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几个小“器” (阅读1634次)





《陶器》

它阅读了我颤抖的手指。它身上未褪尽的土
孤寂,苍茫。在它上面
也许蛰伏着暴雨和雷电,也许只是存留了
一个女人的泪水,我要和我的内心作对已经不可能
我要和我的千年之身作对
已不可能。我在隋朝,或是汉代
我在一段高温的爱情下显形,我伸出我的手
因为我的抚摸,它的笑容华丽——
露出了阳刚之美。


《瓷器》

灯光有点古典,但比不上
它的腰身古典。小雨古典,落在木窗棂上
使它的青花外衣动人,并合乎时宜地
拿走了空气中的湿润。在它身上,月光和森林忽隐忽现,情话和低语
若即若离
它是一只青狐,也可能是我五百年前的孪生姐妹
它爱赴京长考的书生,我爱群雄拥戴
的大王
它渴望破碎,我追求瓦全
我和它如此不同,它却一直住在我心里
用我的姓氏,消耗我的肉身
今夜,爱情让它如此玲珑呀,我是在说
有一刻,我狠心
松了松手,成全了它。


《玉器》

它来到我的胸前。像天空
飘来旧时的云朵。在两座小山之间,它的温度
比一条河流欢快。其中的红色脉络
还保持了恋爱时的羞涩
它是纯情的,剔透地,它让我的手一直在
距离一公分的空中
迟疑。我不敢靠近,我害怕相认,有什么办法才能如愿呢
相近伤身,相离又伤怀。


《凶器》

它在我的致命点附近停下来。它不知道为什么
空气中又突然多出一个我,一个它爱过,一个它恨过
两个我,都是它的敌人
结局已经毫无悬念了,结局已经
水落石出了
从此,一个我即将消失
但闭上眼,我还是听见了“啊”的一声 ———
来自身后
不远的香樟树。


《石器》

树荫下,石器在享受清凉。更清凉的
是水。在其中,清凉的往事浮现
一张清凉的脸
她是如此碧绿,如此青翠
以致于
她就要被更多的水注满,以致于她晃动,不可自持
她流失
而你来不及呼喊。


《暗器》

我跟着暗器找到一只大雁,和它嘴里衔着的一个:“爱” 字
在我的心脏附近,它的伤口绚丽
甚至是多姿。而暗器
别在它的左翅,像是一朵桃花,又像是在空气中
经过商量
变脸的梨花
它不鸣叫,也不哀怨,一切都安排好了:
山峦倒置,在水中
白云倒置,你也是。


《银器》

回到远古时代。那时月亮是红的,是圆的
还来不及变白。篝火是明亮的
照亮了
发生的爱情。银器在女人身上,活泼,活力
像跳动的山泉
发出叮咚的声音。在腰身以下
草叶围住臀部,浓郁的香气像眼神
围住夜晚。那时男人健壮,阳刚,大口吃肉
喝酒,举着火把跳舞
那时土地不干旱,雨水不泛滥
白昼很长,夜晚很短
星星多
但不杂乱。那时人们累了,靠着一棵大树
就能分到心仪的梦
爱一个人简单,不需要语言,也不需要密码
那时银器就像一条条小闪电
鞭打出女人们
紧张,绯红,在爱着的心          
那时不像现在,银器躺在各式各样的锦盒里
回想起远古时代的场景:
要么越来越暗,要么越来越亮。


《兵器》

兵器里藏着千军万马。我真的听见了
响箭的声音,白云跌落的声音,在我的体内
我真的听见了,厮杀和怒吼
马蹄和盔甲
攻城人叫着我的名字,让我给青山一个交待
给绿水一个交待
给你一个交待。我真的看见了每一天
有人替我无声地倒下,我怀揣着时光这把古老的兵器:
既做不到背信弃义,又做不到
割脉自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