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和死亡有关的十四行 (阅读857次)



七彩鸟之死

它站在它天天站着的地方:一根插在笼子中央的
细木,把头埋入翅膀。一截彩虹的雕塑
起初我以为它在睡觉(它睡觉就是这副模样)
我用手轻轻碰了一下笼子,它慌忙拔出
深埋的脑袋,睁眼看了世界一眼
随即又把头埋藏起来,像悔恨时捂着面孔的我
整整一个上午它都如此!它不会因为饥饿
或干渴而变成这个样子——装满水和小米的瓷碗
分别摆在笼里,完美,如家成业就的人生
一群麻雀争抢着它洒落在地上的米粒
然后叽喳地飞起,飞入绿色的树冠
它病了,这精美的生命,它正在死去,我想。但它
为何要蒙脸?厌恶?不想面对笼子?它在抖颤
天黑了下来。它跌在笼子的底层,脸朝上,翅膀叉开



丹顶红之死

丹顶红死了,我才注意到水——它如此混浊
就像小汽车迅速繁殖的中国城市的空气
那条黑色的草金鱼已完全和水底的黑融化在一起
“一起生活”在此变成了“适者生存”
因为水混浊得如此的快,我才再次打量鱼缸
它形同故宫灭火的水缸,但不是铜,而是陶,灰色
一个星期,水就混浊成一个朝代的第四代的道德
换水?改革?但一切已为时太晚——
几乎是当天,丹顶红优雅的泳姿(如印象派画布上
一个撑着伞在原野上散步的贵妇)
突然变成医院里肚子朝上,喘粗气的产妇
而且,它头上的红帽被撕成了一块破烂的抹布
云彩的天空在发暗的水中呈现,清晰
如水清时黑色的草金鱼:贴着水底,像丹顶红的影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