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给安琪主编的《中国风景诗》两首 (阅读1283次)



  
与昆仑山对望(外一首)
  大卫

  肯定有什么正在进入我的肺腑
  夕阳和夕阳下的一切,皆高拔,孤傲,冷峻
  万物进入我,又离开我
  仿佛我在产生万物的同时,也产生了荒芜


  昆仑山,又称昆仑虚、昆仑丘或玉山。亚洲中部大山系,也是中国西部山系的主干。昆仑山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史上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古人称昆仑山为中华“龙祖之脉”。
  ——资料摘自百度



金龙湖

  大卫

  除了湖水没有人知道天空的颜色
  我没曾登上山顶,是谁一把接住了苍穹
  是谁用浩荡之风,猎猎之风
  云龙山,九里山,狮子山
  是谁把天吹到了天边
  我不是一粒种子
  但我已被吹远
  整整十年,我在异乡的天空下失重

  面对她的波平浪静
  我不如一只无名的水鸟
  包容了天空的湖水,留不下我的影子
  和湖边的那颗草一样,我是多余的
  我没有灵魂,所以那只扑啦啦飞起的水鸟
  并不是我灵魂出窍



  徐州有一双水灵灵的眸子,一只是金龙湖,一只是云龙湖。云龙湖卧在云龙山下,金龙湖泊在徐州经济开发区内。二湖均为人工开挖,现为古城徐州的名胜。

  2010年10月12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