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喉咙 (阅读976次)



喉咙

整整一年,喉咙未曾发声。
是啊。那场小雨,今夏的那场小雨后,
我才将自己从一片
捉摸不定的涟漪中拉了回去。

因我深知
叛逆需要的不光是勇气,
还要将一张脸生生埋入其中,
以窥是否有赴死之心。

又譬如相反,
火,及麻木的鼻息,
须断头才能领受其凛然的大义。

这些,
并非惊雷沉入湖底的无言。
并非形同这片高耸入云的大陆,
其骨架可供人长哭。

而那场小雨后,
远处的山冈,变得有些遥不可及,
我又深知遁世也即一种叛逆。

(2010年9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