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三首 (阅读1112次)



诗三首


梁积林



●奥依塔克

我和你上到一座峰顶了
望过去:看到的冰川,其实就是一条
密度很大的光岸

雪莲的嘴唇间呼吸着
一盏传世的灯盏的澄明,仿若
一个无处不在的针孔里
泄漏着时间的镇静

十月的南疆
奥依塔克,当一群牦牛踩响了
浅流的河床
天空已是又一次的大雪飞扬

十月的大雪,十月的帐房
我是十月的珠宝商。珠宝啊:

焰芯的核是干净的:千年的干净,万年的干净
连疾病也是干净的
咳嗽,只不过是它踏着一层层阶梯
干干净净离去的声音

你和我,和关闭世界的



●呼和浩特

这是一个潮湿的词
这是一个下雪的名字
这是一个众多字里的一个空旷的独立
黑漆漆的夜里
你在下雪
一列火车驶向进了呼和浩特

黑漆漆的夜里
你在下雪。白毛风袭卷了内蒙古高原
天下大雪,你是一座覆雪的村庄
大雪是天下的母亲

一列火车驶进了呼和浩特
一滴血驶出了我皴裂的皮肤:
一滴血
是我打着的灯笼


●画非画

在我成为黑暗之前,后稍沟是美的
它就是一把时间的皮尺
它就是一烛世界不灭的香
天很冷,漂着的明霜是寒冷的针尖

你想想,那时候一个人腋下夹个喂羊的料盘
从山根的羊圈
往回家的路上走是多么的天空

一排排窑洞门像是
手风琴的键。的确,磨损了的拱门
让我想起了一个个变调的音

岸上面的一群乌鸦,不停地用尖喙
在自己的身上翻找着
真理、理想、或者更切近些的火种

他在水渠边,敲开一个冰窟窿舀水
一勺一勺倒进了身后的水桶
我的身体和那个水桶就是一个连通器

夕阳很红。我能嗅到背后黑暗
的干净。伤心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事,还有国度
不仅仅是喉咙
还有大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