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和时间有关的十四行 (阅读859次)



国王街,2010年6月

依然是二十年前的景色:海风,金色阳光,傍晚
移动的脸想闪耀成花朵,或沙漠的星空
我一个人坐着,像二十年前那样,等待给我带来幸福的女人
她没出现,酒瓶斜成一只悲愤的感叹号……
依然是晃荡的乳房,修长的大腿,明艳的金发
依然是卡车上雀跃的青春......但“未来万岁”的标语
已改成“宁死也不当失业者或穷人!”  
依然是当年的酒吧,但换了主人。女老板(四十
出头,像我苦恋的女人,但瘦了一点,老了一点)
冲我微笑,哦,她为什么要对我笑?
说斯德哥尔摩美如天堂的画家已搬回他憎恨的北京
说我要和这里女人生孩子的胖子已躺进了黄泉
宝丽娜酒冒着泡沫。二十年前也是!
二十年前的梦涌成呢喃的泡沫。“放开喝,伤感不会再来!”



Nyängsvägen 50号

还有没走,有人已漆刷起了房子
把书房红葡萄酒的颜色改成空白书页的颜色
我在这里住了五年。我熟悉这里的一切:
钉子一戳就进入的墙,厕所门左侧的开关(它位于
我腰的高度);花园小路两旁的野草霉,它们
像低低挂着的小灯笼,低头
蹲下,才能采到它们,吃到上帝谦卑的滋味
奇怪,我并没悲哀,或伤感,就像对着镜里
疯长的白发。哦,又可以上路了!
屋里的一切:书架等等
已被停在街上的一只波涛汹涌的集装箱搂住
我一定要搬吗?答案在搬空的
房里,它像火车经过时不会停下的小站!
棕色的铁木门开着:“关上我,你就回到了出发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