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雁荡来客》 (阅读1318次)




《雁荡来客》
——有赠


从那条倦于开花的林荫道
到青石小桥,我们放下
难歇的蝉鸣,自己出来说话
黑夜的事实,是另一种
心灵的宴请。而诗行像金色的
甲虫,在空气中穿梭。

脸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又变小
我们知道,一些相知并没有相认
我的兄弟,悄悄走过独木桥
或者闭上眼,用舌头吸吮一只花蛤
他们表情羞涩,躲避狡黠的目光
但见一墙微黄,衬托一墙绛红。

多么愉悦,渔家女撬开了瓶塞
那欠缺的墨绿已由海苔补上。

    2010-8-18



《碧玉溪》


只为不可能的倾诉
水声将蝉鸣镶嵌。风的怜悯
拂过碧玉的创伤。好动的水银
与沉睡的水银都被诱入
下一处深涧。
  
萤火是最后一个
舞者,让它屈身的绿色衬裙
也让它有了飞的身份  
乐于在黑夜的唱盘上空舞  
向我们行礼。
  
谁的手中藏着桨?浪飞向
两岸,激起钟声
被你想像的雁,头枕芦苇荡
它们应有更好的栖息
它们属于白垩纪。
  
但影子们终于相见。在溪流两端
迎来送往转得比锁孔更快
难以辨识那些被放弃的念头
青苔和枯叶。这里——
“沙控制命运”。

     2010-8-14



《大龙湫》


人群已经散尽,惟有瀑布无止无休
独自描画幻觉的龙。水的冥思
每一滴都胜过钻石。

在空中啸鸣着变形
时光之釉在剥落。

我们是一群无力承接的人
向虚空伸手,仰望
对她的倾心抬高了波澜。

她的行迹在悬崖。为了成就至深的
一跃,从不曾化为乌有。

2010/8/19



《在桥头》


风穿过青石拱桥的耳廓,流水
把石头磨得更亮。我们从远方来
为了在这无名的桥头站一站
给以后的日子造像。  

遥远的米拉波桥的神经被拉紧
触碰桥墩隐藏的沟纹。
那个多年前溺水的人,用夜的
黑色,反射我们。

蝉鸣在追逐。山显得圆润
不宜攀登。深涧与星光结伴
流向高处。我像一个心如槁灰的
囚徒,独自唱起哑默的歌。

即使我倾听,仍像在丧失,
沉沦与上升交替着来临。
而我们之中的一个,爬上树
我想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但他
什么也没说,只是朝远处挥手。

     2010-8-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