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春荒》(组诗32首) (阅读1272次)



《春荒》(组诗32首)

                          李森


霍去病墓前的石马

祁连山,祁连山,祁连山
所有苍蝇都服从它们的翅膀
所有明亮的翅膀都服从它们的苍蝇
只有英雄的石马服从它的风化

大漠,大漠,大漠
我的空白向四面八方铺开
他的马蹄声,他的音符堆积如山

2009/12/25


河姆渡

河姆渡,史前的那个早晨
我从石头中找到了火苗
河姆渡,史前的那个早晨
我从粘土中找到了水罐的形状
河姆渡,我的双手向着空天抚摸
我的碗梦见了埋在地下的玄铁
我的一朵小花在鼓励姑娘繁殖
我的莫名的果子,主动献给人类
河姆渡,就在那个早晨,那个早晨
我把一头野牛领回家耕作
又擦干了一匹马的眼泪,让它安心吃草
就在那个早晨,那个早晨
我与春相约,一万年后相爱

                  2009/12/13


北斗

为了品尝缪斯妹妹银匙里的酸楚
一座高山在星辉下卷缩着发酵
它的旁边也卷缩着一条长河,无比温顺

为了品尝缪斯妹妹洒在沧海里的蔚蓝
群峰在日出时呼啸不止,挂满血痕

                        2009/12/23



春之神

春之神在山顶设想一出戏,雷鸣如笋
羊从村子出来,就顺从坡度而上
春之神在田里上演一出戏,蛙声敲门
犁和耙,又跟着牛顺从田埂转圈
春之神在村子里观看一出戏,烟囱呼噜
孩子的纸鸢,粽叶的令箭,顺从光阴的牵引
                          
2009/12/3


灌木林

灌木林中的一只鸟窝仰天不见鸟中之鸟
灌木林中的另一只鸟窝领着一堆蘑菇的雷声
灌木林中的第三只鸟窝守着一丛喇叭花变红
现在,南方漏斗的深夜,三只鸟窝里在争吵
里面,模仿铁锤、錾子、银镰的词汇在蹦跳

                          2009/12/9


沮丧

那个沮丧的白昼
我去寨子外张望
一条老路抱住我的腿
把我引向山顶

那个沮丧的黄昏之后
我去寨子外挑水
一颗星突然从井口出来
抓住我浇灌

            2009/12/15


蟒蛇

南国,花苞又放弃贞洁。北方,饥饿旋转沙丘
蟒蛇,在中央,梦见一条藤蔓直立起来
饥饿和愧疚,生出一条信子,一根尾巴
它曾经模仿上古的长虹,在河边饮水
它带着身上禁锢的光斑,在洞中摩擦
它梦见钻进了一个音箱,藏在乌鸦的眼窝背后

                          2010/1/1


肉铺

肉铺里,响起猪哼赞歌的声音
一个黑猪头终于醒来亮相
它找到了它的那把尖刀,它的屠户
找到了它的那个肉身,它的下水
找到了它的价钱,悬挂它的铁钩
可爱的猪呀,许多人都在帮助你
瞑目吧,到火红的铁锅里轮回

                  2009/12/23


听 见

缪斯妹妹,我又听见了你
那天凌晨,山坳分娩出一只公鸡
你的织机,牵引着湖面一个蓝色纺锤
你的绿荫,缠上了万亩棉桃
你的蚕蛹,坠成空天的星座
你的词藻,在铜鼓里敲打
你的事物,在我的故乡声声袭来
顷刻间,我的围墙和烟囱悄悄发热

                 2009/12/23


修田埂

春日晴,天下明朗
春日黄花,叫我去修理田埂
那个樟树榔头,痛快砸下
那截栎树木桩,惬意迎接
向下,向下,节节向下
深入,就这么无辜
痛快,就这么抱着渴望
春日晴,天下明朗
春日黄花不停地在天边叫我

                 2009/12/8


早谷梨

在啄木声声的早谷梨树下
奶奶的白头巾
与树头的梨比赛沉默
在天梯直立的床前
我与一瓣月光比赛轻盈

在木桶上坡的石板路上
奶奶的白头巾
与石头比赛沉默
在光束远去的船头
我与罗盘指针一起颤抖

          2009.12.1


总有一天

缪斯妹妹,总有一天
我会交给你武器库的钥匙
我会教会所有的坟堆吃草
总有一天,我会酿出你峰峦的粉红
我会闪耀着呼应你海上的风标
缪斯妹妹,总有一天
你会拍动翅翮,拂拭我的肩膀
护佑我的万里河山

              2009/12/23


一千年后

一千年后,秧苗到达山尖,石头依了翡翠
你,缪斯妹妹,还在一个蹉跎梦中停泊
而我,也在故乡,与耕牛畅饮一条长河
喧闹的波光,纷纷来潮,打碎杯盏
千年追随着妹妹的光坠啊,挂满饮者心房
千年喷着鼻息的坐骑啊,从林中奔出
千年锁着铁的鹰隼,让我放飞天下

                     2009/12/4


午夜

这是一株草叶,直立虚构风吹的午夜
这是那条鲤鱼,梦见波纹生锈的午夜
这是南方校园里,飞蛾守灯的午夜
我被一片阴影虚构在杏树下,护着蚯蚓
还被一束月光轻轻地举着,画出墙上的拱门
午夜,我察看了一双双裂缝的眼睛
午夜,我收藏了一位长安诗人的耳朵
午夜,玉米让我采集牙齿,还有胡须

                    2009/12/12


天之南

日幕垂下,树影成尘
天之南,又有一块墓石
拒绝了一朵月季
天之南,又有千万筐桃子
在清澈的西天上堆积
天之南,天之南
又有一付星光的牙齿
在弟弟的坟头上吃草

          2009/12/1


平 静

湖面平静的光阴
把一座石桥架在我家门口
钟声外平静的光阴
我的石壁自古以来就立在那里

山峰平静的日出
把每个寨子的青屋顶靠拢
黑夜胸前平静的日出
我的雷霆自古以来就埋在那里

             2009/12/13


梨和桃相约

缪斯妹妹,轰鸣的春光在轮回的途中
突然出现了一个桃子粉色的缄默
又出现了一个梨绿色的胀痛
梨和桃相约,在果园的高枝上欣赏梯子
一只七星瓢虫,一点中国红
从果篮里升起来,欣赏桃和梨

                      2009/12/24


就在今夜

就在今夜,湖中亮起沙哑的嗓音
欢乐的星宿,回到水面,门槛已经陌生
那是我的星宿,那是别人的门槛

我曾驱使一只鸵鸟
来训练星宿在大地上的投影
现在,我再驱使一只云燕的翅膀
飞来拯救这颗星勇敢的孤单

                    2009/12/23


合拢花瓣

一起合拢花瓣吧,子夜的玫瑰
让天堂的瞌睡虫领着你,忘记打开的苦
让你恍若隔世的小小杯盏,漂浮到天边
让你的桃红,向着空濛远去的笑容
再一次,把我从饱满的下坠中带走

一起逃走吧,子夜不眠的玫瑰
带着渴望的尖刺,向着日出爬行

                   2009/12/16


冬日云团

在冬日云团惊慌失措时我要你的庇护
缪斯妹妹,我要空天重压下翠湖春汛的银针
在风吹万千油灯的绝望里顶住光影的枯萎
在冬日机车铸铁的齿轮下我要你的庇护
缪斯妹妹,我要对抗空天中的一团冷灰
我要所有漏水的海洋和抛锚的雪峰吐出锯末

                       2009/12/22


春还在

春还在,那只雨燕不能歇下来
它抱着一小盏白光在屋脊上盘旋
春不在,那只雨燕也不能歇下来
它抱紧一小团黑告别犁铧而去

                   2009/12/8


挑 柴

那个挑柴歇气的傍晚
一沟水从群山的腋下淌出
云层中的一抹夕阳在沟里饮水
它想立起一道长虹,它失败了

那个挑柴下山的傍晚
满山杜鹃花误入猫头鹰的心坎
它们想在枝头挨过长夜,也失败了

                  2009/12/15


窒息的夜

窒息的夜,唯有嶙峋的石头
在山顶上摩擦锋芒,放弃尖锐
它们在天亮时分,安定下来
窒息的夜,平地的石头向着月牙堆起峰峦
它们在天亮时分,回到从前的位置
窒息的夜,长空微弱的天光
洒向人间,织成一张网打捞我

                 2009/12/23


一架皮鼓

一架皮鼓,持久的慌,为了铜锣
一个鼓槌不停地敲,铜锣起来应允

在山中,锣的恐惧越来越圆,越来越薄
在架上,鼓的慌,就要在世间耗尽

                      2009/12/25



我的石头

我的石头讲述着自己寂寥的身世
我的石头在山坡上学习耕牛的嗥叫
我的石头突然进入了马群的铃铛
我的石头在横空而去的雁阵下轰鸣
我的石头翻滚着一朵云潮湿的灰土
我的石头像一个誓言砌在弟弟的坟头
我的石头与老虎的石头一起堆在山谷

                    2009/12/3


天问

夜的中央,天空倒悬着灰色无釉的空罐
空罐在头顶旋转,坠满了死去的鸟儿
夜的中央,漂着迷蒙灯珠的城池在旋转
城池在放逐路灯,溅着冰雹的光斑
夜的中央,石磨里孤傲的那根轴在旋转
它要顶开石头磨盖,像春笋挣脱笋壳节节上升

                            2010/1/2


南国校园

南国校园,我的家
松鼠的肉身,越过树冠的剪影
北方来的雁阵,掏空了岁月

南国校园,我的家
松鼠的尖嘴,拨弄着雨夜的琵琶
东方来的公鸡,掏空了光亮

2009/12/4


狂 风

狂风抱着一截敲钟的圆木
在一座禅寺的楼台
圆木,吊在高处欣赏铜钟
狂风,抱着圆木轰响
声浪高过山岗,到达四方
万物葱茏,纷纷结果
狂风抱着圆木,行走天下
吊在所有禅寺的楼台崇拜铜钟
万物葱茏,纷纷结果
                
2009/12/23


归去来

一千匹马中听不见知音
一山,一水。一山,一水
一千只鸟中看不见知音
一天,一地。一天,一地
一千年的日子里没有知音
一黑,一白。一黑,一白
一千里的坟堆没有知音
一高,一矮。一高,一矮
缪斯妹妹呀,莫辜负
古往今来,两个人影
一前,一后。一前,一后

            2010.5.5


丁香的喇叭

丁香的喇叭花在夕阳下渐渐变冷
同时变冷的还有水牛背上仙鹤的位置
缪斯妹妹,你的玛瑙红得像天堂的烙铁

丁香的喇叭声在夕阳下渐渐远去
同时远去的还有水牛背后苍老的拂尘
缪斯妹妹,你的歌像圆月步上天堂的阶梯

                       2009/12/23


播种于山

午后。犁头弯木,与妹妹一起播种
阵雨的银芽,在山顶堆积如雪
日落。山坡在崩溃,木犁在投影
牛铃的空洞,呼唤着一对竹筐
黄昏。蝴蝶在阻止春花迎向暮鼓
回家吧。云层锃亮的号角,盛满了酒浆

                    2009/12/23


白昼

寂静的蓝在疼,尘土在崇低,风背着冰刀
整整一个白昼,半个天光的玻璃球里
地下的黄金和地上的杏叶相互模仿色彩
直到果子生成,彼此才在我的耳朵里放弃

2009/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