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朗读 (阅读1211次)



朗读

看上去更象是在服从,一只被抛光的口哨
轻蔑钢铁建筑
            之上
    那婉转的、找不见尘埃万段与野草碎尸;
透明但空无一物的玻璃,
                    内心却早已奄奄一息

索性让空气变得再坚硬、阴冷
让哽在咽喉的气体
                一旦呼出,就遭遇物理
      变成凶狠利器,我苟延这时光
       向,路上伪装的崎岖,唾沫飞横

谁愿分析一座庞大机器中,齿轮、隐秘黑匣和
          消声器、战斗机、套在筒中的筒子
谁拆开它们,就收获繁复污迹
             不,岂是获得
      如同汽油在糙纸上蔓延,遇到火石相撞

你要我交代什么
  树林中藏匿的土拨鼠,蒸汽
     在腐烂杂粮中,努力靠近最完整的一粒
仿佛,天空张开,阳光从天眼往荆棘中照射
        黑色瞬间变白,又如何?

有时节我亦能安心产卵,顺从于过道后的温室
  脊梁插上振动翅膀
                   在大街上头也不回,和
    电车盲目赛跑
      无限距离地放大、远离——一只颓废的蝇

朗读
    站在这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