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仅仅是顺从 (阅读1229次)



  

   仅仅是顺从

在岁月的激流里你什么也没有学会
仅仅是顺从。仅仅
是一片落叶,带着凌乱的蚀痕
                          2010.7.9






   为什么不

你不是那个对的人
我不能倒入你怀里
我要退守在白线内

请,请——
把你的大军撤回
撤回是你彬彬有礼的胜利
  2010.7.9








    爱

快四十岁了这女人
还从来不曾醉过
像个被弃置的空酒瓶,还未盛过酒
   2010.7.9









   心不动了

动心是多么难啊
就像坏掉的钟表——
即使你决意放纵自己,像那些一贯放纵的女人
沉溺于和某个男人搂在一起
满足爱欲,或性欲
也很难有这样的男人了
  2010.7.9






    他说

他说,你为什么不把自己打开、打开
再过几年
走在大街上也没有男人看你了

现在已是几年后。
我吝啬不改,卷着自己的身体像一匹布
上面微闪着,依旧
爱的幻想
那略显过时的银色暗花
不管有没有男人看我

看我,也不是我幻想的——
2010.7.9





    缠

鸟叫声轻微
有人叮叮当当做木匠活
在她身上。将他的软弱楔入她
像把匕首刺向仇敌

这是异地
小旅馆的早晨,黑色树桠缠着雾缕。离别
的决意
缠着她,缠着她
2010.7.9






    吃螺蛳

手执牙签
我笨拙地吮
螺蛳壳上美味的汁水
他们笑我接吻经验不足,口吸力
不够大
唉,这些眼光毒辣的外人——
很多年前,我的恋人也曾
点着我的鼻尖嘲谑
“像孩子一样接吻,不像个女人”
后来他离我而去
这一生
恋爱的日子屈指可数
折叠着缩入拒绝之壳

                2010.7.9







    你把我弯向你

你把我弯向你
你执意把我弯向你

我不是惧怕被折断

你领着我犯罪,你领着我
告诉我,那领着我们犯罪的又是什么

            2010.8.23





    
      孤独远离了我

孤独远离了我
似乎,很久了

我忙忙碌碌,饮着
混沌之酒

孤独顺从地离去
它终于,离去

我,像一间空房子灯被摘掉
  
      2010.8.23






       半月掩入云中

半月掩入云中
她的身体害羞
于被袒露、被注视

在一双爱抚的手中,她总是最先看到
自己
残缺的部分

        2010.8.23







     爸爸的照片

我穿着花棉袄
头上扎着可笑的
朝天辫,专心致志

童年,胖出酒窝的手指

爸爸在笑
爸爸抱着我
爸爸仰脸把我举向一棵开着繁花的树
爸爸把我举向春天
明亮的阳光

这印象终生不灭

爸爸的脸
多么年轻、英俊啊
阳光,一闪一闪
在爸爸的脸上笑得那么欢
爸爸就是春天?

这印象终生不灭

爸爸
是谁让你做了我的爸爸我永远的
春天?
四十年,你手掌的温度
我片刻不曾稍离

六十六岁了你
重病在身。如今
你的脸:消瘦的黄昏。
有一天它还将
消失,在一个世界末日
的日子

可是活着这世界怎么能忍受失去
你的脸?
它所有的照片都珍藏在
我心里。再没有谁能把它
偷走
2010.6.3





  

     她怀里抱着一束花

她怀里抱着一束花
花朵饱满而湿润
刚刚从清晨的茎端,剪下

她怀里抱着一束花
白色和红色的花朵
想要送给一个人

她在街头站了很久。直到
她心中的那声“亲爱的”
和怀里的花束一起
悄悄萎谢
  2010.6.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