样没能阻止有人向她们奔跑的决心
我无能为力,像那些草木一样颜色逼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