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秋天来了(外五) (阅读1334次)



秋天来了

秋天来了
在树叶中,在鸟儿的翅膀下,在你的眼睛里
那么不经意地一瞥
我知道
那宁静,和宁静中的波澜
深深地涌向了我

我喜欢某些品质
胜过了花朵,花朵带来的芬芳
我会在黑暗中
听内心的荡漾
那些浪涛翻卷着
你知道
它们,再也不能带走我



我们来玩打滚儿吧

春天的山坡上
草绿得发亮
我们来玩打滚儿吧
紧紧地抱着
滚到低处
再上来

一整天这样度过
让风把我们的笑声
撒得漫山遍野



在它的时间之下

头顶上满是星星
江风从遥远的地方吹来
两岸的灯光随着水面荡漾
船舷上
你的眼神有点恍惚

武汉关的大钟
矗立在夜色里
在它的时间之下
你能做出什么样的
丧失原则的事情?



张行暑

这个只剩一把老骨头的女人
在户籍科的窗口
颤颤巍巍地
报出了她的姓名
她的子孙们暗吃一惊
这个母亲、祖母
这个将要入土的人
竟然有这么一个坚硬的名字

这么多年,她用
一副固定的面孔
一个地主家的女儿的身份
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的妻子
的形象活在人们印象中
除此之外
她没有别的

子孙们暗暗望着她:
原来这个名字深深地属于她
如此持久
如此贴近
如此原始
它超越了她一生的名声,和经历



省略号里的那些事物

千里之外
他的月亮从海上升起
近在眼前
我的月亮挂在树梢
中间的山脉与河流
平原与城市
在茫茫夜色中组成了一串省略号

我听着省略号里的那些事物
植根在黑暗的内部
沉静的呜咽
在夜晚
它们给予我的信赖和安全
远远胜过
月亮洒下的光辉



齿轮车间

她穿蓝色的工作服,工作帽。
她从地上拣起一个一个的钢圈
把它们扔进旁边的纸箱子里----
那些钢圈令她的手套
辨不清颜色。

她的劳动融入轰隆隆的机器声中。

在齿轮车间
她是众多工人中的一个。
劳动,
是这里最朴素,最深的真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