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几内亚湾(24首) (阅读1751次)



1、从黑到黑


子夜时分起飞的航班
终止于另一个子夜
并非原先那个子夜的
一个自然的延续

无论在哪一个子夜里
都有着完整的生活
太阳的光芒追随着
你我的每一个脚步

09年3月1日,巴黎-地中海


2、红  色

云层下方
那灼热的红色
若隐若现

犹如一位
尚未成名的
青年艺术家

而我慕名
从遥远的东方
飞临这片荒漠

几乎忽略了
盛名之下
一个大海的存在

3月1日,撒哈拉上空


3、回  忆


日落时分
大西洋上空升起
一团幽暗之火

回忆适才经过的
马洛卡岛
海面波光粼粼

肖邦正当年
却陷入一张
文字的罗网

在帕尔马城
每座屋顶上闪烁着
微黄的瓦片

3月1日,撒哈拉上空


4、法 语


从塞纳河畔扬帆
顺流而下
遍及群岛之上

从几内亚湾的
奴隶海岸
到南海之滨

从终年冰封的
哈得逊湾
到东圭亚那

围绕着我
从加里的指尖
到埃斯塔的耳坠

而当一只白蝴蝶
在马达加斯加
翩跹起舞

我能预见到
努美阿的中学
校长室里空无一人

3月2日,科托努


5、校  舍


一片沙子的海洋
教师们穿梭于
轻柔的波浪之间

孩子们像饥饿的鸽子
成群地飞扑过来
又迅速撤离

没有一块挡风玻璃
也没有一只狗或猫
可以叼走腓鱼的骨刺

铅笔头绑住了圆规
用来画弧线,月亮
依旧从拉各斯上方升起

3月2日,科托努


6、非洲之舞


他的脚步轻盈
一根红色的飘带
随着他的头发舞动

像一棵椰枣树
被一撮飞扬的尘土
迅疾模糊了视线

埃及女巫的声音
响彻在他的耳边
连同那急促的鼓声

在几内亚湾海岸
流动的风景里
隐约可见海豚的身影

3月2日,科托努


7、孔  雀


当他用尽全力撑开
几十根长长的羽毛
我见到了如画的风景
在一个闷热的午后

数以百计的小圆圈
围绕着尖细的头颅
四种不同的颜色
从草黄过渡到碧蓝

她从他身边走过
低着头不露声色
她的那个他也不吱声
默默并肩踩着草地

有一种伟大的力量
在托举那沉重的翅膀
没有人可以阻扰
这超然无望的意志

3月3日,科托努


8、生  日


一张蒙特利尔的明信片
在白色的手和黑色的手之间
在不同的国度之间传递

一辆仿古的邮递马车
行驶在非洲的红土地上
在一条凹凸不平的街道上

突然,这匹马停步不动
在车夫的一次挥袖之间
卡片飘坠,从此下落不明

3月3日,科托努


9、菠萝之蜜


夜晚的街道
流淌着音符和鼓点

少女的裙裾包裹着
轻盈的身体

月亮从赤道线以南
照耀过来

菠萝之蜜
胜于面包的异香

3月3日,科托努


10、可 可


整整齐齐地堆砌在
街道的拐角或少女的头顶
每一只都藏匿着
一片宁静的海洋

清脆纯白的肉围成了
一个个坚固的椭球
惟有伐木工人可以
窥见其中的奥秘

而丛林远离海岸线
如同少女的心跳
远离我们干热的身体
没有一头狮子能爬上树梢

3月4日,科托努-洛美


11、洛  美


自然之美难以抵挡
它铺天盖地
小小的污浊
被其吸纳殆尽

一行可可树分开了
市井的喧闹和海滩的寂静
一个美丽的名字
胜过无穷无尽的阳光

3月4日,洛美


12、韦梅河


邻近入海处
它更像一个湖泊
人们住在小岛上
时常遭遇洪水的恐吓

那些远道而来的白种人
曾源源不断地
将他们的祖先送往
大西洋的彼岸

密封的船舱
阻止了海水的涌入
却没能阻止苍蝇的滋生
疾病和反抗

而在我眼前的村庄
千百年以来
妇女们敞开胸怀
任凭乳汁四处流淌

3月4日,洛美-科托努


13、科托努


很久很久以前
天使走过这座城市
人们依然难以读懂
她是一本从未打开的书

但我可以握住她
如同握住一只弄脏的小手
两次切开菠萝之王
两次伤了手指

3月5日,科托努


14、田 鼠


你蹭过我的头顶
从楼梯拐角的窗台
落在第四级石阶上
圆圆的身体
尖尖的嘴巴
迅疾消逝
像一片灰色的羽毛
与我的发梢
有了一次亲密接触
我无法再见到你
你也无法再见到我
即便我的身影
从更高的天空降落
隐没在茫茫的夜色里

3月5日,科托努


15、北 方


北方意味着
纤小的河流
那灼热的空气
像细密的渔网

只有沙子可以
泄露某个秘密
沉入河流底部
只有沙子拥有
那高贵的黄色

还有大草原
狮子的美髯
与大象的长鼻
相互媲美

3月6日,科托努


16、写  作


为了与生活
保持一点点距离

为了能赢得
心灵的几分宁静

为了穿越沙漠
亲近死亡

为了使记忆
乌黑发亮

3月6日,科托努


17、几内亚湾


从科纳克里笔直
延伸到拉各斯
好比女人臀部上
一把透明的直尺

拇指和小指在跳跃
其余的三颗手指
分别指向——
加纳、多哥和贝宁

此刻巨轮在海上隐现
载送不明的货物
高高的海浪远远地
令我们缴了械

3月6日,科托努


18、贝  宁


这里的人从未见过雪
就像玻璃从未被
安装在教室的窗户上

每一个少女都拥有
属于自己的发型
这一刻不同于下一刻

疾驰的摩托撞向人群
深入到时间的空穴
仿佛来自远古的年代

只有水果永恒不变
如一尊尊石刻雕像
伫立在街头巷尾

3月6日,科托努


19、菠  萝


少女用弯刀打开
一只成熟的菠萝
为自己的身姿狂喜

果汁汩汩流淌
渗入砂粒的土壤
惟有嘴唇可以汲取

周围的景色黯淡下来
泉水在她胸口涌动
眼睛依旧黑亮

3月7日,科托努


20、日  子


他们有的是时间
这些上帝的子民
自从出生以来
便一直被宠幸

音乐给他们的记忆
添加了一丝蓝色
一把断弦的吉他
此外就只有遗忘

乌云密布的日子
他们的心灵依然明亮
而街头一声马达的咆哮
送来一记茫然的微笑

3月7日,科托努


21、船  只


她的身体像一艘船
淌过街道的河流
黄色的波浪冲刷着两岸

头上那块小小的布垫
承受着负荷和目光
来自远方的好奇之心

此时从另一个方向
漂来一艘更为鲜艳的船
装载更满吃水更深

船与船相互打着招呼
船头的物品也相互
给予对方暧昧的注视

3月7日,科托努


22、波多萝伏


她的宁静、质朴
显露在每条街道上
黄色或红色的土墙
映照出一颗颗心灵

一个少年走过拐角
纯粹、快乐,继而雀跃
为一次快速的成像
急于与伙伴们分享

我愿意一直走在其中
直到日落的水波溅湿
城南那座废弃的铁路桥
尼日利亚海关已经闭拢

3月8日,波多萝伏-科托努


23、韦  达


许多个世纪以前
这里终日人声鼎沸
并非因为金黄的沙滩
而是因为黑奴的交易

许多个世纪以后
这里与大西洋彼岸
仍未建立哪怕一条
省亲的空中通道

多少青春的面容消失在
那方形的木制舱口
在到达大海的底部以前
金枪鱼成了他们的伙伴

3月8日,科托努


24、告  别


圆圆的月亮
从空中投下了
千丝万缕的银辉
叙说着离情别意

无边无际的沙漠
千百年来噤声无语
我在高空无法看清
那些起伏的丘陵

但我努力轻盈地飞翔
在两个白昼之间
我用我的身体
映出了它们的倒影

09年3月9日, 科托努-巴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