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炜 ◎ 兰波《灵光集》[六]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何家炜 ⊙ 漫漫长夜的旅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何家炜 ◎ 兰波《灵光集》[六]  (阅读3484次)



        仙女(1)

  致海伦,纯粹暗影中的装饰性液汁和星辰沉寂中冷漠的光亮在密谋。夏之炎热被逝去的情爱片段和沉降的芬芳无偿托付给喑哑的鸟,而所需的麻木托付给一只哀伤的小船。
  ——树木堆积下,激流喧哗声中伐木女工的气息,山谷中回荡的畜铃声,还有大草原上的喊叫,在此之后,——
  致海伦的童年,毛皮和暗影颤动——还有穷人的胸和天空的传说。
  而她绝妙的眼睛和舞蹈还映照于珍奇的光芒之中,处于寒冷的作用之下(2),沉浸于唯一的布景和时辰之中。


1 对此篇的阐释可谓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同《BEING BEAUTEOUS》一样,因一舞女而起;有人认为海伦象征爱的力量;有人认为指希腊诗歌消亡之后,嬗变为“天真之歌”而复兴;有人认为此篇中,海伦的美妙童年酷似兰波的童年;有人认为兰波可能读过马拉美1872年翻译的爱伦·坡的《致海伦》:“海伦,你的美对于我/就像古代尼西亚的帆船,/它从芬芳的大海驶过,/轻轻载着憔悴的旅人,/将他送回故乡的海岸。”马拉美1869年发表在《当代帕尔纳斯》上的《海洛底亚德》也可能影响了这篇诗的冷调。

2 “珍奇的光芒”、“寒冷的作用”使人想起海洛底亚德钻石般明澈的目光。《灵光集》惯有的盎然生机在此篇中被高贵和冷漠所取代。



        战争(1)

  还是一个孩子,某些天空就精炼了我的视力(2):所有特征辨别出细微的表情(3)。万般现象接连映照于此。——而今,时光永恒的转变和数学的无限将我四处驱赶,在这曾被奇异的童年和超常的爱所尊重的世间,我经受所有世俗的功(4)。我梦想一次战争,正义之战,或力量之争,出乎意料地富有逻辑。
  此事简单如同一乐句(5)。


1 此篇是诗人对过去生活经历的一个小结,但或多或少已经过诗歌的转换。

2 艺术洞察力来自童年时对天空的凝视。视力(optique)一词是科技用语,一般用vue。

3 此句看似与前句没多大联系,联系下文,可能是说:凝望天空的孩子,流云,风雨等现象均反映在他的面部表情上。

4 “数学的无限”可能指1875年10月兰波想过要考科学业士。“世俗的功”兰波从未经受过。“超常的爱”应指与魏尔伦的共同生活。

5 兰波回顾自己的一生,先是平静,而后曲折,为环境所重压,最后以冲锋结束,如一乐句般起伏而短促。



        青春(1)

        一
        星期天

  演算退旁(2),天空不可避免的坠落,还有回忆的造访和节奏的出场充斥这住所,这头颅和精神世界。
  ——一匹马在市郊赛马场奔跑,并沿着耕作区和植树带,被碳瘟刺穿(3)。一个悲惨女伶,在世界某地,渴望着不大可能的遗弃(4)。燃烧的头颅在风暴、酒醉和受伤之后日渐衰弱(5)。一些小孩沿着河边平息了诅咒。
  凶残的著作在聚集,堆积成山,让我们在它的嘈杂声中继续学习。


        二
        商籁

  普通构造的人,肉身可曾是果园里悬挂的果实(6),哦,童年的时日!身体可曾是任其挥霍的宝藏;哦,爱恋,是灵魂的灾祸还是力量?大地上有王子和艺术家丰饶的山坡,血统和种族把我们推向罪衍和哀伤:世界是你们的财富,你们的灾祸。但而今,这满负的苦工,你,你的算计,你,你的急躁,没有固定,不受限制,不再只是你们的舞蹈,你们的声音(7),尽管是一个季节里一件发明和成就双重之事,带有博爱和谨慎的人性,在一个没有影像的宇宙里;——力量和权利思索着只在这时才被欣赏的舞蹈和声音。


        三
        二 十 岁(8)

  有教益的声音遭到流放……身体的纯朴已心酸地消退……缓慢地。啊!少年时无尽的自私,盲目的乐观主义:愿这个夏天花满人间!天空和形体在死去……合唱班,可以使无能和缺失得以平静!小夜曲的旋律奏出一首酒杯的合唱曲……事实上,神经将要把这一切快速驱赶。


        四

  你依然处于安东尼的诱惑之中。缩短了的虔诚的嬉戏,稚气骄傲的习癖,消沉与恐惧。但你将着手干这工作:和谐和建筑的可能性围绕你的中心晃动(9)。一些完美的事物意外地呈现在你的经验中。你的四周,梦幻般涌现昔时的人群那慵懒奢华的好奇心。你的记忆和感觉仅仅是创造推动力的养份(10)。至于世界,当你走出来,它将成为什么?无论如何,目前尚无迹像(11)。



1 此篇第一部分似涉及学生时代;第二部分是对一个遥远或新近的过去的追忆;第三部分简述了诗人的感情生活和创作历程;第四部分可能是在阅读福楼拜的《圣安东尼的诱惑》之后写的;兰波着手干一件新的工作,克服古老的诱惑,直入通灵的境地。

2 “演算退旁”,以便让位于幻像。

3 “市郊赛马场”,是英国一特色。“碳瘟”指煤烟。

4 “悲惨女伶”可能指魏尔伦的妻子玛蒂尔德Mathilde,魏尔伦在英国期间一直为遗弃妻子而不安。

5 “燃烧的头颅”(Desperado)是西班牙语,在英语中,记者或小说家用得很频繁,意即无所畏惧的人。

6 魏尔伦有一首十四行诗的首句是:“肉身!哦,此处园子里唯一被啃过的果。”

7 此处人称“你”变成“你们”,应指兰波和魏尔伦,舞蹈更适于前者,声音(voix)更适于后者,这词在魏尔伦的诗歌中经常出现。

8 此篇当写于1874年,兰波二十岁,少年的美好时光已消逝,而又无力向前迈进,无能(impuissance)和缺失(absence)使他陷于焦虑(angoisse)之中。

9 此句让我们看到音乐结构(structure musicale)在兰波诗歌中的重要性。瓦雷里认为兰波发现了“和谐的间歇”(l'incohérence harmonique)的力量。兰波搜寻着主题相关的“和谐”事物,把它们汇聚在一起,以产生音乐般的效果。

10 首先是直觉,而后是围绕着直觉的记忆,并使之结晶(cristalliser),成为创作的养份。

11 兰波在1874年已看到,写诗与其说是培育幻觉,毋宁说是一种创造行为。



        海岬(1)

  金之晨曦和颤栗的夜在这座别墅和附属建筑的对面找到我们宽大的双桅船,它们形成一个跟亚平宁半岛和伯罗奔尼撒半岛或日本岛,或阿拉伯半岛一样大的海岬!仪仗队列的回返照亮了庙宇,处于现代海防线的宽阔视线之中;温热花簇和酒神节妆点着山丘;迦太基大运河,朦胧的威尼斯那些恩班克门特大道(2);埃特纳火山软绵绵地喷发,还有花之裂缝和冰川之水;围以德国杨树的洗衣池;倾斜于阿拉伯或日本头顶的奇特的山坡公园;王宫或斯加布罗或布罗克林高官府邸的圆形拱门(3);还有铁路护卫着,挖掘着,突悬着这座大旅店的布局,那是从意大利、美洲和亚洲最优美最庞大的建筑史中精选来的,窗户和露台现在照明充足,盛满酒水,凉风习习,向着游览者和贵人们的精神敞开——白天他们允许跳各种塔兰特舞(4),——甚至还有山谷里艺术卓越的舞蹈前奏,来奇妙地装饰海岬宫的诸多门面。


1 兰波可能去过离伦敦380公里远的小城Scarborough(在此篇中写作Scarbro')。这座水城风景迷人,一片罗马式堡垒的废墟之上耸立着美丽的海岬。

2 恩班克门特大道(embankments)即泰晤士河两岸的河堤,最有名的是Albert Embankments(1869年开通)和Victoria Embankments(1870年)。

3 这里显然是指王室酒店和大酒店,这两家酒店今天还在。斯加布罗
即Scarborough;布罗克林Brooklyn,让人联想到美国。

4 塔兰特舞(tarentelle)是意大利民间舞蹈。



        场景(1)

  古老的喜剧追逐着和音,分隔了牧歌:
  有露天舞台的林荫大道。
  一头是长长的木堤(2),另一头是碎石地,光秃秃的树下野蛮的人群在变换队形。
  在黑沙的走廊,跟随提灯披叶的漫步者的脚步。
  神秘的鸟群扑打着,被观众小船覆盖的群岛推移着砖石浮桥。
  伴随着笛声和鼓点的舞台,在顶棚下布置好的陋室里倾斜着,在现代俱乐部客厅或古老东方的厅堂周围。
  仙境浮现于围有矮木的圆形剧场的顶上,——或摇晃或抑扬着这群波俄提亚人(3),在文化之山脊上摇曳的乔木影子里。
  喜剧在交叉的山脊我们的舞台上分成十道由火之长廊竖起的隔墙。


1 戏剧化在《灵光集》中占据重要位置。兰波在此篇中把戏剧和风景相混,童话般的奇妙图景出现了:我们分不清究竟是真实的风景变成了布景,还是舞台的布景变成了风景。在兰波眼里,世界是一出戏,而戏剧借助于想像力,向我们呈现另一个世界。

2 “堤”一词是英语Pier,和《海滨》中的jet一 样,把大海和乡村连结并交叠在一起。

3 波俄提亚人Béotiens,古希腊时的野蛮人。



        历史性夜晚(1)

  某个夜晚,比如说,出现那个天真的旅游者,退出了我们的经济惨状,他主子般的手赋以草地的羽管键琴以生机;有人在水塘底玩牌(2),水面如镜,召来诸多女王和可爱的小姑娘的魂魄;日落之处,有圣女,纱衣,和谐之子,并传奇色彩。
  他战战兢兢穿过猎队和游牧部落。喜剧滴水于草地上的露天舞台。还有穷人和病弱者的窘困,这愚蠢的场面。
  出于奴隶的幻想,德国搭起脚手架要通向诸多月亮;鞑靼沙漠熠熠生辉;古老的暴动云集于天朝中部(3);通过岩石筑就的楼梯和座椅,一个灰白平坦的世界,非洲和西方,即将创建。接着是一曲大海和熟识之夜的芭蕾,毫无价值的炼金术,和不可能的旋律。
  一样的资产者魔术,那箱子把我们搁置于无论何地。最本原的自然科学家感觉到已不再可能屈服于这种个人环境,这种有形的愧疚之雾,此类观察已是一种痛苦。
  不!闷热的时辰,升腾的大海,地下的大火,暴怒的行星,还有彻底的毁灭,此类确定性在圣经和挪南传说中被如此少地恶毒地指出(4),这必将由那严肃的人来唤醒。——这可不会只是一个传说。


1 此篇是《灵光集》中最能体现兰波诗歌特点的数篇之一,诗人把历史、宇宙、革命运动和自己的幻觉交混在一起。

2 比较《地狱一季·言语炼金术》:“我看到……湖底的客厅”。

3 天朝(Céleste Empire),即中国。

4 挪南传说(Nornes),记载的是斯堪的纳维亚流传的神话传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