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画评:潜意识中的浪漫主义与绘画中的真诚 (阅读1539次)




                    ——解析画家富中奇

                                

     在我的画家朋友中,可以说富中奇是一个个性突出的人。缄默,内敛,对生活的态度似乎有些简洁,从外表看,他好像被一种东西屏蔽着内心,只有在绘画中,我们才能看到他思维丰富而有序的思维。如果没有他的绘画,你很难了解到,他与自然和万物之间是如何进行沟通和交流的。
     艺术创作是把精神世界引向深远的一种最有效途径。在高度上,没有达到的人是无法了解到已经步入其中的人所获得的那种幸福。在探索的路上,上帝从不会允许艺术家省掉任何一点必要的细节,就像创作上你想实现震撼就必须懂得什么才是超越一样。但是面对超越,真实的情感将永远是艺术作品的创新之核。
     思在宇宙中飞翔,情在泥土深处。
     正当我这样想艺术创作的时候,我又重新看到了富中奇的绘画。
     当然要想超出人群,实现更高的“自我”,除了需要天分,还有对艺术的执着。说到执着,我认为当一名成熟的画家已经越过了那些必要的系统训练,比如知识的,技艺的,还有经验的等等,我认为之后要回到的还是画家最原始的本质——对生活的真诚和爱。
    当然,脱俗的能力和气质,决定一名画家对创作审美的分寸把握。富中奇的绘画,分寸几乎定位在一种唯美主义的基调上。它所追求的感官,美感效果强烈,完全可以覆盖观念艺术所强调的另一种新意,一种美丽的梦幻背面隐藏的是一种纯朴的情感,在一幅绘画中,理性和感性对立又相容,张力和细节在反差中相映,观赏富中奇的作品,心中会留下难以抹掉的痕迹。
    如果审视一名已经取得一定成就的中年画家,那种大器晚成之气,往往比已经成绩显著更会给人们带来一种价值感。当然我不能说富中奇是大器晚成,在十几年以前我认识他的时候,他的创作就已经以丰富的现代性与贴近情感得到了学术界的称赞,强化情感,这看似传统的一种艺术表达,但是在富中奇的笔墨中,却可以使观赏者遇见多种西方现代绘画所采用的思维、观念和技法,那种东西方艺术中所具有的珍贵特点在富中奇画作中相间相融,时而相互衬托,形成了他特有的创作风格。
    用西方的色彩打开外在的宇宙空间,用东方的具象符号作为抒发内心情感的依托,无论他画北方景色,还是画人物,或者画表达现代主义观念的序号作品,都充分表现出了富中奇所具有的那份全面的艺术关照能力。
富中奇的绘画,与世界和自热的交流宽阔又具体,空灵而幽深,描绘潜在意识是富中奇在绘画中的出色实验,也是他超出“人群”所体现出来的力量所在。毫无疑问,是探索使他达到了一种独特的高度,可以说任游天意,深入心中正是他目前的创作状态。
    组画《北方系列》是富中奇为了实现他的综合理念所选择的创作题材。他这批画作许多业内人士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空间辽阔、色彩斑斓,走近的人几乎无不为之惊叹。他把对故乡的思念,伤感,以及梦想几乎都放在北方的不同意象之中,进行变化,引深,每一幅画所展现出来的精神景观各具特色,但是内在却透露出之间的关系,就像连续的片段,他的这批画作,绘画语言强烈,画面上,他把心中的空间展开在色彩的缠绕与追逐中,画面所停留的一些空白处,在我看来许多都是画家蓄意表现的生命中的潜意识部分,他的空间表达喜欢选择冰雪,而北方的熊或者鹿往往是他以自己的内在性为代言而选择的情感符号,那种温和憨厚善良的气质,正是画家对人性的一种追求。
    一片广阔的雪野,一个灵魂行走在属于自己的地方。
    富中奇是一个地道的浪漫主义者。刘小枫在《诗化哲学》中提出“浪漫派美学的根本问题,是要解决人生的归依问题,人的价值问题”,而富中奇他的绘画中努力解决的也正是“灵魂归依”这样的问题。他在创作中一直固守着真实情感,才使他的作品具有直接抵达欣赏者内心深处的一种撞击力量。的确,仅从富中奇的一批《北方系列》画作中,你就可以了解到一个画家是怎样把对家乡的爱恋情结,作为最具营养的一种原素,通过它独特的绘画语言展现出来的,或者说,他是怎样把自己内心离开故土的那份压抑,成功运用在绘画中的。
    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本土情感。黑龙江是他出生和成长的地方,可以说通览富中奇的作品,处处都是乡情。尤其是因为工作离开北方之后,那种怀念和忧郁的情绪直接转换为他创作中的潜意识。他对我说,他喜欢北方的四季分明,所以有空还是经常回到家乡来生活。我也想过这样的问题,黑龙江的寒冷以及一年四季温差变化大,或许真的能给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一种情绪起伏的训练呢。是的,激情在创作中也同样需要经过训练获得更多的经验。
    富中奇的“自我”定位在了北方。就像英国哲学家休谟说的:“当你完全沉浸在某个客体时,不论是注视自然界中的物质可,还是倾听自然界的声响,或是面对事物完全陷入沉思的时候,你在此时并不会意识到自己处于一种聚精会神的状态。只有当你的聚精会神受到某种阻挡不能继续下去时,你才会意识到“自我”的存在。感到“自我”与“非我”的区别”。富中奇那份万变不离其中的固守情结,当经过了当代生活各种诱惑的考验之后,更加完美的升华在他的艺术创作中。
    描绘记忆,需要画家具有出色的控制力,雪野,熊和在寒冷中挺拔的灌木等植被,这些符号,落进经过幻化的自然背景下,直至完成形而上的意象,在激情和理性之间,富中奇已经具有足够的处理经验。马蒂斯有一句名言:“精确描绘不等于真实”。富中奇恰恰避开了对现实生活的精确描绘,打破时空来完成梦想中的真实。所以,他的每一幅作品都充满了诗意。笔墨中,对超验意象的处理使他不仅飞越了传统,绘制幻觉和潜意识,已经实现了特别的艺术效果。这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那种梦境远在天边,又令人感觉似成相识。通过努力,富中奇已经把他内在的艺术独创能力和天才气质呈现出来。
    表达潜意识是对一名艺术家创作能力的最大考验,这不仅需要思想,还需要一种近乎于极端的艺术直觉,是天意和血液的结合,是可以确定能被未来接受的一种探索方向。
    富中奇的绘画是以他的综合实力而胜出的,休谟的哲学就是他的哲学,他依恋真情,固守“自我”,一旦偏离回归后更加厚重。对艺术的真诚就是富中奇给自己定位的一种永久创作态度。

                                    冯晏2010年7月29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