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0年10月份诗歌小辑(12首) (阅读1083次)



《这个下午》

有人在垂钓
我在拍照
我发现了一只眼睛
或者说,一只眼睛发现了我
还可以说
我们同时遇见
又同时眼窝潮湿
许多年后
或者,仅仅一个转身
又彼此遗忘
夕阳咬钩了
“啪”的一声,一根细长的钓鱼竿
轻而易举地
就将它
甩到了岸上

2010-10-2


《那些美》

那些美
是被风,一瓣儿,一瓣儿
摘走的

它忍着疼
一声不吭

时间,躲在风的背后
也一声不吭

2010-10-14


《小伤感》

今晚,躺在一枚小小的落叶之上
就象躺在一次呼吸
一个眼神儿,一声浅浅的咳嗽之上

——这不是意外
真的,不是意外

秋深了
秋天,真的深了——

深不见底……

2010-10-13


《紫苜蓿》


靠近它
需去除身上的脂粉气,油滑气
甚至,书卷气……
只需携带一颗晨露,两滴鸟鸣
三分娇憨
五分痴顽,七分乡野
九分喜欢……
至于紫苜蓿
命中的忧郁,顺着细长的命脉
在梢头,以花朵的形式
泄露
并引来成群结队的蜜蜂和蝴蝶
却是它
所始料不及的……


2010-10-14


《十月四日的天》

响晴,响晴的

是那种
看一眼,就再也忘不掉的


是一猛子
扎进去
就再也不想出来的


是易碎的
蓝水晶;易皱的丝绸
是一小片儿
风——

一小片儿
风,就能将这种美
轻轻吹走的
蓝——

2010-10-5



《老哥哥,或基督徒》

他病了
看样子,病得不轻
为了减轻痛楚
他找到了主
主,每个礼拜天
都来看他
其余的时间
他则一心一意地照看着自己的孙子
小儿子的儿子
一个刚上小学的七周岁男童
有一天
他盯着老伴儿的遗像
看了良久
看了良久,突然说:“俺梦见老幺儿死了!”
说这话时
暮色正越过他的头顶
从老伴儿的遗像里弥漫出来
但是——
但是,据医生诊断
他的小儿子
并没死
——这个离家出走三年的浪子
没死——
他就藏在老哥哥的左心室
右心房——
那里,一个又大又黑的病灶
已经形成
而且,据现有医术
和医疗条件
无法手术

2010-10-17

《致命虚构》

她先是画了一个男人
接着画了一个女人
男人和女人
一相遇,她就听到“劈劈啪啪”的燃烧声
只一会儿
只一会儿,那块画布
就化为一小片儿
灰烬
风,轻轻一吹
就不见了
只有那支画笔
躺在虚构的边缘上,噙着一大滴墨
就象噙着一大滴泪水
欲语还休……

2010-10-21

《投影仪,或者其它……》

其实,也没有什么
大不了的——

就是一台投影仪
就是一群中学生
就是投影仪投在投影屏上这么几行字——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帝国主义列强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中国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其实,也没有什么
大不了的——

就是一群中学生
就是一台投影仪
就是投影仪投在投影屏上这么几行字——

他们,面无表情地抄写着
抄写着……

不愤怒
不耻辱
不悲伤
甚至,不耐烦……

而我——
对此,已习以为常……

其实,也没有什么
大不了的——

就是一台投影仪
就是一群中学生
就是投影仪投在投影屏上这么几行字——

我只是想说
我只是想说,此时此刻
一只苍蝇——

一只又黑又大的苍蝇
不知从哪里飞来
径直——
落在“瓜分”
二字上

2010-10-21

《主角儿》

这是一台独角儿戏
序幕拉开
一条影子飘至台前

咣咣咣
锵锵锵——

唱,念,做,打
无一不通
一招一式,无一不精
高潮处
观众的一阵阵喝彩声
弄得这条影子
有时,连自己
也搞不清——

自己究竟是影子
还是主人?

后面的剧情
我就是不说,想必
你们也能猜得到——

一条影子
一条爱上舞台的影子
最终,将主人
杀死

杀死之前
主人,才恍惚记起——

这台戏里
自己,似乎
才是真正的主角儿……

2010-10-27


《灵感》

一片黑
落下来;又一片黑
落下来

一片黑
升起来;又一片黑
升起来

在黑和黑
交错,重叠,大面积覆盖的灵魂出口

一根细细的火柴
轻轻划过

“哧——”

2010-10-27


《秋天的早晨》

每一根
光线上,都挂满了露珠儿
风,轻轻一吹
它就摇一摇
风,又轻轻一吹
它又摇一摇……

秋天的早晨
风,就这么
吹过来
又吹过来
直到——
把这个清晨
摇落——

2010-10-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