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无题诗 (阅读1079次)



  1



多年后我才看清那个早上
朦胧中你进入小旅馆的房间,
潺潺的话语
犹如梦境的一部分。

旅行袋嗤的一声打开
张开了一张巨大的嘴巴。
将醒未醒,我没有注意
黑暗里的牙齿。

沙漠延伸到天边。
黄金在沉睡。小镇
渐渐醒来。一声鸟鸣救起我
沉沉下坠的灵魂。

走廊幽暗,
窗户套着更深处的窗户。
你跟在我后面,
像一扇半掩半开的门。



2


总是眯着眼,阴郁地
看世界。脸上半明半暗。
我差不多误认为
你有鲜为人知的苦难。

白天的包厢,灯光下的女子
照亮了你:身体呈现无数奔流
每一条都兴奋、活跃
骚动不已。

你奋不顾身赶赴欢娱的计划
文件遮掩着小蜜蜂的翅膀。
你说累啊,翻转身去。
一只空壳,填满了鼾声。

窗外。暮春的弯月。
窗帘空垂,微微摇曳。
薄光中妻子的眼神犹如夜海上一叶帆
像在移动,又像凝固。





3





按摩床洁白。你躺在上面有点像
临近最后一站,但身边的姑娘那么鲜艳
我怎么可能联想死亡?
你的滋味深陷。一张落叶在湖底

隐约可见斑点。一阵抚摸
更见模糊。我无法再清晰辨认你中午
走过我门前的足音。
门铃沉默如教堂的钟声。

或许闭了眼睛不再睁开
流水淌过:你会迅速清晰起来:我可以分辨你
人格的毁坏部分,弄清你的前额
是如何失掉了高贵的光辉。

甚至可以在细雨中呼喊
早年消逝的笛音。
门角落生锈的铁环,再次发出号角:你
在词语里滚动起来。



4


手里拿着砝码,却不把它放在
天平上。如果不是一只被攥住的小鸟
它怎么会面对你
翅膀瑟瑟发抖。

哦,得感谢生活的厚赐
给我如此优越的视角。
虽然椅子的四个脚
都植入了泥淖。

一把剑穿透了万物
包括你。庞大的机器每一个零部件
都在伸手。时间
慢慢露出骷髅。

是的,大剧院的舞台很辉煌,
无人去看后台的混乱。摘下大盖帽,
都是人。你是冬天,必不能
感受真正的春天。







一只手为你开启车门,护着
你高贵的头颅。呵护无处不在
犹如一张水里的网
围着自由的鱼。

一台隐秘的电梯
把你送上高位。在一个隐秘的高度
你的落地窗沉思:乌云的政治
突如其来的闪电。

云梯上众多的攀岩者:
你是其一,上不去,下不来。
无人知晓的困境:徒然羡慕
同一个高度上的鸟。

水晶灯下你闪耀。起身离去你
卸不了妆。你已经很难看见自己
如桌布哗啦一声吐出
满地狼藉的人性。







窗外。迎春花孤独无比,
它们自我宣泄,挥洒着黄金——
你拦在前面,默不作声
像一道黑暗的墙。

时刻毗邻我的春天进入了秋季。
日日对镜,我居然看不见
落花时节的忧伤,也不能再神会
树林里的潺潺流水。

你何以从旅行袋抽出了刀子。
明晃晃。凶残毕露。
我的耳朵里明明还有你昨天的哭诉:
父母的早逝,生活的艰辛。

砰!不是桌上的烟灰缸而是你
破碎了。锋利的玻璃碴,
尖锐的真相。我要以怎样的慈悲
清扫一生的隐痛?









咆哮。里面有你。
尖锐的声音。一块烧红的生铁
在水里尖叫、开裂,
冒出滚滚浓烟。

咆哮不该是你。我期待铁栏里的老虎
咆哮一声。它在草地上悠然行走
不看我,不做声。还谈什么
老虎的金黄?

不必的愤怒不断冲开你的盖子。
是什么燃烧?是什么时刻烤炙着你?
釜中。你失掉了多少
轻盈的春光。

街巷里到处是动物园而在动物园
我看不见动物。你的牙齿突出
老虎的欲望内敛。江边人造的湿地边
布满了风筝和老人。







与你的利益为邻,在异乡
我无法和你这个同乡相认:每一夜
你多脱去一件
更陌生一点。

你的拳头缩在衣袖里
却粉碎了我眼里全部的美。
一池美景在你伸手那一瞬
破碎不堪。

解不开绳结,又不得不
打马前行。漂泊的肉身
没有归依:坡地上的膝盖
一次又一次发软。

每一次穿越都伴随着气喘吁吁
和洒落一路的灵魂碎片。
在你的山头上攀爬
我耗尽了青春年华。









如今我懂得警惕
时刻防范花粉。你的笑容
曾经迷惑了我的本真。
鞍前马后,都是浮云。

小伙子,我不抽烟,
名片搁写字台上吧。我腾挪着空间
不断给自己
挖护城河。

远远看清了你,让我
失去了多少乐趣,比如对墙角
一株紫薇的揣摩或安静坐下
看一场晚照。

你,你们
都保留一点神秘、一点虚无吧
不要都成为教训,如砍开的肉块
活生生摆在屠桌上。



10


我不再挑战任何人。我过我的日子。
犹如我不警告空气。
你的不安来自你自身,
你是你自己的叛徒。

事实剥开了你的衣服。无须我搜查。
你灵魂的房间,老鼠已经成灾,
它们的叽叽声不是来自曾经贫穷的楼板而是发自
你富裕的心脏附近。

也许我也不该指责你
就像呵斥一块木头。越到后面
我越懂无知的妙处:纹理自在
呼唤美,不撩拨欲望。

你还在不断地找刷子
为自己开脱。黑板上写满了证词。
擦了又写。我开始可怜你在一场大雪中
不知不觉老去。




11


我想努力厘清和你的关系。
我对自己说你不是整个世界也不是
世界的标签。但你的毒气
在我和世界之间弥漫。

不是山涧的雾。它带着
人类的腐败气息。如果花丛中躺着
一具死尸,你是否
会一往无前?

花木无辜。我怎么能因此而开始厌倦
初生的树叶或花蕾。
一个杀人犯面对摇篮里的孩子
正弯下腰去。

因为近距离,你才是你
是你们。孩子看见了真相
从那屋里跑出来,恐惧让他不敢再回去。
我也回不去。







2010-10-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