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西行诗篇(组诗) (阅读1270次)



创作手记

一个洞悉世界的人,也许能够从更广大、更宽阔的意义上拓展自己的生命境程。这就是为什么一个豁达者的脸上总是挂满比别人更多的笑容。而进入一个世界,必须要从一个词语开始,诗人在人格与语言的修炼中,只能是更加虔诚地敬畏生命和大地。

一个词语就是一片混沌,这种混沌散形的感觉如同碎铁,诗人的本能就在于不使这些碎铁丢失,而是将其聚拢来,注入自我的灵魂,以想像锤铸成器,甚至磨砺如此钢针,扎入阅读的某个穴位,使之颤栗。

一个词可以是一次心跳,可以是一声蝉鸣,也可以是一个涟漪放大了的寂静……你可以把一次辉煌的落日置换成一个印在大地契约上的指纹;你可以把驶出皮肤的一点血当做是打着的一盏灯笼,寻找久远了的一次疼痛;阳关道上,驻马回望,一声嘶鸣,定然是一击历史的回音……这就是诗歌的胸襟。

记得一个夏夜,我们几个朋友在玉门关上久坐,彻夜谈心,突然,眼前有一颗流星划过,就感到是我们谁的身体里的一根琴弦的断裂,道出了一声长长的离别——这就是诗歌的力量——正如费罗斯特语:“他和世界发生过情人般的争吵。”

不要只重视思想,而轻视了词语。我甚至认为,每个词语都是一把“生锈了的铜锁子。”需要我们用洁净心灵的力度去打磨、开启,才能看到一个神性的遗世孤立:

澄明,镇静,无惧,干净。





《西行诗篇》(组诗)





●玉门夜



必须穿过一片林地

必须来到一个水塘边

必须说说疏勒河

说说刚刚更名为瓜州的安西

说到了铁人说到了一个人的死……



必须比喻一下那弯月牙

像一把琴弦子。弹弹吧

弹不出阳关三叠了,就弹一只蝉鸣的

长短句

一颗流星好像古人的一声离愁震断的弦

天空间突然有了一道小小的裂隙



●大麦地边


    中间是一条长着一排白杨的水渠分开
    一边是一块墨绿的茴香
    另一边的大麦已黄得
    勾下了头颅。从长满甘草和黄参的地埂上穿行
    大片的雾已散去,只有一小块
    还挂在一棵树冠上,飘动
    
    有一只小羊;有一座坟茔
    有一只知了,脱落着一瓣瓣衰败的叫声
    
    我始信了,寂静有时就是这样消耗掉的:
    比如一只翻飞的蝴蝶
    比如一块拖着影子的云
    
    比如,我剥出了一株麦穗里的粒粒大麦
    多像是一匹甩着尾巴的骒马的
    黑眼仁



●东大山间
  
    石砌的小溪
    一棵老榆树是被夜风吹倒的
    栅栏里种满苞米
    土台上的羊圈里,撂着一小块阳光
  
    一头驴,一直备着鞍子
    它长一声短一声的叫
    好像是谁一下下敲着这空寂的锈片
  
    半坡间是东山寺
    更高处是几只岩隙间攀爬的羊
  
    我写下一瞬间漫过来的雾;写下风声呼呼;
    写下有弯弯长角的一个羊头骨
  
    写下不停地咣当咣当敲着那间小屋的,一把
    铜锁子



●阳关道



红柳点灯,照古道

翻版的阳光又一次把一个西行的人的心烧焦



阳关,只不过是一声走散了的叹息

咯出了一粒黄灿灿的沙子



如果把我和阳关肩并肩地交给一次辉煌的日落

就像我和谁手牵手的两根柴添进黑夜——



就像此时夕光的炉火

又旺了一些



●胡腾舞



时间如贴满金粉的栅栏:你们在舞。

地平线如刀棱削足适履适癫狂的舞步:你们在舞。

在草尖上舞。在牛角上舞。在陶罐上舞。

把风雪舞成了一个陀螺如同上升的岩壁挂满冰屑:你们在舞。

把身体扭曲如同坼裂的火焰:你们在舞。



听到一声嘤嘤如同蟒蛇出洞的窸窣:你们在舞。

一声戛然而后又响彻天宇是谁吹响了

落日的长号:你们在舞。



你们在舞:一团磷火的游弋。

你们在舞:一个部落的迁徙。

你们在舞:一次太阳的重新点燃。



当帐篷里亮起灯烛,光闪烁,已如

喘息的野兽。你们在舞。……



红舞鞋。红舞帽。你们在舞。胡腾儿,胡腾儿

我的两眼是你们一双踢踏的舞步。你们在舞。



●肃南草原



白桦摇曳,牛羊过河

康隆寺的钟声锈迹斑驳

所谓大坂,就是一眼望不到头的长坡



叫声哥哥,叫声姐姐

我们看到的是同一座宿命的鄂博



关闭星宿,草原红褐

怀揣红绫,吹灭霜灯



今夜,我在皇城

八百里塔拉滩上

有一顶挂着马灯的褐子帐篷



●暮秋:去阿拉善



飞黄的荻草间

怪石陡立。蜥蜴穿行。



荒凉,其实就是两群羊

已混在了一起。而两个牧羊的人

走到跟前

抵了抵肩膀



沙梁之上还是沙梁

一只岩鹰,或者

一颗裸露的锁阳

抻开,晾着翅膀,和



空空的天堂。



●镇北堡
    
    镇北堡。北面的城墙已被沙埋住
    胡杨倾斜,柳树干裂
    一个铆钉生锈了的木轱辘车轮
    深陷于半块月亮的回忆里
    
    门楼之上
    有一个人在向远处张望
    两匹骆驼:
    一匹睡着反刍;一匹猛烈地打了几声喷鼻
    嗖的一声:
    不是飞镖;是一只胡蜂擦过了我的鼻梁
    放下坎肩,放下屠刀
    喝一口唐朝的酒
    嗅一嗅清代的鼻烟壶
    阵阵风蹄,好像是千军压境
    围攻的,却原来是
    一只黑壁蜘蛛
    
    放羊的娃,且随我
    看看我们爬坡的影子,像不像你见过的
    两个
    西夏字
    

●走马



走马摇铃

草地上拖着缰绳



一只老鹰,好像是宁静之手,伸过来

放在土丘上的

一个板凳



紫色马莲

秋天的门扉

我在一座山梁上站定



一声鹰唳,好像

那,又窄又长的峡谷





第一阅读    

丛治辰:梁积林总是能够找到那个最准确的词语,并从词语中爆发出更深的意味。这使得他的诗歌既精当地传达出事物的外在气韵,又从此岸出发,触及到事物内部的形而上内涵。梁积林的诗因此有如两个世界的信使,有灵媒一样的魅力。

陈之:梁积林的诗歌有一种相当硬朗的质地,这并非只是因为其诗歌的表现对象为气象宏大的西部,更是由于他对于时间、空间的富有魄力的想象。几乎每个物象都被放置在一个更为开阔的背景中被感受与塑造。他立体和大气的思维能力和诗歌水准,使他的诗歌豪放而不失于矫情,深入而不失与雷同。



※刊于《诗刊》2010年7月上半月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