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最近的诗歌1 (阅读1244次)



1.山中


在山中有酒喝
我想吃肉
他们要吃山野菜
蒸着吃,炒着吃,生着吃
平凡的野菜
随处可见
不见得就好
吃了还要拉稀

山中空气好
你看啊,天空苍茫一片
你想看什么就看吧
我不想看这漫山的绿叶
这么高的山
我想看看鲜花有什么不同
就像我走在街道上
不想看那么多的美人
只想看绿叶

我不想爬山
他们要登高望远
他们看的不是山
是山脚那小的爬行的房屋和汽车
连蚂蚁看不见
只能想着它是蚂蚁的样子
我登不上山顶
就看不到远方
秦岭在上。对我来说
不过是一块大石头

山中一宿
人间一日
我纵有再多的想法
也只能徒步看看
山,一座山,又一座山
我心里却没有它
闹市里,寂静能把人叫醒
而山中,我醒来时
幽深得让人打颤



2.天才论




我小的时候
同伴告诉我
司马光是天才
他会砸缸

我小的时候
老师告诉我
牛顿是天才
苹果落到了他头上

我小的时候
邻居告诉我
你是天才
我最早学会了说话

我小的时候
爸爸,妈妈说
你要做听话的孩子
爸爸,妈妈
你们的话
一口扎到我的心窝

现在天才已逝
我已苍老
天才变成了我的标本
天才的意义是
天才站在一起展览
说着鬼话
我想告诉你
听明白了吗


我知道他们不朽的原因
我要死了之后
我的孩子们
他们告诉我
什么是天才
我却永远都不是
但我活着的时候
是一个人
死的时候
还是一个死人



3.小镇


暮色中升起的尘土
长途汽车正缓慢地停下来
晚安的杂货店
有人敲门
肥胖的人道出商品的价钱
你好,她用方言问候你
沿路的花圈店、小旅馆
要比黑夜的星辰闪亮
它的招牌被风翻来覆去

标语涂写在墙上
无数的脸孔和我一样
青春已去
昏暗的街灯下
那些不可靠的消息
四处张贴,正被经历
路过的人
他们张望
他们到此一游
他们把垃圾和烦躁扔在了
汽车尾气的后面

他们还要去远方
不知道下一个是谁
相比这夜色沉寂的小镇
他们更像经历一场苍老的人
三十年后到此的迟到者
三十年前的人民公社
他们油灯下写字
没有差别

今天手机打天下
没有差别
但汽车就跑过了
他们到达了这个地方
他们还要去不同的地方
没有差别



4.写故乡


我喜欢栽种
也喜欢耕田

我喜欢苍老
不喜欢沧桑

我喜欢五谷
也喜欢柴禾

我喜欢沧海
不喜欢桑田

故乡,它在喊
几十年来
它从积木到拼图
它从剪纸到涂鸦
在我小时的游戏
东躲西藏

故乡,它在喊
一条铁路把它
一分为二
一片厂区把它
一分为二
一条公路把它
一分为二
一个人把它
一分为二

何处安身是故乡
当万物长成
它在消失
我却在寻找
自己的房子
那堵墙上过去还写着:
该扎不扎,见了就抓
今年标语改成:
移动手机卡
一边耕田一边打



5.余哀


有人要向着你奔跑
但火车阻断了他们的前路
他们正望眼欲穿
有人写着赞美诗
但稗子被父亲割下了
只剩下我的疾病连累了你

有人用手指比划我们的未来
儿女们已去了南方
他们算是看清了羽毛的轻
鸡犬要升天
等待的那一天没有到来
我们有时候就把它当成笑话

有人把故乡的赤土炼成铁
我没看见。它还是被运到了远方
祖母想着死后能够土埋
剩下来的人活着回到了想法
有人把乌石说成煤
换来钱。我没看见
死去的人落空了希望

有人学着金鱼的样子
自己的青春交给了牙齿
即使村庄只剩下空空荡荡
有人每天还是说无数的谎言
说着骡子比拖拉机快。好啊
但父亲相信了它



6.纬二街


去上班路过纬二街
那条路上挤满了汽车
人在杂色里
衣服裹紧身体
白大褂里灌着风
艺术女青年和大夫
他们命运
让人有不同的想象
小偷夹在中间
我在那条路上丢了手机和钱
那些无畏的青春
他们的遭遇岂止是我
我在那条路上
你们看我
我们看你
陌生的人互相猜疑

两所医院
白色的墙隔着流动的摊贩
病人夹在中间
他们排队,排着队
看病。从水果铺排到花圈店
等死的人,他们的家属
排到了太平间的位置
那间去年的缝补店
去年可以擦鞋
今年可以熬药

那条道上经常修补
先挖,后铲
再挖,再铲
反复无常的人
一辈子只干一件事
从草木到雕塑
他们只完成了美术的使命
怎么臃肿的城市
怎么来吧
都在花枝招展
它摆着那么多造型
它每天向我们默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